第145章 陈家清洗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陈家父子丢下陈家那些贵客,直接向声源处而去,让所有人都惊奇。

    其实上,当林凡那道传遍全城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就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所有人都大感好奇,到底是那家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竟敢如此传唤现在如日中天的陈家家主。

    所以,所有的宾客都尾随在陈家父子身后,向飘香楼而去。

    飘香楼前。

    林凡已经躺回太师椅,姿态悠闲,无数对于无数人来说的大人物,就像是侍卫一般的守卫在他身侧,虎视眈眈的盯着陈无终等人,看那架势,大有只要林凡一声令下,他们就会一拥而上,将所有人斩杀一般。

    陈玄东隔着老远,就看见了手中拧着利刃的那些陈家人,当下心中一紧。

    难道,是有不知死活的陈家人,惹恼了林凡?

    陈无极修为远超陈玄东,看得真切,他看到他的胞弟瘫软在地上,当下眼里杀机一闪,他大概已经是想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林兄。”

    陈玄东脸色难堪,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林凡会来这个地方,而且更加是想不到,为何他那个脓包堂弟会这么不好彩的惹到了林凡。

    林凡微微抬头,嘲弄的看了一眼陈玄东,道:“陈兄的陈家,好大的威风啊。”

    陈玄东脸色剧变,赶紧道:“林兄,你当知道,这些不是我与我父所为。”

    “林凡!竟然是林凡!”

    “我的天啊,竟然是这一尊大神到了我州郡!”

    终于是有人从陈玄东以及林凡的对话中,猜出了林凡的身份。

    那些前来恭贺陈家的人,都是一惊,原来是他,那么就可以解释一切了。

    也只有如烈日一般娇艳的林凡,才能如此传唤如日中天的陈家家主吧。

    而当他们的眼神看向瘫软在地上的陈二爷,以及尿骚味腥天,面如死灰的公子哥的时候,眼里都是嘲弄慢慢。

    这对父子……还真是好彩呢,依仗陈家的威风作威作福惯了,但这次确实直接招惹到了陈家依仗的大树,这运气,还真是逆天了。

    “林小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否一说?”陈无极脸色也是难看到极点。

    别人也许不甚清楚他儿陈玄东是怎样能够进入一元圣地的,但他却是清清楚楚,只是因为林凡的一句话而已。

    但现在自己的胞弟竟然敢招惹林凡,如果不是怕自己动手会惹来林凡更加的怒火,他简直是想一掌一个拍死陈无终以及那个脓包侄儿。

    “陈家主当真不知?”林凡冷哼。

    陈无极脸色再变,看向陈无终的眼神中,已经是冰冷一片:“说清楚!”

    陈无终脸色惨白,结结巴巴的说了今日之事。

    “胡说!”

    陈无极爆吼:“以林小友的身份,若真只是如此,值得他大动干戈吗?”

    其他人都是冷笑,这陈无终到了现在,竟然还想隐瞒,可能吗?

    林凡冷笑:“算了,陈家主,我来。”

    随后他看向那些州郡的原住民,朗声道:“我是林凡。”

    围观的原住民心都颤了颤,林凡之名,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逍遥王府的疆域,赫赫威名,谁人不识?

    “今日我做主,你们往昔有什么委屈,有什么不公,今日尽可说出,有我在,无论是谁都不能袒护。”

    林凡威棱四射扫视四方:“谁敢袒护,杀了!”

    林凡一言出,所有人都是身子颤了颤,谁都能听出,他内心的坚决。

    终于,有一个妇女扑出来,跪在地上哭诉道:“大人请做主。”

    林凡上前,将老妇拉起,道:“请说。”

    妇女手指颤抖的指着被吊起来的公子哥,声音狠厉的道:“陈家公子在年前,贪图我孙女的美貌,夜晚带着三个陈家武士,杀了我儿子一家,带走了我的孙女,随后我孙女不知所踪。”

    林凡慢慢点头:“我知道了。”

    随后一扭头,一道金色闪电飚射而去,斩下被吊起来的公子哥一条臂膀。

    “还有吗?”林凡又问道。

    有了第一个,很快第二个就哭诉出来。

    林凡一言不发,闪电再次出现,斩落公子哥的另一条臂膀。

    哭诉的人越来越多,而林凡出手的速度越来越是快捷,脸色也是越来越沉,杀机越来越浓。

    “陈家主,你敢言这些你都不知吗?”林凡爆吼道。

    陈无极身子一颤,根本不敢与林凡对视。

    而那个被吊起来的公子哥,已经成为了人棍,浑身血淋淋的晕厥了过去。

    但哭诉的人却是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跪了一群,皆面向林凡,一桩桩、一件件惨无人道的事,被众人吐露而出,抄家灭族,欺男霸女等等,罄竹难书。

    随着哭诉的人越来越多,陈无终的脸色越来越白,他知道今日完了。

    被林凡训斥后,陈无极向自己的二弟逼近,道:“我给你父子无数次机会,旁敲侧击,做出无数的惩罚。”

    “大哥……大哥,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日后我定会听你劝告,求求你……”陈无终大哭。

    陈无极抬眼望天,两滴老泪滑落:“没机会了。”

    他敢在袒护陈无终吗?

    林凡就在一旁杀机凌然,最主要,他也知道,随着陈玄东进入圣地,陈家的权势也会越来越大,而这陈无终的危害,肯定也会越来越大,若是在不果决一点,那么自己岂不是为虎作伥吗?

    “你放心去吧。”陈无极悲痛的说了一声,不等陈无终有什么反驳,一掌拍下,在陈无终绝望眼神中,将他斩杀。

    “哼!”林凡冷哼,显然对于陈无极让陈无终如此痛快死去,极为不满。

    林凡微微一招手,那将公子哥吊起来的金色闪电消失,他从高处跌落在地上,顿时剧痛让他从昏迷中苏醒。

    “去吧,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林凡开口,顿时许多跪伏在地上哭诉的人群,都露出择人而噬的眼神。

    许多痛失女儿或者丈夫的妇女眼眶都红了,哭嚎着冲了上去,用指甲去抓,用牙齿去咬惨叫着的公子哥。

    有许多失去了儿子的老人,捡起小石块,一下下使劲的敲在公子哥的身上。

    林凡心中越发暴怒,到底是要多么深的仇恨,才能让这些普通人生吃一个纨绔?他不敢想。

    “林兄,请你相信,我父从未做过此类的事,对我陈家要求严谨。”陈玄东道。

    “是吗?”林凡冷笑:“但他的确纵容了这对该死一千次的父子。”

    陈玄东哀叹一声:“林小友说得对,无论怎样,陈家犯下如此罪孽,我陈无极不可推脱。”

    “从今后,我立罪孽碑,日日跪拜忏悔,终生食素。”

    林凡眼中杀机依旧为消,但想到以前在这陈无极的相助之下,向雪家逼迫,陈玄东的生死相伴,最后却是冷哼道:“陈家必须清洗!”

    陈无极赶紧点头:“不用林小友说,我也是要做的。”

    陈家的宴会注定是不能在继续下去,只因林凡口中的‘清洗’二字,无数人头落地,无数人被废,都是一些曾高高在上的人物,威震百里,但现在皆身死或是被逐。

    林凡本来游历的心思也被这件事冲淡,当陈家清洗完毕后,带上陈玄东,一路南下,找到李广以及无剑后,向国都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