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打脸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没兴趣。”这就是林凡的回答。

    他不惧与这青翼在诗词上比试,他脑海中至少藏了上百首经典诗词,他对于剽窃在另一个世界的诗词也没罪恶感,问题是,这种争风吃醋,有意思吗?

    “莫非林兄只顾修炼,无暇顾及其他吗?”青翼似惋惜的摇了摇头,随后又道:“若只是一心修炼,不懂诗词等,岂非莽夫一个吗?”

    林凡眉头一皱,看向这青翼的眼神中已经是极为不喜,‘莽夫’那可是极为带有讽刺性的词语啊……

    其他天骄都是脸色微变了起来,这青翼的言语的确极为不妥起来,在怎么说,林凡也是一域之王,怎能如此讽刺?

    李广脸色一沉,看向青翼,道:“天骄,应与战力论雌雄,不如你就与林兄比斗一番。”

    青翼嘴角露出嘲弄之色,看向李广,道:“你是谁?”

    李广冷哼,道:“一元圣地弟子,李广。”

    青翼脸色更见嘲弄:“就是那个因林凡求情,才被圣地看重的后门天骄?”

    “你想死!”李广大怒;后门天骄?这是一种侮辱,甚至于直接可以说是人生攻击。

    林凡脸色阴沉了下来,这青翼果真是放肆了,这是打定主意激怒他吗?

    “我说的难道有错?”青翼嘲弄一笑,随后道:“还是说,逍遥王府那等蛮夷之地,所选举出的天骄皆是只会血杀的莽夫?”

    “不好意思,这一聚会,是九公主召集,已经严明以文会友。”

    九公主脸上不愉之色闪过,聪慧如她,当然是知晓了这青翼为何会突然大变样的针对林凡等人。

    就因为自己多看了两眼林凡,但自己何时成了青翼的附属物?

    自己想看谁,与谁说话等,又关他什么事?

    想到这里,九公主薄怒道:“青翼,够了,我说过以文会友,你如此咄咄逼人,算是怎么回事?”

    青翼听到九公主的训斥,脸色一沉,他认识九公主十多年,还是第一次听他训斥自己!

    想到这里,对于林凡更加的怒火四冒,若不是这林凡,今日自己怎么会突然间控制不住自己,撕开了这么多年来伪装的儒雅面貌?

    青翼道:“公主放心,我并未咄咄逼人,只不过,一些根本不懂诗词的莽夫,竟也敢参与我们的聚会中来,让我不喜。”

    随后他看向林凡,目中露出鄙夷之色:“你们可以滚了,这地方只招待战力与文采无双的真正天骄,你们没资格站在这儿。”

    九公主脸色更见阴沉:“青翼,我说够了,你没听见?”

    “哼!”

    青翼冰冷的看了一眼林凡,虽为说话,但林凡从他蠕动的薄唇上读出了几个字‘蛮夷之地的莽夫,赶紧的滚远点!’

    实则上,不止是林凡看懂了他的唇语,基本上面向青翼的三人都是读出了那几个字!

    所有人都不敢言语,青翼不止身份高贵,天赋也超绝,且因迷恋九公主的缘故,文采闻名于世,现在要用自己的长处,逼走一个天骄之王者吗?

    “想在诗词上比试?”林凡内心冷笑,既然这青翼如此的想出丑,那么他成全。

    “哦?”

    青翼鄙夷的笑了笑,道:“现在又敢出来了?”

    林凡呵呵一笑:“本不想出来的,既然你很想,那么我如你所愿。”

    其他人都在内心为林凡默哀,在诗词上与青翼比试,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不谈他往昔才名,就说这聚会从开办以来,这青翼每日皆会著下诸多名诗词等,被人广泛传颂,这林凡哪里是对手?

    其实上,当林凡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在内心摇头了,这林凡往昔用血战搏来的偌大威名,怕是将在今日耗尽了。

    “你想怎么比试?”青翼冷笑,敢在诗词上与他比试,环顾大夏国同代中也仅有一个九公主而已,其他人,不配!

    林凡踱了两步,道:“没那么多规矩。”

    他似是沉眉片刻后,这又再次开口:“此地既然名为离别湖,那么我们就与离别为题如何?”

    青翼脸色更见嘲弄,竟然胆敢与离别为题,这林凡果真是嫌死得不够快啊!

    为了讨好九公主,这段时间以来,他不知道在心中写了多少关于离别的绝世诗词,当下笑道:“行。”

    林凡冰冷的看了青翼一眼:“我先来,只要你写出来的诗词,能够与他相提并论,我就认输,且任你处置。”

    这种狂妄的话语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那些本来还在同情林凡的人直接嗤之以鼻,本来还有的一点怜悯,也被林凡给磨掉了。

    “哈哈……”青翼大笑,眼神睥睨的看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林凡,说不出的嘲弄。

    林凡却是看了他一眼,扭头看向那巨大的墓碑,眸中露出一丝深沉的伤痛,触景生情,他好似有看到了他们成婚的第二天,强者从天而降,将林乐瑶带离他身旁的一幕幕。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畅饮无绪,留念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一道低沉,夹杂着幽幽愁绪的嗓音慢慢吟哦,所有人都是一怔,随后一道道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林凡。

    但现在的林凡却是遗世而独立般,所有人都不见了,只有那让他每夜都痛彻心扉的一幕……

    沉默半晌,继续道: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难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便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漫长死寂!

    在场的所有人皆如石化般,只有那场中独立的俊朗少年,像是依旧沉浸在自己内心情绪中。

    他明明就在眼前,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一种孤独与寂寥,好似红尘俗世等皆与他无关,一种浓浓的愁绪,充斥众人心间。

    “呵……呵,好词!”

    这开口打破死寂的,就是青翼!

    他脸色尴尬而难堪,林凡这词一出,他能应对?

    显然不能!

    林凡叹息了一声,吟哦出柳永的词之后,他只感觉世间一切皆无味了起来,好似满心都是林乐瑶的影子。

    林凡看向青翼,漫不经心的道:“可能作出对应词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