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自作自受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青翼咬得牙齿咯吱响,到了现在,他已经认定林凡是在故意落他面子,而且他肯定了,林凡定然也是知道了神皇陛下曾经的允诺,也就是说,林凡也是在打九公主的主意!

    “好手段啊,林凡,竟然摆了我一道!”青翼面色阴翳的盯着林凡。

    林凡皱眉,根本就不知道青翼说的什么,随后却是摇了摇头,无论这青翼对他怎么看,好像也与自己没关系了。

    “走吧。”林凡连看都不看青翼一眼,向李广等说了一声之后,转身就朝着亭子外走去。

    本来他就没想在这个地方出风头,若不是青翼逼人太甚,他都不想开口说话。

    那些聚在亭中的天骄,都是有点无语的看着说走就走,毫不拖沓的林凡,好似对九公主举办的这个聚会完全就不关心,但最主要的是,若是他真的不关心,那么又来这离别湖干嘛?

    这些天骄的眼神变换,转瞬间好似都想明白了什么,不由得在内心叹服,对林凡露出佩服的眼神。

    他们想明白的,其实上也就是一句话‘欲情故纵!’表面上对这个聚会不屑一顾,但却是以一首惊艳的词来吸引九公主,但惊艳众人之后,转身就走,好似将九公主曾提到的那些奖励不看在眼中!

    这么一想,他们也不得不对林凡写一个大写的‘服’字!

    “慢着!”青翼突然吼道,他赫然转身死死的盯着林凡。

    林凡正跨出的脚步一停,语气冷硬的道:“有事?”

    “诗词还没分出胜负,你就打算这么走了?”青翼眼中已经是杀机一片。

    今日他可是在九公主面前丢了面子,也许往昔维持的种种形象皆要奔溃,若是一个普通美女,他当然不放在心上,但对方是神皇最宠爱的女儿!

    是他翼王府大计中重要一环,想到这里,看向林凡的眼神,更加毒辣,!

    “还没分出胜负?”李广冷斥道:“你怎么好意思开口?”

    陈玄东也嘲讽道:“你能作出那等词来吗?”

    所有人都是微微叹息,那等名词,非绝艳之人不可作出,这青翼的确大有才名,但凭诸人已知的著作来看,明显的差了林凡不止一个档次,青翼岂能作出如林凡所作一般绝世之作?

    “呵呵呵……”

    青翼冷笑,这林凡到底有多少背景,他早都知晓,毕竟一个惊动了五大圣地的天骄,已经是有这种资格让许多大势力关注,而他翼王府,明显就在关注之列!

    所以他完全可以肯定,这首词,定然不是林凡所作而出,应该是请了大儒所作,就为了今日的‘欲擒故纵!’

    “一首词而已,也可请别人所作。”青翼鄙夷的看了一眼林凡,这一句话,让众人的眼睛都是一亮!

    既然这林凡可以‘欲擒故纵’,那么请别人作一首词好像也不难啊……

    林凡终于是回头,本来在这离别湖上,触景生情之下,心中翻涌,让他难受,很想快速离去,但这青翼却是一直纠缠,已让他心中怒火升腾。

    当下,林凡话语越发冰冷,道:“你待如何?”

    “哼!只要你再作出如那首般绝世的词来,我就认输!”青翼嘲讽的看了一眼林凡,他好像已经将林凡看穿,内心已经肯定林凡作不出来!

    九公主刚刚一直在凝眉,在侍女的侍候下,铺开了笔墨纸砚,将林凡所著的那词仔细的写了下来,现在听见青翼的话语之后,顿时抬头。

    她也很想知道,这林凡究竟是如同她内心猜测一般,是为了接近她才表现得如此清傲,那首词是事先准备的,还是说他的确有那等惊世大才。

    “呵呵。”林凡轻笑:“如你所愿。”

    随后,他再次踱了两步:“碧海年年,试问取,冰轮谁圆缺?吹到一片秋香,清辉了如雪。愁中看好天良夜,谁知尽成悲咽。只影而今,那堪重对,旧时明月。”

    “花径里,戏捉迷藏,曾惹下萧萧井梧叶。记否轻执小扇,又几番凉热,只落得、填膺百感,总茫茫,不关离别。一任紫玉无情,夜寒吹裂。”

    一词出,所有天骄看向林凡的眼神,唯有高山仰止,敢有这个胆量参加九公主的这个聚会,谁人不是大势力中的天骄?

    谁不是家族着重培养之人?从小除修为修炼外,对于礼仪、诗词歌赋等,尽皆知晓,但当林凡连出两首绝世诗词后,所有人都是一脸愧色!

    枉自己以前恃才傲物,但当遇见林凡后,方知天外有天!

    青翼脸色苍白,当当当的退几步,林凡连续吟诵而出的两首词,无论哪一首,定可传颂千古,这让他这个盛名在外的才子,如何自处?

    林凡冷哼,好似完全没有看见青翼那苍白如纸般的脸色般,向前跨了一步,道:“这词如何?”

    青翼脸色再变,脚下一个踉跄,跌坐在身后的石椅上,眼中都流露出一丝迷茫来,可见今日对他打击之大。

    但谁知,林凡却是冷哼道:“若是这首不行,在仔细给我听来!”

    不等众人有什么反应,林凡立马吟诵道:“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兼细雨,到黄昏,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不顾众人惊为天人的眼神,林凡逼视青翼:“这首又如何?”

    林凡身子前倾,就虚压在青翼身上,鄙夷的道:“与我比诗词?你也配?”

    林凡极为狂妄,甚至可以说是嚣张,但没人敢多说半个不字!

    只因他有这种资格!

    诸人都怜悯的看着青翼,他们都是知晓了,这林凡是当真身怀不露,只是不想张扬,但这青翼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林凡与他对诗词。

    但现在林凡转瞬就吟哦出三首传世佳作,每一首都可傲视,但青翼呢?

    像是一个痛失了最心爱玩具般的孩童,双目失神而绝望的跌坐石椅上,这能怨谁?

    自作自受罢了!

    李广等三人,真的有点看不清林凡了,总觉得他好似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每当你以为你已经足够了解他的时候,他总是会让你知晓他的另一面,而他暴露出来的另一面,总是可以让人叹服!

    林凡不屑的看了一眼青翼,再次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轰!”

    青翼突然起身,武魂外放,爆吼道:“站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