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信心满满的独孤传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每当破了一个秘境,或者幻阵等,攀青云梯者都会前行几米或者几十米不等,所以林凡现如今已经攀升上了八百米之上,青云梯只余两百余米就可走完。

    而只要走完青云梯,那么就是鱼跃龙门,从此身份地位皆不凡,远超一般内门弟子。

    从林凡登青云梯初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七日有余,当

    日被独孤家的长辈带走的独孤传,知耻而后勇,苦苦领悟家传的绝技——血杀九剑。

    这门绝技,是他独孤家的老祖幼时在一元圣地修习时,立下大功而被上一代的掌门赐下的无双武技。

    据传是由一门地阶武技之上拓印而来,只不过少了相应的功法,所以再也没有了地价武技的威势,但也远超一般玄阶九武技,是以,熟知内幕者,都将这门武技称为准地阶武技!

    要知道,武技、功法没相差一阶,那么威力就是天差地别,而只要沾惹了一个‘地’字,在同等武技不出的时候,就代表了无敌。

    长老峰,一出血池中,独孤传就在此修炼。

    血池若沸腾的水液一般,咕嘟嘟的冒着,让人作呕,一道身影盘坐其中。

    这血池中,飘忽着各种猛兽的尸体,比如有三个头的魔猿,五只爪子的大鸟,两条尾巴的蛟龙等。

    血池上空,一道道妖兽咆哮着,声波肆掠,向盘坐的独孤传杀去。

    “血杀!”

    独孤传睁开双眸,一道血色剑芒在空间一划而过,漫天妖兽全部爆碎。

    “很好,你终于领悟了第三剑。”

    那个当日将独孤传带回的长老笑眯眯的,看着血池中的身影。

    “杀林凡可够?”独孤传眼里血红一片,杀伐气滔天。

    显然他还在因那日此人说他不如林凡而恼怒。

    “够了。”

    这长老睥睨道:“无论那林凡在怎么不凡,也抵挡不住已经领悟了血杀第三剑的锋锐。”

    独孤传眼中露出一缕深沉杀机:“那我就在最高峰等他!”

    ……

    林凡站在青石台阶上,很是纳闷,脑海中那不断变换各种武器形状的‘兵魂’根本就不听他的指挥,且每当他传出指令的时候,都会在恍惚间感到一种鄙夷之意。

    而这释放出鄙夷之意的,赫然就是那光团。

    这让林凡有了一种明悟,也许这光团实属逆天之物,只不过自己现在的修为不够使用它而已。

    但这也更让他期待这神秘光团。

    而也就在此时,一声爆戾的呼声传出:“林凡!”

    林凡回头,就看见了在一处凸石上负手而立的独孤传。

    这让他微微皱眉,因为,现在的独孤传,像是变了一个人般,头发成暗红色,瞳孔中有着一道细细的剑痕,同样为血红色,这让他整个人充满着妖异。

    “独孤传!”

    “他怎么再现了?那日独孤长老不是说,在他不能立敌林凡之时,不许他外出吗?”

    “难道……”

    “我知道了,他肯定是领悟了传说中,属于准地阶武技的血杀九剑!”

    “血发血瞳!血杀九剑第三剑的特征!”

    许多围观者惊呼着,眼中充满不可思议的目光。

    “林凡,我已领悟了血杀第三剑,同代中无一抗手。”独孤传意气风发!

    他独孤家建族不知多少年,家族中收藏无尽功法、武技、但这血杀九剑,被列为最高机密,非天赋卓绝者不可修习。

    但这无数年来,有谁可如他一般,在这般年龄就领悟了血杀九剑的第三层剑意?

    而领悟了第三层剑意的他,同代中又有谁可抵抗?在这一瞬间,他竟然生出一种高处不甚寒的感觉。

    “我的天啊!他竟然真的领悟了第三层剑意,同代中,也许没有谁可抵挡他一剑之威了!”

    “独孤传,在一元圣地同代中已然无敌!”

    “不要怀疑,只因他领悟了第三剑,号称血屠十万里的超绝剑法。”

    “……”

    各种推崇备至的称赞声,响彻了漫山遍野,只要是知道血杀九剑威名的修者,都是赞不绝口。

    听见众人的赞叹声,独孤传哈哈笑着,斜睨林凡:“若你现在跪下受死,我可一剑斩你头颅,绝不让你多受折磨。”

    林凡冷笑,从众人的口中,他知道了这血杀九剑到底有多么不凡,也许曾遇见的那些独孤家的天骄,根本就没有领悟所谓的‘剑意’,但那又如何?

    想要他束手就擒,可能吗?

    “可惜,看来你拒接了我的好意!”独孤传冷笑,他一指已经遥遥在望的青云梯顶,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在最高处等你!”

    林凡问道:“现在不下来杀一场吗?”

    独孤传鄙夷的道:“我在最高处等你,若是你死在了那群废物手中,那你有与我交手的资格?”

    一群人哗然,这独孤传太狂妄了,将排名不低的一群‘阻路者’视为废物,但这也从侧面显示了他到底是多么的自信。

    “是吗?”林凡一笑:“那你等我来斩你头颅。”

    独孤家的那个长老出现了,居高临下的看着林凡:“林凡,你已不是传儿的对手,若你现在交出一缕神魂印记,为我传儿战仆,我可做主让他饶你一命。”

    独孤传一怔,紧接着哈哈一笑:“九叔说的不错,只要你交出一缕神魂印记,从此跟随我左右,做我最强战奴,我可饶你不死。”

    林凡冷眼看了这长老一眼,直接不想与他说话,迈步,继续向前。

    “你一再的继续我独孤家的好意,是在找死。”长老大怒,他自认已经够低姿态,且为林凡指了一条活路,但这林凡竟然根本不理他。

    林凡怒极发笑,这老狗好生的奇怪,要他做战仆,沦为生死捏在别人手中的奴隶,但竟然好似好意一般,不接受,就是弗逆了恩德般。

    他不想多说什么了,既然这独孤家这么的自信,那么他就将他们的自信来源,敲个粉碎得了。

    地阶武技的确强大,但林凡相信,修者强大的永远是自己的内心,内心与本人的强大,才是根本。

    只有相信有我无敌,才是一切的基础,将一切信心建立在某种武技上,是最愚蠢不过。

    而这独孤传,明显就太迷信了他的家传剑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