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战鼓擂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雪玉峰上发生的大事,根本掩埋不住,整个圣地人所周知;林凡独身一人压制一群阵纹峰弟子,其中包括阵纹峰当代最杰出弟子关山胜,以及名为同代,但严格上来说属于上一代强者的黄师兄黄鹤,这让人咂舌。

    从圣地建造初始至今,横贯千万载岁月,就从未出现过类似的事,一个刚入门不久的少年,一个人而已,镇压一峰的年青一代最杰出的所有人。

    “林凡难道真的可称同代无敌了吗?”

    整个圣地年青一代皆皱眉,圣地最是残酷与现实,顶尖的资源、机缘等,永远都只属于最强的那一列,其余者得不到那些珍稀。

    想要在圣地露头,得到重视最简单但也最困难的就是横扫一切敌,有此种想法者不知凡几,但自古而今,敢这般想,且付诸行动的没有几人。

    且大多数都在对敌时死去,近现代好像只有两人从连绵不休的大战中崛起,那人就是这一代的掌门,以及剑子位最有力的争夺者青麟,但现在又多了一人。

    仔细回想,好像从林凡踏进圣地之后,就一路横扫诸敌,从未有过一败,这是一种无敌之姿。

    许多雄心勃勃的少年天骄,脸色都极为复杂,想要在圣地之中逆流而上,夺圣地造化与栽培,好像都绕不过横堵在他们前路上,如同太古魔山般的那道年轻身影了。

    “哎……”

    有人叹息,林凡连败三个最杰的各峰传人,先是有号称小无敌的胜天子,在败青鸾,现在又压制关山胜跪附,圣地中与林凡同代的天骄,真的还有可挑战林凡威严者吗?

    他们真的想不出来了,也许真如雪玉峰弟子所说一般,林凡的敌者,已不在他们这一代。

    阵纹峰山巅,云层翻涌,阵纹遮蔽天日,那是阵纹峰首的怒火,被视作接班人的关山胜等被近乎欺辱性的压制,让他怒火中烧,他好像看见了其余几峰正咧嘴嘲笑他阵纹峰青黄不接。

    “去,采取一切规则内手段,洗涮了这次耻辱,证明我峰无敌。”他传下法旨,整个阵纹峰轰动,只因峰首坦言,能力压林凡者,就可得逆天机缘,入某处妙境。

    许多心思活泛之辈,同时想到前不久圣地关闭弟子的晋升途径,据说只为某一个妙境将开,要全力备战,这阵纹峰峰首许诺的逆天机缘,也许就来源于此。

    是故,所有阵纹峰弟子都沸腾了,许多自认超凡的俊杰走出阵纹峰,要去寻林凡,要与他大战。

    当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林凡只是微微一笑,根本不在意,他有这种自信,同代、哪怕是半步凝元的强者前来他也无惧,有这种自信横推之。

    “林凡,滚出来一战,欺我阵纹峰无人吗?我来镇压你!”

    有人来了,堵在林凡的府邸大门外,他身穿银白符盔,手中拧中魂兵战剑,头角峥嵘。

    “我的天啊,他是关山胜的师兄,据闻很逆天,关山胜在他手中走不过一招。”有知晓这人根脚的人震惊。

    另一人也大惊,也知道了此人的来头:“他名为西霸天,五年前进入圣地,横推了他同代的阵纹峰所有俊杰,随后消失不见,据闻进入阵纹禁地中,要习得阵纹精髓,没想到他也来了。”

    西霸天浑身充斥着一种野性,像是从史前岁月走出的绝世凶兽一般,现在堵在林凡的府邸前,在邀战。

    “不敢出来吗?那我就打进去!”他很霸气,举起战剑就要出手轰碎林凡的府邸大门,要杀进去教训林凡。

    关键时刻,林凡府邸门前雷池出现,成千上万条雷蛇狂舞,将方圆十丈空间生生的化作了雷霆的海洋。

    诸人不知雷海中发生了什么,只能听见一声声怒吼与惨叫,最后一切都消失了,当雷海不见之后,西霸天被金色丝线捆缚了手脚,跪在府邸大门前。

    “我的天啊,连西霸天都不可敌!”

    “林凡到底有多超绝?真身不动,只是以道行演化出雷海,竟然就压制了一个绝世妖孽。”

    围观者脸色都变了变,林凡多半真的同代无敌了。

    恐怖的气势倏然爆发,这也是来自阵纹峰的弟子,入阵纹峰许多年来,道行深不可测,他从远方而来,一眼瞥到被压制得跪在地上的西霸天,冷喝道:“废物!”

    随后他出手了,他的右手抬起,无数杀阵在他掌心演化,他拧起无穷战阵一掌拍出。

    “轰隆!”

    气势太足了,一掌拍出,有大阵轰鸣,有武技之光闪耀,要将林凡的府邸一掌拍平。

    但,当一条摇头摆尾的银白神龙从府邸深处杀来后,大阵泯灭了,武技之光也暗淡了,只可听见龙吟阵阵,当一切平息后,在西霸天旁边再次多了一个跪伏的身影。

    “我的天啊,竟然连引元九重的强者都败了!”

    有人惊叹,真的不敢相信这一幕,从这最后来的强者出手,他们就看出,这最起码是引元九重的强者,任凭他战力滔天,也扭转不了败局,同样被未出面的林凡压制跪在地上。

    府邸深处。

    “林兄,你这等做法是在与阵纹峰宣战吗?”陈玄东目中有忧虑之色。

    李广等也看向林凡,想知道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林凡叹气,若有选择,他真的不想这样,只是在那日听到冥冥之音后,他总感觉有大危机,大恐怖将要降临在他身上,而究其原因,只是因为一门四象武技,而这四象,与阵纹峰所追求的阵道一致。

    他想不通内里的原因,只能尽力一试,激怒阵纹峰弟子,要探究究极原因。

    《四象》不过是玄阶七品的武技而已,怎么会让他在冥冥中听见天音,这真的太不现实。

    当然,这些东西,他不可能给李广等人说,会引发他们的恐惧,将之隐藏在自己内心,沉默了片刻,道:“你们以为如果我不出手,与阵纹峰就不是敌对了吗?”

    “从李勋、再到关山胜,上下两代阵纹峰的领袖都与我有大仇,这种恩怨退让解决不了。”

    陈玄东面色发红,关山胜的恩怨究其根本是因他而起,他很愧疚。

    “陈兄不必要如此,我们兄弟几人从大夏杀出来,一路经历多少事?当同荣辱。”林凡安慰陈玄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