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乐意看见你绝望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好啊,开始。”

    易欣也笑眯眯!

    本该被林凡拿走的药田,因为他又要被留在圣地,且还能赢来逆天的阴阳之法,他好似看见,本已经驾临他头顶的残酷惩罚取消,好像看见了因为他立下大功,掌门对他大加赞赏的美好画面,他岂能不笑?

    亦尘狠狠的瞥了一眼易欣,骂道:“白痴!”

    随后,他扭头看向一个刚刚也参赌了的长老,道:“扈兄,撤。”

    被亦尘叫做扈兄的长老,是一个大胡子,听见亦尘的话后,瞥一眼亦尘,冷冷的道:“你是在阻止我的晋升路?”

    亦尘差点没被气死,阻晋升路?

    的确,若是一个陷入瓶颈久已的炼丹师,若是能够观摩阴阳之法,是真的有可能会破镜,但前提是,你能得到这阴阳之法啊!

    就以他对林凡的短暂理解,这小子明明就是一个不就兔子不撒鹰的货,若是他没必胜的把握,他会这般傻的应赌?

    想到这里,亦尘冷哼:“我只是不想你大半辈子钟爱的珍宝糊里糊涂的输出去,既然你不答应,当我没说过。”

    扈长老冷哼:“谁知道你老小子安的什么心?”

    亦尘只感觉一口气堵在胸口,差点没憋死过去,什么叫做狗咬吕洞宾?也许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随后,他将视线又看向另一个平日与他交好的长老,他刚张嘴呢,那长老就斜眼看他,很讽刺与鄙夷,道:“你别开口。”

    随后那些参赌的长老都眼神冷冰冰:“太上长老,你还是别枉费心机,这小子红口白牙的说了参赌,我们又岂会放过这等机会?”

    其他长老也笑了笑,很冷,道:“你是不是想让我们撤注,然后让这场赌约的赌注价值不平,从而从根源上否决此次赌约?”

    其他长老冷笑,很明显啊,这亦尘就安的这心。

    亦尘气得不行:“行!行!行!我希望你们大发利市,开门大吉,赢得无双的炼丹之法!这样行了吧!”

    “哼哼、我们当然会赢,还用你说?”

    “你是第一太上长老,但我等距太上长老也不过就是一线之差,在这件事上你管不了我们。

    ……

    林凡面色古怪,这群老货,还真是有意思,脑回路很大来着,这亦尘的好心之举,竟然让他们曲解成这个意思,很有趣。

    易欣亟不可待的催促林凡:“快点开始啊,等什么呢?黄花菜儿都凉了。”

    林凡笑了笑,等不及了吗?

    另一个长老神情严肃的道:“刚刚这小子说了你的法有错,现在我们大家都在等他指出哪一处错误,且若是他真指出,需要完善。”

    其他长老眼前一亮,大声呼和起来。

    林凡摊手,这很简单啊……

    脚步看上去比易欣的更加的玄妙,当林凡手捏法决开始按照莫名规则行走起来的时候,这一亩的药田周边,好似同时出现了上百个林凡,每一个林凡,都那般的栩栩如生,他们动作整齐,表情一致,施展同样的法。

    药田上空,云层翻涌,露出天光,只见林凡法决不断变化,一道道金色闪电被他探入虚空之中,随后诸多先天精华若雨点般从天穹之上垂落而下。

    所有人神情都严肃起来,这林凡使用的的确就是药神谷流传万千载的化气之法,但怎么看上去好像都比药神谷拥有的‘完整法’更厉害一些。

    有些长老心中一紧,难道,自己要输?

    但随后他们又推翻这个想法,因为林凡眉头一皱,走动的步伐停止,变换的印决暂停,与此同时上百个林凡虚影也尽数化作虚无。

    “哈哈哈……小子,赶快继续下去啊!”

    “对,快点继续,这法你都没施展完毕呢,若是在此错了,那阴阳之法可就归我等了!”

    “小子,不会就赶紧承认,别浪费时间来着!”

    参赌之人,脸带笑意,这林凡的确会这门法,但很残缺啊,不然在这里怎么可能停止?

    林凡眼神古怪:“谁说我不会?我只是想和你们说,易欣长老施展的法,到此地就已经错了!”

    “你说错了就错了?”易欣冷笑,这小子,死鸭子嘴硬!

    林凡呵呵一笑:“我是善意提醒,让你们凝神看看,至于能够从完整法中领悟多少,那就是你们的机缘!”

    “切!”

    嘘声一片,但只有亦尘以及药出尘,听见林凡的化后,凝神静听,也许……这能领悟出什么?

    “轰隆隆!”

    天宇突然大爆炸,璀璨的大日上无数火红丝线像是链接了天与地,一头搭在药田上,另一头却是在天日之上,像是一根根管道一般,在传送大日精华!

    一亩的药田,里面奇草刚露头,就像是刚栽好的油菜,但现在在疯狂的猛涨,而这药田中,本来有一些干涸的土壤,那是因为保管不善导致,但是当大日的精华铺射下来之后,这些干涸的土壤在慢慢复苏。

    “我说你错了,就是错了!”

    “化气之法,化先天之气,化天日之气,化九幽之气,暗合孤阴不生、孤阳不长之意!”

    “现在,你们可信?”

    林凡双手印决猛然一变,大吼一声之后,狠狠的一脚跺在地面之上,无数细小裂痕出现,一缕缕黝黑色的九幽之气弥漫而出,在林凡的指引之下,被药田吸收。

    刚刚那些疯长的药草等,长势猛然缓慢下来。

    但若是刚刚的疯长,给人一种虚浮之感的话,那么现在当九幽之气灌入后,则是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

    林凡收功冷笑:“现在呢?你敢不认你输了?”

    易欣蹬蹬的退了几步!

    怎会如此?

    他竟然在这种法之上输了!

    是输在自己并没有得到精髓上,还是说原本圣地之法就有缺?

    那些参赌的长老,脸色更加难看了,有些人脸上的肌肉都在不自觉的抽搐。

    他们竟然输了?

    他们珍爱半生的珍宝,就这么属于别人了!

    好恨自己的贪心!

    “不!我没输!我还没输!”易欣像是疯癫了一般:“你说过,你还会比这化气之法更强的法!我不信!”

    其他参赌长老眼神也是一闪,好像也是啊……

    没有做到林凡自己说出来的所有事,谁敢说他们输了?

    林凡毫不在意的道:“既然你不到黄河心不死,那很乐意看见你绝望的样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