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甬道厮杀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灭神弩、专灭杀修者神魂,哪怕是炼魂强者被击中,也会很痛苦,更何况是凝元境以及引元境的修者?

    这狭长的甬道,黄褐色的光芒交织成网,那是灭神弩的光彩,带来死亡的味道,诸人皆在各展所长,尽力抵抗,但依旧有太多人倒下。

    林凡似没有实体了般,总在虚实之间变换,那是他隐藏的手段之一,曾在青云梯击杀一个天骄,从而知晓这门武技,后修炼成功。

    他表情惊惶,似在躲避,但内心冷笑,逼迫他?

    凭这些人,也配?

    特别是那些与他无仇怨者,竟然也对他步步紧逼,心存杀机,肆意的嘲弄与逼迫!

    简直不可饶恕!

    终于,灭神弩风波过去,这甬道之中,血腥味扑鼻,尸骸遍地,多是引元境修者的遗体,当然也有不好彩的凝元境强者死去,死不瞑目,眼睛睁大大大的。

    这些死者,怎么都想不到,为何看似平静的甬道会突然之间爆发出绝世杀机。

    “吓死我了,幸好我躲得快,不然我也死了。”

    林凡擦冷汗,貌似很是恐惧与害怕,但若是仔细看去,就能看见,他漆黑眼球中,一片平静。

    “林凡,你敢坑我等!找死!”

    摩耀怒吼着,他也被灭神弩划破了臂膀,看似不重的伤,却是让他的神魂一阵刺痛。

    “妈的,灭了这小杂碎!”大衍圣地的炼魂强者也怒火连连,这场风波,他大衍圣地损失最是惨重。

    “熊!”

    “熊!”

    两股迫人的气势从二人身上爆发,雄浑的魂力让所有人都是感到一阵窒息。

    其他人也都目光闪烁,哪里有这么巧的事?

    林凡刚说了前方估计有危机,就爆发了这等大杀机,最主要他走在最前面,竟然是一点事都没有,而身后却是死了一地。

    “抓住他,直接打断他的四肢,拖死狗一般的拖着,若是他在不老实说出前方可能潜在的危机,直接灭杀!”

    那个刚刚逼上前来的凝元强者怒吼。

    “对,先拿下他,别杀,只有在最危机的时刻推他出去挡灾!”另一人也开口了,怒气冲冲,刚刚他被吓得不轻,如果不是关键时刻,他抓住一个引元修者挡在前方的话,他的胸膛就被灭神弩刺穿了。

    林凡目中寒光一闪:“我和你们有仇?”

    “没有!”那说要打断他四肢的凝元强者回答。

    而说要将他用来挡灾的强者则是肆无忌惮的嘲讽,后道:“就看你不爽,不行?”

    “行,怎么不行。”林凡笑了。

    随后,他看向众人:“我刚刚不止一次的说过前方可能潜藏有大危机,你们偏偏不信,一致的逼迫我继续前行,现在危机果然出现,你们就将这个责任推到我身上?哪里来的道理?”

    “哼、那为何你走在前方你没有死呢?”摩耀道。

    林凡眼中杀机一闪:“你在说屁话?我走在前方没死,那是因为我比死者都要强,这个理由,可够?”

    “我倒是想要问问散修的强者,你不是说甬道内两百米内,没有危机吗?怎么又出现这种事?”

    散修强者脸色一红,最后道:“古墓之中多危机,又岂是人力所能窥破?”

    林凡笑了:“连炼魂境强者都不能窥破的危机,你们确实想要我一个凝元境的小修者窥破,不觉得可笑?”

    “哼!不管怎样,你继续向前带路,若是我等发现你有异动,直接灭杀,不稳因由!”

    大衍圣地的炼魂强者冷冰冰。

    青麟眼中藏有笑意,这样多好?

    这林凡得罪越来越多的人,也许不用他出手,就会有人忍不住跳出来灭杀林凡吧?

    林凡神情严肃道:“我再次重申一遍,我可以在前带路,但是是否还有危险等,我不可窥破,只能尽量预测。”

    诸人继续向前,有了前次的危机,这次诸人更加小心谨慎了,离林凡更远,当然更多的目光凝聚在他身上,只要他有稍微一丝异动,绝对同时会有超过七八道攻击在第一时间将他轰杀。

    而被人派遣前来逼迫林凡的几个凝元强者,依旧紧紧的跟在林凡身后一米处。

    林凡前行,脚步微微一停,看向走在他左侧的那个凝元强者:“你很喜欢砍人家四肢?”

    这凝元强者冷笑:“当然,特别是如你一般的所谓圣子。”

    林凡点了点头,又看向另一人:“你很喜欢将人当作挡灾品,用活人当盾牌?”

    这强者冷哼:“当然,不如我者如蝼蚁,能够被我利用,是他们的荣幸。”

    林凡再次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随后他问剩下几人:“逼迫我,狗仗人势,觉得很有趣?”

    几人大怒:“小杂碎,在敢多语,直接就在此地,我们办了你!”

    当然,这些话语皆是传音,外人根本听不见。

    林凡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几人,随后瞟向前方,脚步一停,脸色猛然一变:“危险!”

    就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甬道两旁的兵俑猛然举起手中的兵器,齐刷刷的向他们这群人斩出。

    一个兵俑手中拧长戈,长戈上发出冰冷寒光,向林凡当头斩下。

    林凡怒吼一声,举拳轰天,那斩下的长戈被拳印轰退,林凡脚踩幻灭步,退后一步。

    他来到刚刚那个说是比他弱者都该死的修者身后,目光变冷!

    这修者,正努力对抗一个突然暴起发难的兵俑,根本来不及顾忌林凡已经来到他身后,而就在林凡到他身后的一刹那,有超两个兵俑同时对他出手。

    “比自己弱者都该死,你说的!”

    林凡冷冷的说出一句,随后双手猛然探出抓住这修者的后腰,虎吼一声,将他举起,迎向正向他劈砍而来的大刀与战剑!

    “不!我说错了!求你饶……”

    这修者绝望,惊恐,不甘!

    怎会如此!

    他只是受人差遣,前来看守林凡啊!

    刚刚他还在耀武扬威,用别人替死,还嘲讽与鄙夷林凡,但现在自己竟然就成了那个替死者!

    他现在,好能明白那个被他抓住,用来挡杀向他胸膛的灭神弩的引元修者的内心!

    那是憋屈与愤怒与绝望;那是欲屠天而不得的憋屈!

    噗!

    噗!

    战剑与大刀同时降临,他的身躯被平分三截,林凡冷哼一声,将他手中还残存的腰部丢在地上,瞥了一眼渐渐失去神采的修者,冷道:“比我弱者,皆蝼蚁!”

    “呵呵……”

    这修者惨笑,这是现世报吗?

    随后,他眼中最后一丝神采消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