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剑者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阎罗九剑!”

    青戮出手,这是他的血杀技,伴随他闯过刀山剑林,助他杀出赫赫威名!

    轰隆!

    幽冥气爆炸,黑色幽冥气笼罩了苍穹,一个个厉鬼与冤魂在咆哮,在幽冥气中挣扎。

    所有人都变色,因为,这幽冥气像是铅云一般,遮蔽了天日,连太阳光都照不破,而那些厉鬼与冤魂,诸人都可看出,那是一个个兵士!

    且,皆穿着他国的破烂战甲,证明,这些人都是死在青戮手中,好狠辣的武技,竟是可以斩杀人的生命,囚禁他人的神魂。

    “无剑,你将成为我剑气中的冤魂,可悔?”青戮怒吼。

    呜呜呜……

    像是鬼门大开了,那幽冥气中的冤魂与厉鬼通通呼啸而出,有无头的将军骑座战马之上,手中有漆黑的鬼兵,有缺了半边身子的先锋,手中战矛快要腐烂了,但是在散发浓烈的死亡气息。

    当然,也有一些身上腐烂得不成样子的鬼魂。

    青戮厉啸,像是一个魔神一般,从幽冥气中一步跨出口中大吼道:“杀!”

    他似成为了恶鬼的首领,阎王的代表,在前方率万千鬼兵向无剑冲杀,沿途一切都在急速的腐烂,那些砖石与大地等在嗤嗤冒黑烟。

    “战!”

    无剑怒吼,手中神锋高高举起,猛然斩下!

    轰隆!

    魂力蜂拥,成剑刃龙卷,连天接地,向青戮攻杀,这剑刃龙卷上百尺高,呼啸旋转,像是可吞噬一切。

    诸如砂石尘土,房梁瓦片等,全都被吞噬了去,一些兵士都在尖厉大叫,有一些靠得进的直接被搅成肉屑到处纷飞。

    “这小子,竟然也到了这个境界。”林凡瞳孔微微一缩,随后展颜笑了起来。

    这无剑,竟然在不知不觉中,也到了引元八重巅峰,只差临门一脚,就可以成为引元九重强者,看出无剑隐藏的修为之后,林凡回眸,没必要去看了,这场决斗,将更快的完结。

    “怎么,林少主可是在为你的兄弟担忧?”翼王眼神一闪,问道。

    林凡眼神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这老货,从哪里看出他在担忧?

    “呵呵,林少主眼高于顶,小觑天下英杰,故而以为他身边冬至日,也都如他一般,可碾压一切。”

    翼王身旁一个偏将笑眯眯。

    “呵呵,我也给你一个选择吧,你认输,现在退出我翼王府边境,放弃对逍遥王的问责,我可让戮儿只伤不杀你的兄弟。”翼王老神在在。

    他也没想到,这青戮竟然是破镜成为引元八重强者,所以,已经是胜券在握。

    林凡笑眯眯看着翼王表演:“然后呢?”

    “哼!无剑算屁?岂能与少将军相比?要知道,少将军三岁练剑,六岁杀人,今年十七,倒在他剑下的修者已经不下三万,斩杀无剑当如杀鸡屠狗!”

    翼王身后的护卫等都发言,冷冰冰,对青戮充满信心。

    “你也这么认为?”林凡看向翼王。

    “不然呢?事实摆在眼前。”翼王接过美酒,满饮。

    “眼瞎。”李广直接开口。

    翼王眼神一寒。

    林凡笑道:“要不再来一赌?若是无剑兄败,生死无怨,且,我答应你任意条件,若他胜,答应我一个条件。”

    翼王冷冷的看着林凡:“任意条件?包括让你去死?”

    林凡点头:“当然啊,不然什么叫任意?”

    翼王眉头猛然皱起,但他身边的偏将已经开口:“这条件当有某些限制,不许波及家人与己身。”

    林凡瞟了一眼这偏将:“只要你们敢答应,随意。”

    “成!”

    翼王只有一个字。

    战况分明,青戮占据上风,现在阎罗九剑已经用到第三剑,有鬼差显!

    所以,会败吗?

    “白痴!”

    翼王心中嘲弄,年轻人,义气能当饭吃?

    “白痴!”

    林凡眼神轻视,无剑会败?

    战况太激烈,青戮用出阎罗九剑中的第四剑,剑出,有鬼王显,手持判官笔,持笔断生死。

    “吼!”

    无剑战到狂暴,他身上黑色伤口狰狞,在往外滴黑血,看去很凄惨,那是被冤魂与厉鬼杀出来的。

    他的武魂出现,那是一柄巨剑,太高大,比百丈的鬼王还高,有古朴纹路印刻其上,缭绕玄妙气机。

    “杀!”

    嗡。

    剑武魂身上,那些古朴的纹路亮了起来,像是被串联的电器被开了闸刀,太耀眼。

    “一剑断生死!”

    青戮狞笑,他挥剑,那百丈高的鬼王冥冥中像是听到了召唤,手中的判官笔扬起,在虚空中刷刷的刻画着未知的轨迹。

    ‘死’字有千丈大小,鬼气森森,似代表了审判,要去勾魂,要去夺魄!

    “一剑斩苍穹!”

    无剑厉啸,剑武魂之上那些已经微亮的纹路突然显化虚空中,一个‘斩’字,亮堂堂。

    一边鬼气森森,若森罗地狱,似代表审判与神罚,一边亮堂堂,有光芒普照似佛光,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在彼此倾轧与碰撞。

    “无剑,我曾言,你不配为剑者,不配持剑,看我此招杀你神魂!”

    青戮哈哈狂笑,对这一击充满了信心,想要在一击中绝杀林凡。

    “剑者,持剑守护,守护心中之情与爱,剑者,持剑杀戮,杀天下一切可杀之人!”

    “剑者,俯仰无愧于心,脊背如剑,宁折不弯!”

    “剑者,胸中自有男儿气,一剑荡平九十州!”

    “吾不配为剑者,尔配?”

    无剑开口,背脊如山岳,他大步行走,像是剑神行走于世间,可百折而不弯,可昂首笑对三千敌!

    这是他对剑的理解。

    药峰诸长老,眼中神光闪闪,这小子,对剑的理解太强,可送入剑锋那个老狗门墙下,那老狗不是说,苦于没有传人吗?

    “剑,为杀器,持剑即杀人,方为剑者!”青戮也在咆哮。

    这是两种认知的对抗。

    “你不配谈剑,辱及了剑,杀之!”

    无剑冷哼。

    一个死字,一个斩字,轰然碰撞!

    这是两个天骄对剑的感悟与理解的厮杀!

    无关修为,无关其他,只是剑道的拼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