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跪宣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明黄的圣旨悬浮在王宫上空,在浮浮沉沉,散发莹莹光辉,有皇者的堂皇大气流淌而出!

    这人诸人变色,的确,王府初建需要有皇室承认,但一般来说会很客气,自有章法与流程。

    一般来说会有成群的皇室成员前来宣旨,且很是客气与委婉,只因修者界的皇室、王府等都不那么稳固与长久,谁知今日皇族不是他日的阶下囚?

    但今日,这种情况大不同,与固有的章法流程等皆不同,这来宣旨的人不像是执神皇善意而来,倒是有点像要来征战,满脸冰寒,没有半分善意,言语冷淡。

    要知道,林凡才刚大杀对手,就连沾染了鲜血的王袍都还未换下,地面上,还有几百尸体横陈,血腥味冲天起,但就在这种背景下,居然有人就这么进入了天府王宫上空。

    完全无惧林凡大杀四方的威势,充满了自持与傲然,执掌神皇旨意而至,开口就要让林凡跪迎。

    这很出格,王者不可辱,一般来说只在皇宫中,当着其他臣子的面时,才需向神皇下跪以示敬意,平日根本不用,更不要说,今日是林凡登上王位时的大好日子。

    “今日,这林家还真是一波三折。”有人眼神闪闪,这算不算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林家想要安稳开府,看来真的很困难。

    林凡会怎么选择?

    有人心中在暗自猜测。

    这神皇遣派之人,就是钦差,执掌圣旨,代表的是神皇本尊,但这钦差明摆着就是在折辱林凡,要将他刚刚用杀戮建立起来的威严全部成空。

    这种用意很恶毒,林凡之所以大杀四方,只为树立天府威严,但这钦差就是在纯粹破坏。

    一个被打落神坛的王者,一个被落了威风,被坏了气势的林凡,还能镇住这天赋辖区内无数野心勃勃的枭雄吗?

    不用多想了,若是林凡今日当真跪附在地上,那么,今后的天赋绝对不会有太平,会有很多人挑衅,这是想要林家疲于应付吗?

    这些宾客,皆不是简单之辈,不然也不会成为一方豪强,只从最简单的对话与态度中,就推测出钦差的所有用心,所有,他们在等待,等待林凡的选择。

    陈玄东等人脸色豁然沉了下来!

    这人!

    好毒!

    好该死!

    宾客能想得到的事,他们岂能不知?

    但,现在很为难!

    若林凡不接旨,是不是代表,要与皇室翻脸?

    若是接旨,那么努力塑造的一切,尽皆成空。

    这是在逼迫吗?

    林凡脸上没有其他任何表情,但心中杀机滔天!

    他从被他斩死的龙傲符戒中,同样发现一张圣旨,圣旨内容,竟是神皇陛下任命龙傲为王的旨意,而龙傲的封地,就是他天府所有辖区!

    这也就证明,他最开始的推断为真,龙傲之所以在溃逃之后,又率龙家之人前来他天府王宫挑战,皆是皇室授意。

    而这还在半空俯瞰一切的老狗,早就已经来了,也许,是做了两手打算来的吧,若是龙傲胜了,则将他林家定位为乱臣贼子,遣此地之人直接乱刀斩死灭族。

    而若是他林凡胜的话,就如现在这般,用神皇来胁迫他服软,跪拜。

    好主意!

    好打算!

    这神皇,是将他林凡当作傻子?

    认为他是那种可以任意欺压与摆布的少年?

    “林凡,你想抗旨吗?还不跪迎神皇旨意更待何时?”钦差目中有炽白闪电森然。

    那悬浮在半空的明黄圣旨,散发气息更加滔天,似有一个皇者出现,手持圣意,镇压一切神魔与鬼神,天下神魔皆要听其令一般。

    这真的很不合常理,一张纸而已,可却是光辉灿烂,发出皇者威严,似凝练了大夏的山河与日月在其上,若天威般镇压四方,天府王宫中,诸人脸色都涨红,要跪在地上,经受不起这种威压。

    “轰隆隆!”

    有闪电从天穹之上倾泻而下,似雷霆瀑布,遮掩了一切,将整个天府王宫皆涵盖在内,隔绝了那种似可镇压一切的气势。

    诸如陈无极、林正等人,都在大口喘气,好恐怖的威压,若不是林凡出手,他们肯定要跪作一地,要对那张纸顶礼膜拜。

    “林凡,你是在抗旨吗?”钦差又开口了,眼中炽白冷电森森。

    他心中在嘲弄冷笑,任你绝世妖孽又能如何?

    圣旨,凝聚神皇威严,聚大夏国运,可镇压一切,林凡,能够反抗吗?

    若是他自己跪拜也就算了,若不然,旨意上皇威弥漫,将他直接镇死!

    一群人脸色很难看,当然只是于林家关系紧密者,这钦差的眼神很可恶,像是在俯瞰一群蚂蚁,嘴角噙冷笑,眼中有残忍意,明摆着就等林凡拒接,他就好镇压四方。

    “林凡,你究竟接旨与否?神皇陛下很欣赏你,不要自误。”钦差在一次开口。

    林凡终于回声,他走下王座,伫立在血泊中,话语很冰冷:“你代表的神皇意而来?”

    “当然,本座为大夏……”钦差神色睥睨而飞扬,要表露他的身份。

    “本王没心情听你是谁,我只想问,让我跪伏在地上接旨,也是神皇之意?”林凡打断,哪里来那么多心情听着老狗是谁。

    钦差神色一僵!

    怎么可能?

    神皇并未要求他这么做,一切只是他自作主张,完全的看林凡不爽,最主要,觉得若是林凡在大夏中成立王府,是很大的不安稳因素,所以他在埋钉子,替那些野心勃勃的人点火。

    “我明白了。”

    林凡冷笑。

    随后他身上有金色电光闪闪,沾染他身上的血渍与碎肉块等皆被炙烤成虚无了,王袍与王冠再次露出本来颜色,只在一瞬间,他光明洁净,像是一尊享受四方朝拜的王。

    他一甩衣袍,背着走,慢慢走向王座,随后坐下。

    林凡抬眼看天,眼中金色闪电飚射几尺长,道:“你跪宣吧。”

    “什么?”钦差瞪大了眼,有点不信自己听见之言。

    林凡,叫他,跪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