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 镇压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这些人很想骂娘!

    有这等强者庇护,你早说啊,这不是诚心在坑人?

    他们一个个腿脚都在颤抖,想起曾与林凡的种种争斗,觉得自己很命大啊。

    难怪,只是他一人出现而已,就敢独对他们这一大群人,要庇护青鸾与舞倾城,且直言龙魂草是被他所夺,原来依仗在此。

    “玛德!”

    有人在心中怒骂,刚刚他们还觉得青麟狠辣呢,现在才觉得,这林凡简直就是个坑人的祖宗,人家青麟至少是明着坑杀,但这林凡坑起人来却是无声无息,偏偏却最致命。

    这样一来,林凡为何能够横渡虚空而不死就有了合理解释。

    林凡眼神怪异的看着众人,这些人的眼神怎地这办古怪?好像都惧怕了他。

    瞬息间,他想明白了,心中暗笑,这种大腿,觉得如果真能抱上也不错啊。

    “前辈。”他牵着青鸾的柔荑踏空而上,笑眯眯的,在扯近乎。

    白衣人瞥了他一眼,他是何人?

    哪怕如今只剩下一缕执念,依旧能够轻易窥破一切,他看向下方:“尔等不用慌张,一缕执念难消而已。”

    他不说还好,说了之后,诸人脸色更加苍白。

    天啊,一缕执念,就有此等威能,让他们感觉比他们圣地的掌门还要强盛数截,如果是真身出,那还得了?

    “别怕,规矩是我定的,我当然不会去破坏,你们之间正常的厮杀与争斗本帝不管。”白衣人有点无奈的开口。

    如果不是被那个小子气的不轻,他岂会出来?

    所有人心中都颤抖!

    规矩是由他定的?

    这句话……

    一个个的眼眶猛然瞪大,他们知晓了这白衣人的身份!

    “谁敢动手?出来,你给老子出来……”

    千丈外的山峦上,传来气急败坏的大吼,那是属于青麟的声音!

    他终于从那一耳光的震撼中清醒过来了,他没有任何伤势,好像那一耳光,只是为了打他的脸。

    但就是因为这样,才更加让他受不了。

    今天,简直是倒大霉了,被李老三兄弟狂抽一顿耳光,本就让他憋着一股火气,现在,在任何大仇将得报,觉得人生所有愿望将成真的美妙时刻,又被一耳光抽飞了。

    忍不了。

    他全身毛孔都在喷薄火红魂力,浑身上下缭绕着炙热的气息,像是个牛魔王一般的,名副其实的七窍生烟。

    许多人嘴角都在抽搐,这青麟,真的是倒霉催的。

    要遭殃了。

    没搞清楚情况呢,就开口骂人,现在肯定惨了。

    “林凡、是你的靠山吗?叫出来,我要一并打杀!”青麟咆哮,气到疯狂,他脚下的千丈高山直接被他几拳就轰碎了,这座高山直接消失。

    白衣人脸色一寒,都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眼神轻移而已,远方就传来青麟的惨叫,然后像是老冬瓜滚动般的咕隆隆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众人就只看见,一个被未知秩序与规则束缚呈球形的青麟,从被他轰碎的那座高山处,咕噜噜的在虚空滚动而来。

    真的很形象,与球无区别,很圆。

    “你叫本帝出来?”白衣人也是大怒。

    本来是因为这青麟欺压青鸾没有后山,气不过他才出来,但现在看来,这小子,真的是一无是处,无论是平行还是其他,除了天资尚可外,与大便何意?

    青麟的头被埋在他的裤裆下,脸上是一片苍白,帝?那是和等层次的存在,他不知晓,但是,他知晓今日他完了!

    特别是想到,他的一次次辱骂,就更加惶恐。

    “本来只是想要稍微惩戒你一番便可,但现在看来……”白衣人眼神微冷,所有人都感觉,好像这天地猛然冰寒下来,只不过瞬息,竟然是真的有雪花飘落,诸人色变,只是因为心情的变化,天日都要更改,好恐怖,修者界,真的有这般大能?

    “前辈饶命,请看我师尊一元子的份上,饶我一命。”青麟病急乱投医,在呐喊与哭求。

    青鸾冷笑:“你不是说要将林凡的帮手以及我等全都大杀吗?现在求饶作甚?”

    林凡笑了笑:“青麟圣子,你完全可以强硬到底啊,青鸾的确是没有后台了,你尽管欺压啊。”

    刚刚,青鸾已经将她知晓这白衣人,与雪美人手中出现的画中人外貌一致的事说给林凡听了,这就鼎证了林凡心中的某些猜测。

    下方诸人都神情怪异的看着林凡与青鸾,强硬?

    这种情况,哪怕是神,怕也是不能强硬起来吧?

    “前辈,请看在家师份上,放我一次,感激不尽。”青麟心中一缓,至少,在他说出他师尊一元子的时候,这神秘人没有动作,这让他心中出现万一的希望。

    “一元子?若是第一代一元子,我还真得给那老杂碎点面子,但是现在都不知道第几代一元子,算是什么狗东西?值得我给面子?”

    白衣人冷笑,扬起手掌,又是狠狠的几巴掌拍去。

    这句话,直接像是一道闪电,击中诸人的神魂,让所有人都有一种神晕目眩的震撼感。

    这白衣人,竟然与第一代一元子是同代人?

    那得是多古老的存在?

    青麟瞳孔猛然一缩,直接不敢说话了,只是在心中祈祷,这白衣人最好别有杀意,不然今日他必死。

    白衣人开口:“我的确是不能对几大圣地的人出手,但是你这种秉性的人,修为越高,对这天下的危害便是越大,你的品行,配不上你的天资,该削部分。”

    天资,能削减?

    没人相信。

    但很快,众人就瞪大了眼眸。

    因为,白衣人单手按在青麟头上,随后猛然一抓,像是抓中了什么一般,紧接着狠狠一提,一头不过寸许长的麒麟,竟然真的被从青麟头颅中生生的拔了出来!

    “天啊,是青麟的武魂!”

    诸人惊呼,随后青临的惨叫响起,惨绝人寰,不似人声。

    林凡神魂猛然一阵刺痛,这种感受他最是能够感受。

    “不……求……”青麟依旧是球形,但在大声哭嚎。

    “一削天规、二削地则,三……”

    白衣人的手在连续两次在挣扎与咆哮的麒麟头颅上轻轻拂过,像是剔除了一些什么,但当第三次手掌举起的时候,却是犹豫了片刻,道:“削你规则之力,留你一缕幻想,若有朝一日你鞥胸怀天下,一切被我剔除的你可感悟天地规则的能力都会回返,若你一直执迷不悟,那终生将被限制魂游之下。”

    所有人都颤抖。

    只是两次拂动,就削去了可感悟天地之力的能力,这人到底有多恐怖?

    但可惜,青麟听不见了,其实上,当白衣人第一次抚掌的时候,他就已经晕厥了过去,眼神怨毒而狠辣,就连他体内的魂力,都有丝丝黑化的迹象。

    “一缕执念,总是不散,千万年之后再次出手,却是遏制一个后辈的成长,是对?是错?冥冥中的天意吗?”

    白衣人继续开口,随后叹了口气:“错与对,与我都无关了,只不过,我墓中的机缘,注定是与你无缘。”

    白衣人翻掌,将青麟压落进无尽的尘埃中,且他开口:“古墓开,封印则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