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 行道难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白衣人翻掌,大地自然塌陷,出现深坑,青麟被他镇压入内,泥土翻腾,填实了深坑,有规则符文凝行为一个‘封’字。

    诸人都知晓,只要这古墓一日不开,青麟就只有被镇压地下,不可能突破出来。

    这墓中的种种机缘,真的与青麟无缘了,所有人都不安的看着白衣人,毕竟,逼迫青鸾与舞倾城,也有自己等人,他还会出手吗?

    当然,所有人都惶恐不安,但是不包括林凡,他很自来熟,站在白衣人身后,神采飞扬。

    “你这小子,自己的路自己去走。”白衣人无语,怎么都想不通,自己的另一缕真灵,怎么就择取这小子成为隔代传人了。

    “前辈,你与我师尊可是……”青鸾问道一半就没问下去。

    该怎么询问?

    说是道侣?

    但是,雪美人与这白衣人像是隔着岁月长河,相距太大。

    说是长辈?

    但雪美人捧着那副画卷时候,露出的那一缕痴恋,又很明显的不是对长辈的缅怀。

    “呵呵,她没和你说吗?那我当然也不会说的。”白衣人开口,很慈爱的看着青鸾,理所当然的语气,但是可以听出内中的宠溺。

    “我这缕执念真的要消散了,一个人孤独的在这墓地之中太长岁月了,没有红尘气,永久的处于混沌中,若不是被你们进入而惊醒,也许我会活到下一次的破天时吧。”

    白衣人笑了笑,随后看向林凡:“你这小子应该知晓一些事吧?但是我劝告你,在很多情况之下,无知是福。”

    林凡神情严肃的点了点头。

    “总算是这执念还稍微有点用处。”白衣人伸手点向林凡眉角,指尖处有强烈的青色光圈,光圈中,是一条咆哮旋转的小龙。

    嗡的一声,林凡神魂海猛然翻腾起来,他神魂中的神龙武魂掀起万丈波涛,似在迎接白衣人的馈赠。

    “是你?”

    林凡猛然醒悟,在陨神山巅时,有一条巨大到无边的龙骸,随后龙影飞起灌入他脑海中,让他的神龙武魂变强了不知多少倍。

    现在知道了,那具龙骸,应该就是眼前这白衣人的真身。

    白衣人笑着点了点头:“吾名龙帝,吾妻为凤王。”

    林凡眼神一闪,凤王,也许就是雪美人不知多少世之前的真名吧?

    “去吧,古墓中有我一生珍藏,希望可以为这片大陆在多贡献一分力量。”白衣人的身子开始变得飘忽起来,有风吹来,身影如水波般跟着荡漾。

    “再送最后一缕机缘,那是她曾经的悟道地,能够收获多少,看你们的造化。”白衣人看向青鸾与舞倾城,已经几乎透明的手指轻轻一划,破空了空间,链接到不知多远的未知处,有炙热气息,从裂缝中涌出,热浪扑面。

    而青鸾与舞倾城,则像是被吸引了一般,竟是都没有与林凡说什么,就直接进入其中。

    做完一切,白衣人的身影整个的消失不见。

    所有人半晌都不敢有丝毫动弹,一直到最后,药神谷的炼魂强者才轻叹:“天地之间竟真有如此强者,以往真是坐进观天了。”

    灵纹圣地的炼魂强者也叹息:“可惜,如斯强者依旧泯灭在虚空中,连真名都没有留下。”

    这句话,引发诸人共鸣。

    修者,鏖战天地,与天地争雄,欲与苍穹比高,但最终,谁能逃过上苍的清算,总是会死,世间无人能长生。

    当岁月长河流动时,任你绝世强者,任你盖世红颜,也只不过是岁月长河中的一滴水花而已,终将被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中。

    “我等修道,到底为何?”有凝元九重的强者眼神迷乱,如那等强者,都被岁月磨灭真名,他们所求什么?

    “有用吗?就算攀升到这片苍穹的巅峰,也不过三千载岁月,坐看亲故老死,凄凉一生,真的值得吗?”也有炼魂强者在责问己身。

    “那有这么多的多愁善感?修者岁月虽有尽,但我只求今朝。”

    也有修者冷笑,管他日,地覆天翻?只求今日,快意恩仇。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态,不能说谁对谁错,但都很有理。

    林凡眼中也闪过刹那迷茫,修者为何?

    求己身,求顺心意?

    片刻后,他摇头既然踏上修者这一条路,那么就只有勇攀高峰。

    他知晓的比此地所有人都多,龙帝根本不是正常死亡,而是被杀而死,他真身遗骸上,有无数规则之力蔓延,头颅上,有如山岳巨大的黑色窟窿。

    这就证明,这个世间所谓的虚法就是巅峰,根本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至少,龙帝就远超了虚法境这个层次,还有第一代一元子,贵为天地共主,修为到底有多强,不可踹度,但最终也被灭。

    所以,连修道的最巅峰都为到达,又何谈修道为何?

    “行道难难于上青天,但若你不去走,不去攀升,又岂知青天上不去?”林凡眼神锐利起来,睥睨在场所有人。

    “的确,路再难,也是人走的,到生命尽头,脚步自可停下。”药出尘美眸灼灼。

    李青璇也点了点头:“说得对,我们所知的巅峰,也许根本不是巅峰,我们的顶点,也许只不过是他人的起点而已。”

    诸人都被三人的言辞所吸引,一个个眼神坚定起来,那种迷茫消失不见。

    但就在这等时刻,有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你们人类弯弯绕真多,说的都是大道理,有用?”

    这是古鳄一族的炼魂强者冷笑开口:“我只知晓,主墓就在前方,内中所有机缘等,我古鳄一族尽皆不要,但若是敢阻吾族夺得血脉盘,皆屠之!”

    许多人眼神一闪!

    血脉盘,那是限定古鳄一族的利器,内中中有血脉印记,持之可掌控古鳄一族所有人的生死,就算是这古鳄一族不可出禁地,但也是一个很大的诱惑啊。

    掌控这一族群,若是在外界真的惹了惹不起的人,大可退入禁地中。

    林凡则是冷笑,想要夺得血脉盘,走出禁地,融入世间?这种事,怎么可能任他发生?

    他坚信,龙帝既然在史前这般筹谋,自然是有道理的,所以,血脉盘,他夺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