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棺椁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符戒中,有太多熟悉之物,这弟子见过其中很多种,譬如一把寒光闪闪的长枪战兵,还有那本高达玄阶五品的拳法武技。

    当然,最让他无语的是,这符戒中,竟然连一些已经快要被岁月磨灭的战兵都有。

    比如,其中一柄战剑,剑柄处锈迹斑斑,剑身上缺口极多,看上去都要断了。

    但是也被林凡收来了,很无语,简直是宁杀错不放过,不错过丝毫,陨龙谷中的所有机缘都被林凡收取了。

    一元圣地的弟子传阅符戒,都露出哭笑不得的模样,这林凡还只是够狠,难怪入陨龙谷中的人一个个都暴怒,原来如此。

    林凡开口:“这内中机缘你们平分,就在此地,我现在要去杀人。”

    不等诸人有何反应,直接化作电光,穿越了寂静而诡异的黄泉,归入仙霞气汩汩之地。

    万丈高台,玉阶一阶阶向上,似登天庭的天梯,有龙凰腾跃、玄武咆哮、仙鹤起舞、仙气从最顶端流淌而下,伴随混沌气,林凡站在下方,目中符文璀璨。

    这些异象虽然惊人,但已经经历一次,没有第一次那等冲击力,他现在在窥测的是,最顶端之上那个血色的盘子,以及闭哞在火焰中盘踞若在涅槃的真凤。

    那是他此行最大的目标,雪美人曾说过,掌控了凤戒,就可掌控整个墓地,到时候,内中所有机缘皆归属他,所有人的生死,也许都可在他的一念之间。

    还有那血脉盘,,抛开掌控血脉盘,就相当拿住古鳄一族的命盘,从此这个强族就必须听他之命不算,就单只是为了阻止这一血腥而残忍的族群进入他那个世界,他也是必须要夺到的。

    他开始起步,攀升第一个玉阶。

    而走在他前面的人群,在这玉阶之上,已经走到足够远的地方。

    “好困难,我感觉像是背负大山而行,快被压死了。”灵纹圣地一个弟子大汗淋漓,脸色苍白的开口。

    另一个弟子也点头,他的小腿肚在打颤:“我们真的能走上去吗?好像上方有一条横贯苍穹的巨龙在俯瞰我们,我感觉神魂在颤抖,武魂在颤栗。”

    他们已经攀升一半有余的玉阶,距离最顶端已经很近,只不过来到此处后,没有人能够安然而行了,魂力被压制到了极致,肌体欲裂,浑身剧痛,骨骼等都在作响。

    只有古鳄一族与洪荒圣地的人群,还算轻松,这两方实力得天独厚,一方本就是妖兽,肉身之力无双,另一方却是主修肉身。

    但他们也神情变化,真的好困难,越向上,这种压力就越是强横,想要要将所有人全都压死在这玉阶上。

    “烙印在神魂中的威压,片刻都未曾忘记,被刻印在血液中,从史前延续而来。”古鳄一族的炼魂强者开口。

    “这是那人的威压,只不过真的只是一具尸体散发出的吗?”魅儿悚然,这威压很熟悉,烙印在他们古鳄一族的血脉中,一直流传下来,只能是史前镇压他族的那位人类强者。

    但是,这人已经死了。

    但,就算是死了这么久,依旧散发出这等威压来,生前,他到底多强?

    难怪,就连当时在世间可称雄的族群都被轻易镇压于此,变相的将他们整个族群,当作了守墓者。

    “烙印在血脉中的印记,今日必将消除,任他强悍,但是他已死了,改变不了什么,若是有人敢阻拦,我不介意杀灭此地所有人。”古鳄一族的炼魂强者杀机太凌厉,铺天盖地。

    “古鳄族的道友,我知你的目标仅是血脉盘,我可做主,不与尔等争夺,但,那被真凤包裹的戒指,归我所有,如何?”寒山开口。

    魅儿娇笑百媚生:“可。”

    寒山眼中露出一丝欲望,随后他道:“若是其他人敢与尔等争抢,我会出手。”

    他们自顾自商谈,忽视玉阶上所有人,根本就没正眼看之,只因,来到此处,真的没人能够与他们比拼了,占尽了优势。

    林凡已到,听到此话之后,在冷笑,但他还不想现在就出手,要在最关键时刻下死手。

    诸人继续上攀登,随着玉阶向上,越来越多的人停住步伐,抵抗不了那种威压,但向上的依旧有很多,只因随着玉阶的向上,各种机缘等更加的了得与逆天。

    “这药草拿在你手中纯粹浪费,我觉得还是交给我的好。”一个洪荒圣地的弟子老神在在,他瞥见了药神谷弟子偷着采摘了一株逆天的药草,怕是要有万年以上的药龄。

    药神谷弟子冷硬回复:“不要太过分。”

    “过分?我不觉得,弱肉强食而已,你药神谷不服?”寒山哈哈笑。

    他斜睨药神谷众人:“若不是你们圣女多管闲事,林凡那小杂碎现在已经死在我手中,这算是你们的赎罪。”

    暗中,林凡眼神猛然变冷,差不多忍不住直接出手,斩了这寒山,但最后他忍住了,离高台顶部还有百米呢,若是他现在出手,肯定是一路征伐而上,太累。

    其实上,一路上皆是如此,除古鳄一族外,洪荒圣地肆掠的收刮其余势力的一切,所有机缘基本都被他们强抢了,让他们一个个喜笑颜开,收货太大了,准地阶武技都有七八本,其他的各种天宝更是数不胜数。

    终于,距离高台顶端不过十米。

    到了这步,平台顶端已经被众人尽收眼底。

    从底部看,这平台不过寸许,但来到此处之后,才发现,这平台太辽阔了,像是无边无际。

    众人知晓,这肯定是蕴含了最是玄妙的空间法则,有点类似须弥纳介子。

    平台上,有一古老的棺椁,从史前岁月前就横陈于此,悬在混沌气息之上,所有的仙气等全都是从棺椁空隙中淌落而出;透发出无尽沧桑,像是凝聚了世间一切,承载万古,贯穿古今。

    “是那人的棺椁吗?”魅儿语气发颤。

    寒山脸色也苍白无比,双股颤颤,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就好像凡人遇见了神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