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 强势的寒雨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终于,有人扛不住这种威压,直接跪在地上,以头触地,在诚心叩拜。

    跪下的人越来越多,双膝不听自己的使唤,神魂不由自主,像是遇见了神灵。

    “吼!”

    突然有怒吼传来,古鳄一族的人在抵抗,不容许自己在这个镇压了自己族群亿万年的仇敌面前屈膝。

    古鳄一族所有人都涨红脸,下肢颤抖,脊柱微弯,膝盖也折成六十度,要跪在地上了。

    “啊……”古鳄一族的炼魂强者厉啸,魔音贯耳,音波滚滚。

    “砰!”

    一声沉闷声响,古鳄一族的一人直接被压碎了膝盖跪在地上了,他面色发红,眼神狠厉,竟然还是跪下了?

    药出尘等人在嗤笑,在这等人物面前,还想保持所谓的骨气与气节?

    这是在说笑?

    “想让我跪你?不可能!”

    古鳄一族的炼魂强者大吼,血色瞳孔中两道血色光芒向刀锋般,在虚空中交击,有火光闪现。

    “砰!”

    “砰!”

    “砰!”

    越来越多的古鳄一族的人被压碎了膝盖,或者是被压折了腿骨,跪地了,鲜血染红了玉阶。

    “啊……!”炼魂强者在狰狞与抵抗,他感觉血液中有未知的金色光点在闪耀,在镇压他的神魂。

    “不跪?可能?”药出尘跪在地上,若玉女,看向古鳄一族的方位,目中充斥嘲弄。

    最终,炼魂强者爆吼一声之后,也砰的一声,被压制得跪在地上了,且,真的五体投地,与玉阶完美嵌合,没有一丝空隙。

    所有被古鳄一族的人欺压过的修者都憋笑,嚣张啊,硬气啊,刚刚一个个表现得宁死不屈,结果呢?

    现在全都如同死狗一般跪在地面之上,这是上方那像是可镇压永恒的棺椁发威吗?

    所有古鳄一族的人都保持最屈辱姿态跪在地上,好像再也起不来了。

    “无敌的前辈请赎罪。”魅儿开口了,所有的魅惑都消失不见,脸色严肃而虔诚。

    她没有抵抗这种威压,第一个主动的跪在地上,现在在求情。

    “哐啷。”

    棺椁似轻颤,压制在古鳄一族所有人身上如天威般的威压消失不见了。

    直到这股威压消失,所有人才能起身,面面相觑,相顾骇然!

    这棺椁,竟然能听得懂祈求?

    像是还有生灵气,难道,内中的葬着的人,依旧与一缕意识吗?

    当然,也仅是猜测,没人能够确定到底怎么回事,且,虽然那种让人臣服与跪拜的气机消失不见了,但是依旧有一种让人顶礼膜拜的威压,浩汤而下,所有人都不能继续向前了。

    好像只要在多向前一步,就会遭受形神俱灭之厄。

    林凡在暗中皱眉,他也感觉想要向前走的话,需要费劲心力,且到了这一步,他也不打算在继续隐藏身形,笼罩在他身上的金色电幕消失,他从暗中一步走出,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林凡。”药出尘笑得灿烂无比,在显示她的欣喜:“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杀回来。”

    林凡竟然有点不甘接触她的眼神,只是笑了笑。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这林凡,竟然一路尾随而来,竟然是所有人都没有发现,若是他忽下死手袭杀众人,又有几人能躲得过?

    但随后,有人冷笑与嘲讽,在此地,可不是他能够放肆的地方。

    能够镇压他的人,多了去了。

    “呦呵、一个小杂鱼竟然也躲在暗中,跟随我等走到了这里,你是想来送死?”寒山冷冰冰开口,眼中有不加掩饰的杀意。

    林凡脸色也是猛然一沉,开口道:“杂鱼说谁呢?”

    “林凡、别冲动,这寒山肉身真的很恐怖,曾在这玉阶之上,连杀十人,修为最低的都在凝元七重,但都扛不住他的一拳。”药出尘焦急开口。

    哪怕她对林凡有十足的信心,但是一路上,寒山的血腥手段与强很肉身,给她太大压力了,要知道,就连她圣地的炼魂强者,也差点伤在这寒山手中。

    寒山倒背着手,从上方的玉阶回头走下,带着轻蔑的扫视下方林凡,再次开口:“杂鱼。”

    他姿态轻蔑,语气讥嘲,但带着一股迫人的威压,有人都赶紧退避,不敢阻在他前方,受不了那股威压。

    林凡冷笑,他大步向前走去,已经来到了此地,不介意大开杀戒。

    “哟呵?向我走来,拳头紧握,杀机内敛,这是打算在此地与我大杀吗?”寒山话语轻飘飘,讥诮无比的开口,他继续向下走来。

    最终,停步在林凡上方两个台阶的地方,伸手,手指微曲向林凡勾手:“来,小杂鱼,快点,我一巴掌拍死你。”

    一群人变色,这太霸道,太鄙视林凡,根本不将他放在眼中,完全像是对待一个后辈晚生,不像是面对同辈中的顶尖强者。

    “你真的很想死啊。”林凡虎步向前,他走动间,他前身后的空间像是被烈火炙烤,有一种扭曲感。

    “大兄,求你留手,让我来杀他。”一个洪荒弟子一步就从高处跳下来了,立在寒山身侧,他请求寒山留手,他想亲自动手轰杀林凡。

    “你也想杀他?”寒山眉头微皱。

    这少年开口:“大兄放心,我有与你修有同样法,就算比你差也差不了多少,杀他如当如屠鸡宰狗,不会有点滴意外。”

    药出尘等人瞳孔猛然一缩,原来,洪荒圣地传说中的那条路,竟然当真不止一人踏足,竟然还有另一个。

    难怪,这寒山曾说,他只不过是一个先驱者,在他背后还有许多。

    “唔……也好,你去吧,注意别将他的肉身轰烂,要留下,带回圣地换取最丰厚的奖赏。”寒山点头,显然也承认了这少年的确不比他弱多少。

    “嘿嘿,大兄放心,我只轰穿他的胸膛,不会破坏太多。”这少年狞笑。

    “不好!林凡,此人名为寒雨,很强,曾在某一次选拔中,凭借肉身横扫三域!”药出尘猛然开口,想起这少年身份了。

    “什么?是他?”

    “我的天,从几年前,他就与肉身称雄,现在又踏上了洪荒圣地那条路,他现在的肉身到底多强?简直不敢想象!”

    “林凡,别和他交手,现在退出,到玉阶下才与他厮杀,到时候他不会是你的对手。”李青璇也开口了,美眸中,透出焦急。

    “逃?”寒雨嘿嘿笑:“只要你现在如死狗般逃窜,我不会追杀。”

    林凡冰冷的看了他一眼:“准备好怎么死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