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2章 输了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莫非圣子以为李广小兄弟能够将薛一刀喝醉?”碧狻向林凡举杯。

    林凡扫了碧狻一眼,笑了笑:“这还用问?”

    陈玄东与无剑相视一笑,李广酒量如何,他四兄弟早有见识,简直是世间少有。

    幽黄泉几人都摇摇头,就像是林凡他们知晓李广一样,他们对于薛一刀也太了解,酒量号称世间无敌,李广如何能拼得过?

    “你们四个一起上,不然没意思。”李广再次灌下一坛,直接点指白九凤等人,还外加一个碧狻。

    银翻金冷哼:“你先拼过一刀在说。”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你能饮多少?敢在这里大话连篇?”白九凤也很不悦的开口。

    薛一刀斜眼看李广,他酒气冲天:“小子,你在小觑我?我纵横酒桌几十载,还真未遇见对手,饮过的酒够你小子在其中游泳,你怎地能有这般勇气说出以上大话?”

    林凡神情古怪,这薛一刀,惨了。

    “一刀,说什么大实话?不怕吓着年轻人?”银翻金哈哈大笑。

    幽黄泉连连摇头:“可要再接再厉,快点将这小兄弟喝趴,他已经在开始说酒话。”

    碧猊呵呵笑道:“主上,也许你要做好收拾烂摊子的准备,李广已醉。”

    他们所有人都觉得李广是在说醉话,但其实上,只有林凡等人知晓,这李广才开始到兴头上呢,离醉不知道还有多少万里。

    李广与薛一刀继续拼酒,林凡等人则是在浅饮。

    与此同时,荒家。

    “难道有了那等神丹相助,您依旧不能迈进祖境吗?”荒筌很恭敬,在对一个老者开口。

    这老者看上去就像是个普通人,并没有半点修为傍身,但那眸子开阖间偶尔绽放的迫人光彩,却是让人不敢有任何小觑。

    他伸展了下臂膀,笑道:“祖级,又岂是那般容易进入?但我现在距离哪境,也不过是半步之遥。”

    荒筌低呼道:“半步祖级?”

    老者眼中有藏不住的得意:“正是。”

    荒筌止不住的兴奋,感觉心中有一块大石头落下:“好!荒沧海叔祖,在这个最关键时刻,您再次迈进半步,对我荒家太重要,是定海神针!”

    荒沧海哈哈一笑:“放心便是,有老夫在,至少可保荒家威名不堕。”

    荒筌眼神猛然阴寒下来:“此次攻打禁地,我荒家也算是因祸得福,但依旧有大仇未报。”

    荒沧海眼中冷芒闪闪:“林凡?”

    荒筌点头:“他是害死老祖的元凶,还有碧家……”

    紧接着,他将拍卖场发生的所有事都说给荒沧海听,听完之后,荒沧海沉默片刻,道:“先诛碧家,在灭林凡。”

    荒筌摇头:“现在林凡与碧家应该联合一起,所以要动的话,就必须是一起动。”

    “哦?”荒沧海惊咦,随后露出一缕嘲弄之色:“蝼蚁与蝼蚁的相加,依旧是蝼蚁,永远不可能成为苍龙,居然如此,那就一起寻个机会灭了吧。”

    ……

    “玛德、见鬼了!”白九凤是一个美男子,哪怕外表是个中年男子,但依旧风度翩翩,结果他现在爆粗口。

    只因,他们心中喝酒无敌的薛一刀整个脸都趴在一盆妖兽汤中,耷拉着身体,软哒哒,像是没有骨头了一般,且嘴角在冒酸水,随着打嗝,有酒液流淌。

    幽黄泉也瞪大了双眸:“真是见鬼了。”

    一群人都震撼,只因薛一刀已经趴了,但是李广依旧在喝,连声称赞好酒,他将酒坛啪的砸碎,点指一群人:“你们谁在来?”

    没人敢接话,只因都被他吓着了,他脚下的酒坛堆积成小山了,至少都有二十七八坛,但他就像是个无事人。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林凡叹息。

    一群人燥的慌,觉得这林凡在打脸他们,刚刚他们在饮酒时不止一次的说过,李广一定会出糗,会被喝趴下,结果人家好端端,他们心中纵横酒场无敌的薛一刀趴窝。

    “圣子身旁,果然无一凡俗。”碧狻开口。

    林凡笑了笑:“不是说这一刀喝醉后可斩天下魔吗?怎么这般安稳?”

    “安稳?”白九凤拍额头:“你就瞧好吧。”

    果然,就在白九凤说完这句话的瞬间,那本来趴在桌面上的薛一刀轰然起身,刀气冲霄汉,醉眼迷离,但脚步很沉稳,杀机肆掠天地间。

    “荒家,吾来也!”

    他在爆吼,轰隆一声,他直接将自己当作一柄刀,将屋顶刺破,登天而上,裹带着滚滚刀气向着荒家就杀了过去。

    林凡眨了眨眼:“酒壮怂人胆?”

    幽黄泉苦笑:“主上,这荒家也算倒大霉,类似的事,每年都要发生一两回。”

    “有意思。”李广笑眯眯:“去看看?”

    林凡嘿嘿一笑:“当然。”

    他们一群人跟在薛一刀后面,迅捷的朝着荒家驻地而去。

    他们到时,薛一刀已经杀了至少二三十荒家之人,死去的人尽皆是人首分离,现场,惨不忍睹。

    “薛一刀!今日我荒家必杀你这个狗贼!”荒筌大怒!暴怒!狂怒!

    这薛一刀,将他荒家当作什么了?每年都要来个一两次,每次砍瓜切菜的杀他荒家几十人之后就走。

    但那是以前,他荒家主力不在,现在,他叔祖刚跨入哪一步,且就在当下,这薛一刀一定死定了,不会在有活路。

    随后,荒筌看见了立于云头上的林凡等人,还看见了碧猊,以及与这薛一刀齐名的其余三个散修。

    他瞳仁一缩,莫非这些人,以及联合在一起?

    但随后,他嘴角挂起一抹阴笑,不管了,这理由太好,可以借助他叔祖之力,将这些人全都留下,一个不剩。

    就算林凡在一元圣地有太多人力挺,也不管用了,只因,独孤家与他荒家也联手,直言,若是他荒家能斩死林凡,一元圣地由他独孤家负责安抚,定然不会有危机落在荒家头上。

    所以,对于薛一刀,他倒是不急了,反倒是阴沉着脸,微微昂首,寒声问道:“一元圣子林凡,这样做,不觉得丢份?”

    林凡一怔,他正看得赏心悦目呢,觉得这薛一刀果然不愧一刀之称,杀人当真只用一刀,结果,这荒筌,竟然将事情起因,归结在他身上?

    “荒筌、何意?”他俯瞰荒筌。

    荒筌狞笑:“何意?圣子是在装傻吗?你指使散修薛一刀前来我荒家发难,这件事简单明了,还用我多说?”

    “我指使薛一刀来杀你荒家之人?”林凡嘲弄一笑:“薛一刀何等修为,我又是何等修为?我能指使他?”

    “啧啧啧、圣子林凡,果然是伶牙俐齿,但事实胜于雄辩,今日既然你冒犯我荒家,那自然是要给一个交代的。”

    一股骇人的气势,轰然从荒家驻地深处爆发,神念凝结成网,竟然是只在瞬间,就封锁了整整一方苍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