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天下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林凡半晌沉默,若是以往,他妄议天下,会被人嘲弄,会被人的唾沫星子淹死,只因,那时候,他人微言轻,什么都算不上。

    但是现在,他身处高位,是一元剑子,不出意外,他就是列国大陆上,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少数人之一,已经有这个资本说这些东西。

    更何况,他是同代最强者,自然更有资格讨论。

    林凡仔细想了想,道:“出尘道友说的,是天下吧。”

    药出尘点了点头,笑道:“就是天下。”

    其他人也都心中一紧,直言便是天下,他们这些人,的确便是以后无穷岁月,列国大陆的规则制定者,所以,放眼天下,还真是他们这些人该议论的事。

    问题是,作为将来修者界领军者的林凡,心中到底如何想的?

    林凡再次沉默,这才慢慢的道:“天下,是天下人之天下。”

    所有人都皱眉,这句话,很不符合大家族,大势力的利益立场,林凡、想做什么?

    林凡笑道:“有一个世界,没有修者,没有飞天遁地的本事,以国界划分势力,以列国大陆类似。”

    所有人都怔怔的听着林凡开口,不知怎地他竟然说起故事来,但也很有趣,竟然有一个世界没有修者?

    好奇妙。

    林凡扫了一眼众人,笑道:“其中一个国家名华夏,是有数强国的之一,强调以人为本、以人为善,和平为准,无人敢欺,但也从不欺人。”

    渐渐的,所有人都沉浸在林凡所说的故事中,只因,林凡说出的种种,都是那般的新奇,没有飞天遁地的本事,但那里的人类竟然依旧可以翱翔天际。

    没有缩地成寸的极品武技,但人们依旧可以日行万里,没有可移山填海的惊天修为,但人们依旧填海平山。

    这真的是俗世之人能做到的吗?像是梦话。

    林凡眼神悠远,好似又回到了那个车水马龙,霓虹灯闪闪的世界中,他笑了笑:“华夏那个国家,有一句话,说的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觉得很好。”

    所有人都是一惊!

    这句话,真好,但能做到?

    林凡看了一眼众人,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这是圣人之言,是这个世界从未出现过的。

    “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太乱,杀人夺宝、灭族灭门、国与国的厮杀,每年死伤者何止亿万万?你们不觉得吗?”林凡看了一眼众人,提问。

    “哎……”

    所有人都叹气,这类的事太多了,每一天都在发生,也不可能停止。

    药出尘看着林凡,眼中异彩连连:“所以林道友想要改变这些?”

    林凡笑了笑,这瞬间,他想到了远方的那个女子,一直筹谋,一直准备,也许想法与他也大概一致吧。

    其他人都看向林凡,若林凡真能改变这些,那他便是圣人了,当然,这里指的是功德可成圣,并不是指的修为境界。

    但是,可能吗?

    修者界,血腥而残酷,林凡以上说的种种,其实上,也算是修者界独有的血染风采。

    想改变?

    根本不可能。

    “当然。”林凡毫不掩饰,道:“此处集聚者,都将是日后站在云端之上的大人物,若我们同心一致,制定下种种规则,何愁不能改变?”

    韩林一直未插言,听见林凡这番话语之后,叹息一声,向林凡举起酒杯:“剑子果然胸怀天下,不提其他,为此,我便当敬你一杯。”

    林凡笑了笑,与韩林遥遥碰杯,满口而饮,韩林将酒再次倒满,道:“问题,很不现实。”

    天衍子也看向林凡:“谁不曾想过改变世界?在这世界书写自己的名,制定属于自己的规则,但你说的,做不到。”

    其余人也都点头,哪怕是青鸾等人,也都摇头,太难。

    丈六也在摇头,他虽长相粗狂,但若是真傻,又怎么可能登上这个位置?

    林凡笑了笑,道:“修者界之所以争斗不休,厮杀不绝,究其原因,只因资源不公而已,若能解决这个问题,什么难题都将迎刃而解。”

    林凡这句话说出,诸人嗤之以鼻,谁人不知?

    但,这天下本就不公。

    药出尘举起酒杯,道:“若林道友这有如此宏愿,我当紧随左右,为之而努力一生。”

    林凡点了点头,道:“这只是现阶段的妄谈而已,想要做这些事,不是一人两人就能做到,是需要一群人的。”

    韩林再次饮酒,道:“若林兄真有如此宏愿,我执掌药神谷后,当与你同行。”

    气氛沉默下来,片刻后,有许多人举杯,都直言,若林凡当真有一天能执掌天下大旗,他们自可相随。

    都是年轻人,胸中热血为熄,若真能做到林凡所说的种种,是大功德,何乐不为?

    天衍子叹息道:“抛开两家恩怨不谈,但日后定当视你为挚友,只因,你林凡真是个人物,我服。”

    林凡笑了笑:“还是老话,天下是天下人之天下,想要做到一些事,一人两人是不够的,那将是无尽的杀伐,需要同行者。”

    他们这群人围坐,一起谈古论今,对今后大致势力的分化等都做出了最详细的安排。

    包括林凡都不知道,这一场谈话,在日后被详细记载在史册上,而他们,都被传送亿万载,当有一日,天下大同后,他们被誉为圣人及先师。

    林凡与诸人痛饮,随后道:“其实上,做这些事,有比我更合适者,她已经努力太久,虽然从未表明过,但我知道,她一直就是在这么努力的。”

    “她?”

    药出尘眼角一挑,聪慧如她,从只言片语中,已经大概知晓是谁。

    其实其他人若是知晓林凡口中说的是‘她’,基本也能猜出,但他们又如何能懂?

    他与她,偏旁不同,但差之千万里。

    药出尘能猜出,主要是女人的直觉,在林凡说出那个‘她’字的时候,眼中有未名的神采。

    接下来,不在谈论任何大事,只是痛饮,诸人皆大醉,天明后,所有人都散去。

    只不过,昨日的谈话,将铭记在所有人脑海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