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所谓调节与条件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所有人,都随着花万千的视线,将目光看向林凡。

    他、会怎么答?

    林凡轻轻将茶杯放下,赞了一声:“好茶、虽比不上万道茶,但也是极品。”

    所有人眼神都是怪异起来,难道,这林凡,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竟还评论起茶的好坏。

    花万千眼神猛然冰冷下来:“林凡、我在问你话,你聋来了?”

    林凡眼神冰寒的扫了一眼花万千:“我觉得、不是误会。”

    所有长老、包括一元子,心头都颤了颤,他们想了几百种可能,就是没想到,这林凡,竟是这般回答,那般的强硬,那般的毫不留情。

    花万千冷哼一声,眼神虚眯下来:“你是说,你是特意击败小魔尊,让其下不来台?”

    林凡眼神嘲弄:“你怎么不说,你这个废物,也曾被我单手压制?”

    花万千脸色猛然冰寒,爆戾喝道:“林凡、你莫嚣张、你知不知道,因你之故,一元圣地将遭到何等大难?”

    孺子好整以暇的将折扇轻轻扇动,笑了笑:“林凡、也莫说我等小气,现在向我等道歉,忏悔、也许……”

    “你在、做梦?”林凡鄙夷的看向孺子。

    他何错之有?

    凭何道歉?

    “林凡、你得罪上使,这是在为我一元遭劫。”一个长老声色俱厉的呵斥,他本就是青麟一系的人,当然知晓今日一切的主旨是什么,现在,当然不会放过机会。

    其他长老也都脸色难看。

    这林凡,一直都知晓他天资吓死人,当与他天资一般的,是他桀骜不驯、不怕天不怕地的秉性,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林凡、事情未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不就是道歉么?你不会损失什么。”有长老开口,这是属于中立的长老,在循循善诱。

    林凡脸色越发冰寒。

    道歉?

    小雷神打上门来,被他击败。

    孺子等人是要去擒杀他,才被他压制。

    而小魔尊,则是用种种手段逼迫他,最后更是打舞倾城的主意,可以这么说,这件事的根本就是他为了维护一元圣地的威名。

    结果,却是全成了自己的错?

    孺子笑了笑,看向一元子:“掌门,若是你方剑子是这个态度,那没什么可谈了,往后三年的元石分配,你一元圣地,估计没了。”

    孺子一句话,让所有在此地的一元之人,脸色都狂变。

    若是一元圣地,当真没了元石,那么不用多想了,肯定会被其余势力远远超过,到时候,他们还能否保留圣地之名,都两说。

    当下,所有长老等,全都向林凡发难,毫不留情,甚至有些长老,都做好了强行出手,制服林凡,让他道歉的打算。

    还有本就是青麟一方的长老,更是添油加醋,将林凡说的什么都不是。

    无剑与李广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自顾自的饮茶,但他们心中都知晓,今日之事,不能善了了,果然,最恶劣的猜想,将为真。

    林凡任凭诸长老你一言我一语的指责、训斥等,一语不发,只是眼神冰冷,气息越发冷冽。

    闹了半晌,一元子忽而笑了笑:“年轻人,血气方刚,有争斗也正常,再说了修者谁敢说一生无败?”

    一元子开口,所有吵闹等,当然是停止,只见一元子看向孺子,道:“我早就听闻尔等有怨,不知使者可否让我调解一二?”

    孺子眼神一闪,随后笑道:“自然是愿听掌门调解的。”

    一元子点了点头,看向林凡,道:“林凡、我之言,你听否?”

    林凡眼角出现一缕讥诮,道:“你且说。”

    林凡话语中,已经没有半分尊敬。

    但一元子似根本没有听出林凡语气中的不满,笑了笑,道:“你横扫那方苍穹的人,的确大涨我一元的脸面,但最终是带给了对方难堪,你认为,是不是这样?”

    所有长老都点了点头,林凡如此做,当然更好的宣扬了一元的威名,但,那些被横扫的自然不爽。

    林凡笑了笑:“所以呢?”

    一元子看了一眼林凡,漫不经心的道:“道歉。”

    “道歉?”林凡眼神古怪。

    但他都还没说出想说的话呢,花万千便道:“只是一个简单的道歉,怕是不能消小魔尊怒火,于事无补。”

    一元子眉头微皱:“以使者看来,怎样做才行?”

    花万千狞笑着,看向林凡的眼神嘲弄无比:“召天下俊杰,摆酒千桌上,林凡跪地敬酒三杯,在万人面前向我等道歉求饶,此事便作罢。”

    所有长老,脸色都猛然大变,听花万千这话,根本就不是解决事情的态度。

    孺子皱眉看向花万千:“过了。”

    随后,道:“摆酒千桌就不用了,向西边跪拜,敬酒三杯便可。”

    长老等,脸色又是一沉,西边,便是无尽海域的方位。

    一元子眉头皱得更紧:“除此外,别无他法?”

    孺子呵呵笑了笑:“也不是别无他法,但要看剑子诚意。”

    “说。”一元子简洁开口。

    他们几人就这般一唱一和,甚至都没有询问林凡态度。

    “只向我与花兄端茶道歉,向死去的两个道友立碑着传。”孺子再次开口。

    所有长老,脸色都是一缓,这才是协商的态度,最后这个条件,已经很好了。

    端茶道歉。

    立碑著传。

    而已。

    “大度。”有长老伸大拇指。

    一元子看向林凡:“我觉得,这样、行,你认为呢?”

    花万千哈哈大笑,他站起来,努力挺起竹竿般的身材:“林凡、莫说小爷我不给你机会,向我敬茶三杯,我便可饶你一次。”

    孺子也笑了笑,看着林凡:“这是我最大的宽容,你想好,不要自误。”

    还有诸如独孤家,翼王府等势力的俊杰,也都哈哈大笑。

    其实上,哪里可能这么简单?

    就算道歉了,林凡也逃脱不了他们为他制定的命运。

    但也没什么;那不急,只是想看看,一向傲然如苍松般的林凡,低头的模样。

    “还在想什么?快快的。”花万千皱眉呵斥林凡。

    他笑眯眯的,那眼神中意味难名,似在无声嘲弄林凡,好像在说,就算你在强,又有何用?

    你战败我,但不敢杀我。

    我却是可用大势压迫你,让你低下高贵的头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