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 一个不留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手掌遮天蔽日,似乌云般,没人想到十九长老会忽而下手,超出所有人意料。

    林凡爆退,但是来不及了,这手掌攥紧的速度太快,捏得四周的空间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吱声。

    十九长老狞笑,他有这种自信,忽而下手之下,可抢在第一长老反应过来前,将林凡拿下。

    到时候,有林凡在手,他便占据主动,就算是第一长老亲自出手也没用,投鼠忌器之下,第一长老还能发挥出几分威力来?

    “小杂碎、祖不可辱,今日便给你个教训!”十九长老残忍而寡毒的开口。

    翼王等也忽而哈哈大笑起来,真是峰回路转,原本被第一长老慑服,觉得生命之火将彻底熄灭,不会再有生存机会,结果,这十九长老果决出手,一切改变。

    “哈哈……好!”

    翼王身后一个独孤家的强者大笑着。

    “林凡、你以为有第一长老的庇护就高枕无忧吗?哈哈、现在好了,我等将成功护送圣物入圣地中,而你将被十九长老镇杀,带进圣地,等待你的,是残酷的绝杀!”神皇在咆哮。

    他好似已经看见林凡被十九长老一把攥住,而哀嚎求饶的美妙景象,神皇像是癫狂了般,手舞足蹈起来。

    翼王也在狞笑,他斜睨第一长老,现在他无惧了,只因既然这第一长老为林凡而来,那么就肯定不会等林凡死去,有林凡这人质在,他们还有何惧?

    相反,他在想,是否该借助一些手段,将这第一长老也一并埋葬。

    林凡神情严肃,前所未有的危机的确让他惊骇,但不绝望,他举戟劈斩,无穷电光劈落,想要破开被镇封的空间,逃出那如山岳般粗细的掌指。

    但没用,林凡可以轻易虐杀炼魂强者的攻杀,劈斩在由规则之力凝成的巨掌上,只是发出阵阵花火。

    “我说过,若我想杀你,当若屠狗,现在,你可信!”十九长老咆哮。

    他眼神冰寒,刚刚这小杂碎,竟敢对他颐指气使,让他自尽,多可笑,现在,他便先让林凡绝望。

    “你们、是不是将我老人家忘了?”第一长老很无语。

    十九长老冷冷的看着第一长老:“现在,你就算有天大手段,也来不及,别以为我不知你根脚,现在你血气干涸,还有多少战力很难说。”

    他鄙夷的看着第一长老:“更何况,林凡的生死现在就在我一念之间,你、敢动?”

    “是么?”第一长老慢吞吞的,有气无力的看着十九长老:“你现在在看看,林凡被你真的擒住。”

    十九长老脸色猛然一变,随后脸色煞白,不可置信的爆吼道:“怎么会!”

    只见第一长老身后,一道人影走出,那是林凡。

    林凡有点无语的看着第一长老:“前辈,我很不喜欢玩心跳。”

    他太不爽了,觉得这老货肯定是在报复他刚刚的抱怨,所以让他身临其境的感受到绝望的气机,在最后真的将要被十九长老擒拿的那一瞬,才将他救出来。

    “人老了嘛,动作当然就慢了点。”第一长老笑起来就像是几百天没喝水的乌鸦在夜晚啼鸣,太难听。

    十九长老艰涩的道:“时空挪移!虚法强者!”

    “你小子还算有点眼力界。”第一长老依旧是那副慢吞吞的模样。

    虚法强者、简单的四个字,但像是蕴有某种特意的魔力,让此地寂静下来,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虚法境、列国大陆最巅峰的强者,代表的是这方苍穹的最高战力。

    包括十九长老在内的所有人,都绝望了。

    可笑啊,他只不过是一个魂游中阶的强者而已,原以为前来绝杀一个后辈万无一失,但竟然出现了一头苍龙在此等候他。

    十九长老苦笑道:“以前辈的修为身份,又何苦为一个蝼蚁出头?”

    第一长老看着十九长老,道:“当你如苍龙俯视蝼蚁般俯视别人时,可曾想过,在你之上同样有苍龙在俯瞰你?”

    其实上,当听见第一长老是虚法强者之时,他同样吓了一大跳,没想到雪美人给他安排的,竟然是这种强者,若是有此种强者随行,这列国大陆哪里不可去?

    第一长老瞥了一眼林凡:“大道独行,强者一路横推而上,哪里需要护道者。”

    他像是窥破了林凡所想,直接点破。

    林凡不在意的笑了笑,但当他转头的瞬间,脸色却是彻底的冰寒了下来,看向十九长老:“所以,你现在,想怎么死?”

    十九长老张了张口,但最后一语不发,强者有强者的尊严,既然有第一长老镇守此地,就算他在怎么搏命,都无用,何不如痛快死去。

    “噗!”

    有鲜血从他口中喷溅,十九长老整个肉身似化作晨光中的烟尘般,就这般消散而去,渐渐的,他消失不见。

    林凡眼神冰冷,就这般看着十九长老自尽而去,好果决,竟连尸身都不留下。

    “可惜了。”第一长老叹息一声,随后看向林凡:“此地无事,我将去寻下一个葬地,将自己葬下,日后终会有再见一天。”

    林凡点了点头,目送第一长老离去,随后,转过头来,看着颤抖不已的翼王等人,笑了笑:“现在,你们想怎么死。”

    无剑与李广将所有人围拢,皆散发无上的杀意锁定所有人。

    “林凡、求您看在小九的份上,饶我一次。”神皇跪在地上,恐惧的求饶。

    他好悔,当然悔的不是针对林凡,而是悔在为何此次他要跟随前行。

    神皇觉得,自己有大好的未来,独孤老祖认他为义子,那是何等身份,绝对可在这世间横着走,不想在这里死去。

    所以,他求饶,磕头,涕泪横流,在陈述自己的错误以及悔恨,搬出九公主白泽,希冀林凡心软。

    林凡冷冷的看着神皇:“晚了,我给了你一个机会,你没珍惜。”

    神皇脸色猛然大变,刚想说什么,但他的脖颈上出现一条极淡的血痕,随后,他的头颅落地。

    翼王哈哈大笑,今日他必死了,不会有奇迹发生,他也不会求饶,爆吼道:“林凡、今日你杀我,但来日吾儿将赶绝你整个天府,会有无数林家人为我陪葬!”

    “轰!”

    一道拳印镇杀一切,威名赫赫的翼王,一元剑子青麟之父,陨!

    “我可以告诉你,那一日永远不会发生。”林凡冰冷开口。

    也就在此时,李广、无剑杀尽所有护送圣物者,两人都血迹斑斑,伤痕密布。

    当然,伴随神皇与翼王的死去,镇守圣物的两方大印没人掌控,圣物破开禁制而出,被林凡重新握在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