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福无双至今日至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林凡摒弃了所有气机,有海鸟将他当作了顽石,在他头上休憩,有海妖从他身旁游过而不知他。

    他在感悟天地,借助闪电武魂与符文之眼在窥测这天地的一切。

    他看见百川入海,看见大日东升西落,看见种种任何一个俗世之人皆能看见的一切,但现在,当他用另一种眼光去观看的时候,却是发现不同。

    “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这些真的只是对偶么?”

    林凡心想,随后笑了笑,这两个半月的苦苦感悟,终是得到太多了,抬头望了望苍天,露出神秘的笑意。

    “他们、也该来了吧?”林凡不在望向苍穹,脚步迈出,瞬息之间已经到百里之外。

    虚空战船悬停在丹盟上空,有长虹连接战船与红地毯的末端,浑身煞气的武士涌出战船,整齐的排列在长虹两边,手中都握有暗红的战兵。

    随后,只看见梦魇走出,诸少年皆跟在她身后,由此可知,梦魇在这一群人中,身份与地位皆比其他人更高。

    “梦儿,那林尊当真有你说的那般强悍?”一个少年凑近梦魇耳边。

    梦魇眼神一寒:“从来之前,我都说过,不许在这般称呼我。”

    这少年脸色微僵:“怎么了?从小到大我都是这般叫的,怎么此次出行就不能了?”

    梦魇冷冷的瞥了一眼少年:“吴蔚,我已经不止一次说过,你我都已经长大,那般称呼已然不合适,若是在这般称呼,休怪我不客气。”

    说完之后,梦魇向长虹飘然而下,若凌空仙女,说不出的倾国倾城。

    吴蔚冷冷的看着飘然而去的梦魇,相离几年,最后相见,他竟然感到两人之间的距离便得更远了。

    这个距离感,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

    好像是大约三月之前吧?

    那时候,正是所谓的林尊声名鹊起时!

    还有,据说此次任命林尊为丹盟分部之主时,总部之中曾有过很多争议。

    大部分人都觉得,对林尊太优待,就算再怎样,他必定毁了一次丹盟分部,也杀了丹盟之中的人,有人认为该给林尊一定教训,让他知晓敬畏。

    但最后,是老不死的与这梦魇强制性的要求给他种种优待,甚至于取消了任何一个分部,皆需上供的供奉。

    那么,梦魇对他的态度与疏离,皆因林尊而起么?

    想到这里,他眼神猛然阴寒下来。

    “蔚兄,你可是在向梦小姐之事?”一个少年走上前来。

    吴蔚瞥了一眼少年,少年继续道:“我听闻了些风言风语,但不知真假,故而也不知是否当说。”

    “顾清寒,你永远都是这般虚伪,知道些什么,那便说出来就是,你这般开口,其实上就代表你已经要准备说了。”吴蔚道。

    随后,他继续向前走,只有当他迈步,他身后的上百人才敢前行,由此也可知晓,这吴蔚的身份,在这一群人中,仅次于梦魇。

    “不久前,林尊斩死魔将与齐天驰,后,梦魇小姐曾当众向林尊逼婚,且说出可等他一世的诺言。”顾清寒眼神微眯。

    听闻这句话,吴蔚身上杀机一闪,冷冰冰的道:“当真?”

    顾清寒想了想:“我说的话,整个元石海域皆可证明,自然不是假的,但也有人言,这是梦魇小姐连续两次败在林尊手中,故而生怒,向林尊挖下的大坑,故而不知梦魇小姐真实心意。”

    吴蔚微微停步,随后呵呵冷笑:“挖下的大坑?嗯,这倒是符合她的性格,但若是她对他没有亲近之意,又岂会那般?终究,你们都不懂他。”

    随后他转头,看向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少年:“听闻林尊很强,整个元石海域炼魂境第一人,曾斩死我丹盟的祖级强者,风头无两。”

    “切、一个泥土都埋到头顶,只有几根长头发露在外面迎风飘荡的朽木而已,被炼魂境斩死,有何稀奇?”

    “就是,那被斩死的祖级强者,我这几人谁不可与他大战一场?据闻他还是极尽升华后才死,想来那林尊当是一直拖延,等到禁忌手段反噬,故而才死的吧?林尊?不足为虑。”

    “呵呵、若是有机会,我倒是真的很想掂量掂量他的手段。”

    诸少年皆满脸自傲,对他们这些无尽海域中部区域的娇子来说,所谓的元石海域炼魂境第一人,真的如蝼蚁般啊。

    “那应该很简单吧?据闻,林尊此人最是强势与果决,眼里揉不得沙,想要激怒他,应该很简单。”顾清寒眼神一闪。

    “哦?莽夫?那就更不足为虑,我自会让他知晓,他与我们之间的差距。”那个说是要掂量林尊的少年最后开口。

    吴蔚笑了笑,看了一眼顾清寒。

    一些东西,一些手段,他不屑用之,但自然有人会替他出手。

    他身份高贵,天资无双,金榜都可排进前三十,未来何其耀眼?

    这些下贱手段,他不会用,对他来说,林尊此人虽让他不爽,但也没那个资格让他亲自出手。

    手下这些人,应当就够了。

    下了战船,二长老率丹盟分部所有人尽皆相迎,很恭敬,将姿态低微到尘埃之中。

    “林尊何在?”那个点名要掂量林凡的少年倨傲开口,目光扫视丹盟分部众人。

    三长老脸色一僵,鞠躬,道:“大人容禀,盟主他一直在闭关之中,处于最关键的悟道期,故而未曾出迎。”

    “放肆!我等总部之人不远千万里而来,他身为下属势力首脑,竟不出迎?”另一个少年怒斥。

    他也是总部一尊大人物的孙子辈。

    顾清寒也叹息:“林尊倒是托大了,修炼悟道何时不可?但偏偏却是选择在我总部之人到来时,这是轻视我等么?”

    “哼!想来便是如此!”

    一个少年冷哼,随后他直接叉腰:“林尊何在,为何不出来迎接我等?是心存蔑视么?”

    声浪滚滚,整个中心岛屿,尽皆听闻。

    当然,正急速向丹盟而来的林凡,也听见了这问责与不怀好意的声音,脸色微寒,速度更快,向丹盟飞驰而去。

    寂静!

    那少年开口之后,全程冷笑,但却是没有听见臆想之中的道歉声,脸色猛然阴寒下来:“林尊,别给脸不要脸,若是三息之内再不出现,休怪我等刑盟规!”

    梦魇冷冷的看着一切,她自然知晓这些人为何如此,但她何必去阻止?

    静观这些人出糗就是。

    一个稚童走出,他是小武,本在修炼,但听有人连续两次问责他的师尊,所以忍不住,他出来,看向众人,道:“家师远行,望诸位不要建议,家师并无轻视之心。”

    “你是谁?”顾清寒微微皱眉。

    “林尊之徒,小武。”小武道。

    那个说要掂量林凡本事的少年嘿嘿一笑:“他徒弟?也好,你师傅对我等无力,所谓是师傅有事弟子服其劳,所以……你跪下替你师尊道歉吧。”

    说完,他单手压下,无穷规则镇压,欲将小武直接镇服跪地。

    “铿!”

    一声剑鸣响起,少年镇压而下的左手落地。

    “有种就找他师尊,为难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一声冰冷的话语冰寒测骨的响起,一个剑客提剑而至,看向小武的眼神,满是慈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