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7章 退出丹盟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一柄重戟,从高空之上轰然杀来,气势太凌厉,杀机太浓厚,似要一戟灭尽诸敌般。

    “吼!”

    陈仓怒吼,他从听闻林尊这人起,就没正眼瞧过,哪怕到现在,林凡投掷重戟,显得那般强悍与无匹,他也依旧无惧,自信修为超出林尊太多,要一力镇杀之。

    “尔等不用出手,蝼蚁而已,我这便登天擒杀他!”陈仓怒啸,双脚猛然一踹地面,整个身躯腾空而起。

    他身着紫色的战袍,战袍下摆皆因速度太快,而带起阵阵青烟,那是因这陈仓速度太快,战袍与空气摩擦的缘故。

    “陈仓兄又变得更强了。”

    “的确,看他的气势,也许都可去征战金榜了,看来我也要努力,不然怕是要被陈仓兄赶超。”

    “哎、竟然要他抢先出手了,这等登天擒杀大敌的露脸机会,白白错过,可惜。”有人摇头叹息,眼中满是遗憾,觉得错过这等大大的露脸机会,太可惜。

    “大抵三招吧,陈仓就能擒下他。”有人开口,这人比陈仓强太多,名奇穷,就算比起吴蔚也不弱多少,他开口,似给这个事下了个定论,让所有丹盟之人皆点头。

    只因,这少年很强。

    “这小子,怎么又这么厉害了?”李广揉鼻子,他觉得自己在这么短时间内破镜成为炼魂,已经算不错,结果看着林凡,很伤啊。

    无剑眼中剑光一闪,他也更强了,但,差距却是更大。

    “一招。”他开口。

    “一招?”丹盟之人憋笑意,一招,败陈仓?

    痴人说梦!

    异想天开!

    陈仓狞笑,他似一颗人形炮弹,就这般逆冲向林凡,看着从天穹杀下的重戟,很讥诮与嘲弄,他在想,要不要一巴掌直接拍飞重戟,然后一拳轰死林尊。

    林凡好整以暇,他想着,自己新领悟的那些东西,到底有多大的杀伤力,很快就要见分晓,所以有点激动啊。

    “轰隆!”

    重戟在将撞向陈仓的瞬间,所有规则与杀机齐放,天地变色,似整个苍穹都变成了金色。

    陈仓变色!

    怎地会这般!

    像是所有杀机与攻势都潜藏与一戟中,似一颗炸弹,只有撞在地面之上,才会爆炸一般。

    但,这不是炼魂境能够拥有的手段啊。

    “吼!”

    陈仓狂啸,一瞬间将自己的战力提升到了极点。

    下方,所有人变色,那重戟,刚开始只是轰隆,像是依靠林凡肉身之力投掷,才会造成那般景象,但结果,现在却是大道之光璀璨。

    “啊……”

    陈仓忽而惨叫,他凝聚的所有攻杀,提升的所有战力,在这重戟之下,显得都那般的不堪一击,只是略微碰触就摧枯拉朽。

    “噗!”

    这声音很闷,那是重戟杀出他胸膛的声响,像是钉杀在所有人心尖上,一个个都颤了颤。

    “咚!”

    重戟杀穿陈仓胸膛,将他从天穹一击击落,将他钉在地面之上,坚实的地面裂痕到处是,蜘蛛网般到处蔓延。

    一个少年不知何时出现,他就站在钉穿陈仓胸膛的重戟戟尾上,风华绝代,玉树临风,他睥睨去全场:“谁还要来死?”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丹盟总部的人,都看着已经被活生生钉杀的陈仓。

    那般强悍的陈仓,所有人皆以为必杀林尊的陈仓,竟然只是一招,便被钉杀。

    “谁还要来送死?”林凡再次开口,他傲立重戟之上,鹰视狼顾,俯瞰所有。

    丹盟总部的那群娇子,心中都颤了颤。

    刚开始,他们何等轻视林凡?

    哪怕是林凡有真实战绩在前,依旧被他们找到种种理由与借口,让他们心存小觑。

    直到刚刚依旧如此,但凡提到林尊,必与蝼蚁相连,结果现在,他们小觑的林尊,就在他们的伏杀圈内,轻声的问他们,‘谁还来死!’

    何等狂傲,何等嚣狂?

    但他们,没一人敢答这句话!

    陈仓血淋淋的尸身横陈重戟下,赤裸裸的在他们眼前,谁敢答话,也许下一瞬,便是死尸吧?

    林凡扫了一眼众人,眼中露出讥诮,随后看向无剑与李广,眼里有暖意流淌:“来了?”

    无剑笑了:“昨天到的。”

    林凡点头:“我从药园带过来很多好酒。”

    李广眼睛大亮:“待会必须要醉。”

    三人都笑了。

    对他们来说,久别重逢一杯酒便够了。

    吴蔚眼神微寒,旁边的顾清寒感知到吴蔚的气息的变化,轻蔑的笑笑,但很隐秘,无人得见,他走出,看向林尊:“林尊,你便这般对待我丹盟总部之人?”

    林凡回头:“不然呢?”

    顾清寒脸色微寒:“我等不远千万里而来,按照惯例,分部之主当出行千里来接,但我等到来后,你、在何处?”

    林凡讥诮无比:“惯例?”

    “林尊、你不要自傲,说到底,你不过是区区分部盟主而已,有何资格在我等面前猖狂?”

    “对、一个区区分部之主,竟在我等面前放肆,我觉得该用盟规处罚之。”

    太多少年皆开口。

    他们太多人自知修为压制不住林凡,一直很憋屈,现在好像终于找到可以碾压林凡的借口。

    林凡眼神更讥诮。

    “算了,说到底,这只是我丹盟之事,我们可以完全私下解决。”吴蔚终于开口。

    他开口,其余人自然不会在多言,皆看向吴蔚,只听他继续道:“你斩杀陈仓,此事很大,稍后在计较,现在,不是追究你责任的时候。”

    吴蔚忽而冷笑道:“你林尊就算身份在我等面前如何卑贱,但依旧是我丹盟之人,但,那剑客,与我丹盟素无瓜葛,但却是敢伤我丹盟之人,此罪不赦,当斩之,所以你退下吧。”

    林凡眼神微眯:“也就是,你要找我兄弟麻烦?”

    “不不不、你错了,我不是找他麻烦,无名小卒,没那个资格,而是我丹盟要血债血偿。”吴蔚冷漠开口。

    “丹盟?”林凡笑了:“从尔等到来,我丹盟分部在我的吩咐下,红毯相迎,整个丹盟除我之外,皆齐至恭迎尔等,我,有何不到之处?”

    “而那个被我兄弟一剑削掉手掌的蝼蚁,竟敢以我不敬为理由,向我弟子动手,我兄弟才会砍他,又何错之有?”

    吴蔚冷冰冰的道:“你这句话什么意思?莫非,你要与丹盟作对?”

    “林尊,你可想清楚,我丹盟虽然不是什么大势力,但在这元石海域,也算赫赫有名,若你继续与我丹盟作对,怕是只有被驱逐一条路。”顾清寒也开口,很冷漠与平淡,只是在述说一个事实。

    其他英杰也一个个狞笑,被驱逐出丹盟。

    林尊,舍得?

    丹盟,何等大树?

    不知多少丹师想进入却不得,而这林尊已然是分部丹盟之主,这声在他们看来如蝼蚁,但对其他丹师来说,辉煌到极点,他会?

    “小武,去叫小蝶出来。”林凡笑着对小武开口。

    小武扫了众人一眼,随后点头,向丹盟中走去,走了几步,又听林凡开口:“将那些好酒收起。”

    所有人都看着林凡。

    他这是何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