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章 横压一切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重戟杀入戚歩眉间,但未有鲜血流淌而出,只因,戚歩在生死一瞬间,用祖级强悍的修为禁锢了一切,暂时禁锢的包括他的伤势,以及林凡杀来的重戟。

    戚歩的身躯剧烈的震颤起来,双手死死的握住重戟,双目凸出,脸色铁青。

    他不信,区区炼魂境,竟然能破了他的碎星河,而用秘法提升的半步祖级的攻杀之力,竟然刺穿他的肉身,但偏偏,他不信的一切,皆发生在眼前。

    所有人都震撼的看着刺入戚歩眉间的重戟,眼中,竟是惊骇之意,实则上,战到这个地步,林尊已然胜了,只不过他们更加惊骇于戚歩的生命之力,被钉穿眉间,重戟横贯了神魂海,竟似依旧活着。

    “吼!”日赐狂啸一声,天与地颤抖,无穷大道规则爆发,杀机镇杀四方,他冲杀向前,要来斩杀林凡。

    “你不可过来。”戚歩开口,他的表情平淡下来,眼神中似带有死灰,那是一种绝望之色,有对自我的严重怀疑。

    “戚兄。”日赐心头颤了颤。

    戚歩一手擎着杀入自己眉间的重戟,冷厉而绝望的道:“我以祖级中阶修为,战炼魂境修士,一直心存蔑视,认为林尊与我根本不在一个层次,杀他,不过是手到擒来,结果,我败了。”

    日赐眼中露出惊天寒芒:“你依旧未死,怎能言败?”

    林凡退了百丈,冷冷的看着日赐,既然动手,他又岂会怕?

    戚歩自嘲笑道:“未死,便不能言败?”

    “呵呵……哈哈……哈哈哈……”

    他凄怆的笑着:“你、也在欺哄我么?”

    “我戚歩何等身份,何等修为?被区区小儿杀穿眉间,已然死了。”

    戚歩眼神狂乱而绝望,带着对自己严苛的自我审视:“若你再来战,我戚歩,还有何面目活于世间?世人将怎么评论于我?”

    日赐不在开口,看着戚歩。

    他自然知晓戚歩的意思,在战前,无论是他或者是戚歩,对林尊多般蔑视,认为杀死林尊不过是手到擒来,但直到现在,林尊已然强绝,并未有显明的伤势,而与他同一个级数的戚歩,竟然被钉穿了眉间。

    若不是祖级境界,若不是神魂之身已然融入道果中,戚歩,已然死了。

    下方所有人,也在看着戚歩,这是祖级强者,最后的尊严么?

    他们是第一次看见祖级强者,如此状态,若疯癫了般,什么气度等皆不见。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竟然只是一个炼魂境的修者,现在,提到林尊,所有人心中都沉甸甸,心想,这种人,也许可以与金榜最顶尖的那一群人相提并论了吧。

    戚歩冷冷的看向林凡:“你很好,但,想要杀我?不配!”

    “那就再杀一次!”林凡冷厉无比的开口,他手掌伸出,刺穿戚歩眉间的重戟倒转而回,他拖着重戟,一步步逼近戚歩。

    重戟从自己眉间被抽出,戚歩脸色霎时间苍白,点点殷红血迹绽放,若白雪中的红梅,鲜艳得妖异,踉跄几步,随后挺身,身后的血修罗,似都魔化,手中的修罗之刀,更加锋锐,似可刀劈九幽,可斩落天穹之上的月。

    “修罗之刀——灭万灵!”

    戚歩怒吼,身后的血修罗猛然举起手中修罗之刀,狂猛斩落而下,刀芒出,似有万灵虚影在刀芒之下哭泣颤抖,整个天地,都被血红的刀芒渲染得一片血红。

    林凡眼神犀利,他拖着重戟,迎着血红的刀芒步步杀向戚歩,刀芒至,他感觉自己要在这一刀之下身死道消,就连碎片也找不到,冷漠开口:“凝虚空!”

    “嗡!”

    他面前的一切皆静止下来,包括那银白的月华,刀芒同样被静止,悬浮在他眉心不足一寸处。

    林凡似成为这片天地之中的唯一,一举一动,皆那般的清晰,双臂挥舞,重戟爆发精光,轰隆一声,向前杀去。

    “噗!”

    重戟,再次钉穿戚歩眉间,从哪个孔洞中杀将进去,漠然道:“从你让我用出天功那一刻起,你便死了。”

    “嗬……嗬……真的、不敌啊……”

    戚歩惊天的气息,只是在短时间内便完全衰弱下来,就像是一个鼓胀的气球被尖针刺破,绝望的喃喃。

    上一戟,他可禁锢一切,但这一戟,不能了。

    眼神渐渐空洞,他想着,自己来到此地,本是为吴蔚助战而来,从未想到过自己会对一群小蝼蚁动手,更遑论死去?

    可现在,为何会这般?

    没被钉穿眉间前,也许他还心存小觑,但最后这一击,是他最大的攻杀之力体现了,结果,已然未变结局。

    天穹上,有血雨洒落,天幕之上,有一傲然人影显出,一幕幕人生片段不停的变换着,那是他的一生。

    冰凉的血雨,落在他苍白的脸颊上,这是在聆听自己的葬歌么?

    看着林尊,这一刻,他好后悔,若是自己打断了那种可震世的秘法,以林尊的修为,如何能够伤了自己的祖级身躯?

    可惜,一切好像都晚了。

    “哎……”

    最后的叹息,成为戚歩在这片天地中留下的最后话语,随后,他的身躯慢慢淡化而去,化为光点消散,原地,只有一柄重戟悬空,好似可镇压万古。

    天哭继续,血雨洒落大地,潮起千万丈,有红毛旋风刮起,似有九幽魔鬼啼鸣,迎接刚离去的祖魂,所有人被震撼到麻木。

    重戟悬空似要镇杀一切,林凡一步跨出,手中重戟被平举,戟尖上,惊天厉芒吞吐着,冷冷的看着日赐:“到你了。”

    所有人心中都颤了颤,林尊,这是准备在斩一个祖级强者么?

    他,要捅破这天啊。

    日赐被林凡杀机锁定,脸色冷厉而悲伤,一个相伴大半生的兄弟,竟就这般死去了。

    他能懂临死前戚歩的想法,也能体悟那种悲伤,所以,最开始,他不会去战林尊,但现在,自己该出手了。

    气息渐渐强盛起来,他背后的万丈法身冷漠的注视着在他眼中渺小如尘的少年。

    是胜是败?

    他没有把握。

    说来可笑,以自己祖级中阶修为,去战一个炼魂境修者,心中竟然不敢有半分小觑,甚至必胜之心都没有,说出去,也许会被世人嘲笑吧?

    但,对方,真的有那个横压一切的气魄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