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与你何干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梦魇笑语嫣然,‘我信你’三个字,像是带有魔力一般,整个厮杀场都寂静下来。

    吴蔚脸色阴沉下来,看向梦魇:“何意?”

    “何意?”梦魇双眸之中,竟是讥诮:“事件起因,真是如此?”

    “不然呢?”吴蔚冷冷的俯瞰所有丹部之人:“他们尽可作证,我又岂会说假?”

    被他冰冷眸子注视,所有丹盟之人,身躯都颤了下,那些围观者,更加的迷糊,莫非,林尊真如这吴蔚说的那般,人品那般低下?但,不像啊。

    梦魇笑着,只见她伸出柔荑,然后在虚空虚抓了下,口中似在念诵着古老的咒语。

    所有人都看着梦魇,不知她在做些什么。

    咒语念毕,梦魇看着吴蔚,讥诮道:“丹盟分部有宝鼎镇压气运,收集丹盟所属念力,这是人所周知之事,但,整个丹盟,只有那么一两人知晓,能够收纳念力的宝鼎,皆有了浅薄的意识,念动血祭过的咒语,最近的宝鼎,就会现身。”

    吴蔚脸色微微苍白,只听梦魇道:“所以,你还是要一致认为,是林尊盗走宝鼎么?”

    所有参与此事的人,都觉得浑身一阵冰寒,原来那尊宝鼎,竟然那般不凡,此时宝鼎在谁身上,他们最是清楚不过。

    吴蔚漠然笑着:“我知晓事实便是如此,不然如林尊这等散修蝼蚁,又岂能让我杀机大动?大小姐这就召唤吧。”

    知晓一切的人,都隐秘的用怜悯的眼神看向顾清寒,竟然就这般被舍弃了。

    而顾清寒,竟是一如往昔的平静,只是静静的看着听着,眼中的笑意,就未曾减弱过半丝。

    “好,既然你不见棺材不掉泪,那我便成全你。”梦魇冷厉的说着,素手一握随后狠狠的一拉。

    “嗡嗡!”

    有鼎嗡鸣着,而这声音,竟是从吴蔚身上发出,吴蔚脸色剧变,却见一尊大鼎,就从他怀中被梦魇吸扯而出。

    宝鼎被梦魇托举手中,冷漠的看着吴蔚:“你还有何可说的?”

    “嘶……”

    “事情真相,竟是这般?”

    “监守自盗?”

    “哪里只是监守自盗这般简单?明显,这就是吴蔚的栽赃之计。”

    “可耻!”

    诸人皆议论起来,现在,事情太明显,吴蔚用林尊带走宝鼎发难,前来斩杀林尊三人,结果,宝鼎却在他自己身上被搜出。

    这不是栽赃,是什么?

    只不过,这吴蔚也够悲催的,这般人多势众的前来绞杀林尊等,毫无建树,相反还被杀了那么多人,而且,最不堪的手段,又被人这般赤裸裸的揭开。

    吴蔚气息翻滚起来。

    这尊鼎,怎么会在他身上?

    不是一直在顾清寒身上么?

    也就是因此,他在梦魇说出可召唤出宝鼎的时候,才会那般强硬开口,那时候,他已经想好,牺牲顾清寒,拉他来顶罪,但,为何会这般?

    眼神赫尔冰寒下来,看向顾清寒,却见顾清寒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在说,有时候,计谋不只是可谋杀蝼蚁,就算是天穹之上最强壮的神龙,也可用谋略杀之。

    “你、谋害于我!”吴蔚暴怒的向着顾清寒大吼。

    顾清寒却是冷冷的看着吴蔚:“笑话,一切事,是不是尽皆是你的指使?如何说是我谋害于你?”

    顾清寒说完,看向梦魇,鞠躬,道:“大小姐,所有人皆可作证,一切尽皆是吴蔚指使,我何等身份?罪人之子罢了,有这个能耐指挥动祖级强者?而就算我真实参与谋算,如吴蔚这等人物,又岂会听我的?”

    梦魇冰冷的看着吴蔚,这件事到底如何,她心中自然有秤,可秤量一切:“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

    林凡冷漠的注视着一切,冷笑一声,看向梦魇:“这是你丹盟家事,我没那个闲工夫听你们瞎扯。”

    随后看向下方的李广与无剑:“我们走。”

    无剑与李广冰冷无比的扫视全场,登天而起,林龙也将两小带到林凡旁边,几人这便准备离去。

    “慢着!我、许你们走了么?”吴蔚冷厉无比。

    本已驾驭神龙将离去的林凡赫然回头:“那、你想如何?”

    “想你死!”吴蔚狰狞的笑着。

    事情发展到了这步,什么都不重要了,顾清寒如何构陷他,不重要,但,他知晓,他完蛋了,至少在丹盟之中,再也没了晋升的可能,更遑论他想要掌控丹盟。

    所以,林尊这个罪魁祸首,当然必死。

    他将林凡当作了罪魁祸首,却是没想到,林凡从未主动招惹他,一切,只是他霸道与强势惯了,自讨苦吃。

    “想我死?”林凡傲然立在龙首之上,怪异的笑着,看向下方:“就凭你?”

    所有人也都看向吴蔚,想要林尊死?

    问题是,他配么?

    吴蔚说出这句话之后,心中也是猛然一凉。

    他这才想起,凭他,真的不是他眼中一直视作蝼蚁的对手,就连戚歩都被斩死,日赐都败在林尊手中,他、又算是什么?

    身躯不安的颤抖着,看着林凡跃下龙首,手提重戟一步步临空而来,他感觉像是看见了一尊神。

    梦魇嘲弄的看着吴蔚,冷冷道:“之所以你会找林尊麻烦,不外就是因为我而已,只是因一句流言。”

    说完这句话,梦魇看向逼近的林凡,眼中带有祈求之意:“能否别在杀人?”

    林凡停步,冰冷的看向下方:“你没听见他说要我死?”

    梦魇看着林凡,祈求的摇头,随后冷漠的看向吴蔚,道:“那日我向林尊逼婚,只因气不过两次败在他手上罢了,相信你也明白,只是流言,为何,你还要这般?”

    吴蔚脸色狰狞:“真的只是气不过?梦魇,我从小与你一起长大,我太了解你了,究竟为何,你自己知晓。”

    梦魇笑了笑:“那么,就算是我梦魇,真的想要嫁给林尊,又与你何干?我便是现在承认,我喜欢林尊,又与你何干?”

    吴蔚脸色越发狰狞,从小就将梦魇当做是自己的女人,最真实原因还是娶了梦魇,整个丹盟便是自己的。

    好不容易等梦魇到了合适婚配的年龄,竟然突兀杀出一个林尊,欲破坏自己做了二十余载的梦,如何,能不杀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