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不得不战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青衫俊朗的脸颊现在极为的狰狞,好似已经看到那些充满审视与失望的目光投视在他身上。

    这种感觉,让他怒如狂!

    那缕剑意,明明自己都已经可以调动了,甚至于,若是不因林凡逼迫的话,只许不久,就能完整融合,但现在,调动不了!

    凌厉的目光看向无剑!

    看来,此人不死,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剑意,终究是不会完整。

    与此同时,无剑与林凡似也感到了青衫阴冷而歹毒的目光,转过头去,六道凌厉的视线在虚空中交织,冷电绽放而刺破苍穹。

    “呵呵……哈哈,青衫,你不是说四招败我么?还剩一招,来来来,小爷看着,你如何败我!”猊凊在大笑,鄙夷的看着青衫。

    青衫脸上阴晴变换,半晌后才寒声道:“此时,我出现大问题,诸多绝杀手段不能用出,今日的确破不了,但……”

    “但?”猊凊百丈身躯哈哈大笑,声震百里,讥诮道:“但个毛线,身体有问题?那口出狂言时,为何不知?”

    “就是,刚刚尾巴翘上天,小觑猊凊大人,现在做不到之后,便想要找借口推脱?”摩柯域的少年强者带着浓重的讥诮意味开口。

    “呵呵,若是你真能四招败我放猊凊大人,到时候你又会如何说?点指江山,蔑视一切,会在猊凊大人颓废的身躯上狠狠的吐几口唾沫吧。”

    “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吹牛皮就是吹牛皮,哪里来的这么多借口与理由?”

    一个个摩柯域的少年强者皆开口。

    无尽海域的人也都叹息着看向青衫,做不到便直言做不到,刚刚放大话就是放大话,何必再去找理由与借口?

    莫非,他不知道,越是这样,众人就越是瞧不起他?

    青衫浑身煞气浓郁,他双眸绽放冰寒的光芒,盯着摩柯域的一群天骄,怒道:“哪怕我四招没有败他,但他依旧不是我的对手,我依旧无敌!”

    “无敌?”猊凊怪异的看着青衫,随后道:“别的我不敢说,至少林凡在此地,你便没有那个资格称无敌,你差得远。”

    林凡瞪了猊凊一眼,这货,在给自己招什么仇恨?

    只听猊凊继续道:“我不如你一般,我很有自知之明,至少在我刚刚与林凡交战中,我可感到被碾压,且他处处留手,不然我早就败了,若他尽全力,三招,我必败。”

    猊凊说着,脸色也极为复杂,当时在战场中,一些东西不是考虑得那般清楚,但现在回想,林凡如何不是处处留手,不然,自己早败了。

    “什么?”

    “三招?”

    一个个震惊大叫!

    三招,就能败了猊凊?

    这句话,若不是猊凊自己说出,谁会信?

    所有人都看向林凡,随后,又打量青衫,真的替青衫脸红啊。

    他之所以会说四招败猊凊,不外就是为了与林凡五招败猊凊争分相对,比个长短,但现在呢?

    青衫四招根本连猊凊的防御都破不了,而猊凊确是说,若林凡用全力,三招,他必败。

    那么,是不是说明,林凡比青衫强了太多?

    所有人,都看向林凡,“哼!林凡三招能败你,那是因为他掌控有独特的技,可破你的防御武技,但其他本领,怎配与青衫相比?可笑,你们在怀疑与审视什么?忘记了青衫往昔的峥嵘岁月?”

    一个剑圣宫的强者冷硬开口,他们都选择支持青衫,自然是不希望他的威望下跌。

    “就是,所谓万物相生相克,大抵也不过如此,若是林凡没有针对性手段,想要三招败你,你又觉得可能?”又有人开口了,同样是剑圣宫的人。

    忽而,阴测测的笑声传来,那是属于灵蛇殿的虚法强者,他笑着,眼神很阴险,道:“我觉得没必要就这般争论强弱,直接请青衫出手,与林凡战一场,一切以真实身负定论,多简单。”

    他憋着坏意,很希望青衫当着众人的面,踩死林凡,到时候,他的价值自然就会最大限度的下落,到时候,呵呵,他有的是手段活生生玩死林凡。

    林凡眼神一寒,冷斥道:“你的脸还没被打够?出的什么馊主意?”

    虚法强者脸色猛然一沉,冷哼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皆是年轻强者,为何不去争个高低?”

    说完后,他眼神虚眯起来,讥诮道:“还是说,你根本就知晓,自己远远不如青衫?”

    青衫此时也开口,笑着,道:“观你几次出手,真的很不凡,我也很想与你交手,请赐教。”

    他直接邀战了,只因,这是挽回他面子的最好机会。

    林凡眼神冰冷,若不是生怕自己收不住手自己一戟杀了青衫,他很想上去。

    无剑看着林凡越发冷的眼神,上前一步,冰冷道:“毫无意义的征战,有意思?”

    青衫笑着,道:“弟弟,你说笑了,两个世界的顶尖妖孽汇集此处,当然应分出个最强者来,现在看来,能够竞逐最强的,便只有林兄与我,若是错过,林兄不觉得可惜?”

    “可惜?”林凡笑了,很阴森:“我不觉得。”

    “不敢应战就不敢应战,何必找那么多借口给自己脸上贴金?”

    剑圣宫的强者开口了,讥笑着。

    灵蛇殿的虚法强者也开口:“尽管去一战吧,想有来玄女与宫主等在此地,就算是你败了,也没有生死之忧,你还怕什么?难道,是怕输了丢脸?”

    他很揶揄。

    青衫道:“放心吧,你是我弟弟的兄弟,自然也属于我的兄弟,我是不会对你下杀手的,只是论证一番而已,尽管放心来。”

    青衫显得很大度,全程都带着笑意,很温和,真的就如一个兄长般。

    林凡平静的扫视所有人,然后看向无剑,道:“我答应你旳事,我会做到,但今日避不过了,很气。”

    无剑也点头,道:“有人一个劲的伸脸过来,若是不狠狠拍下去,也不符合规矩。”

    林凡笑了,登天而上:“既然你很想从我这里找回面子,那就来吧。”

    青衫也笑了,一步迈出剑气爆发:“我说过,我会留手,放心。”

    他这般说着,但眼底深处的寒光,似可冻僵一池春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