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狂乱的魔擎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无极看着林凡,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在不久前,他追逐的背影,还是无尽海域曾经的传奇——青衫。

    青衫虽强,但他很有自信自己定然能够赶超,但此时,他应该追逐的身影,变作了一个刚刚知晓不久的林凡。

    而这林凡,让他绝望,甚至于,连追赶的信心好像都没有。

    无剑看着无极,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头,他能体会无极心中的想法,这等难受的滋味,他已经先品尝过。

    无剑看着无极,道:“我等都是凡尘中人,是不该于一些非人类比的,不然很受伤。”

    无极看着无剑,道:“你也知晓这等感觉?”

    无剑无奈的道:“比你先品尝三四五六七八年吧。”

    林凡看着无剑,有点委屈的道:“真不敢相信,一向死人脸的你会说出这些话,而且,我是人类,我极力强调。”

    “一边玩泥巴去。”无剑瞥着林凡。

    想了想,无极道:“此次入这遗迹,竟然一直没有发现青衫踪迹,莫非,他是没有进入?”

    “他哪里可能不来?”无剑眼神露出讥诮,道:“只是,也许他有其他所图,故而一直隐匿其踪。”

    林凡笑了笑:“无论他来不来都是一样,与我无关,其实上,我倒是不希望遇见他,不然若是我忍不住一剑将他杀了,有些人可要跳脚。”

    无极看着无剑,道:“关于你与青衫,有种种阴谋论,难道是真的?”

    “阴谋论?”无剑眼中剑光一闪,最后道:“我不想再去回忆,只是希望你知晓,我与他不共戴天。”

    无极没有再多话,但从无剑这一句简单的话语,他听出了,关于那些阴谋论,也许,都是真的。

    这青衫,好生卑鄙,妄自己曾将他当作真正的对手,现在看来,将那等人物当作对手,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我不想去争夺机缘,若是你们想去,那便去吧。”林凡看着无剑二人开口。

    对他来说,这药神遗迹之中除了通天鼎外,没有能够再吸引自己的东西,药神衣钵他一人独享,所以,这遗迹之中的东西,对他缺乏吸引力。

    无剑道:“我也不去。”

    无极也点头:“去打生打死的争夺,没意思,我也不去了。”

    三人结伴而行,远离人群,专寻大山与峻岭,去绞杀荒兽,对他三人来说,什么珍宝等,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提升自我实力。

    山脉中,林凡绞杀诸多荒兽,谨慎收起荒兽红芒,看向无剑二人:“再斩杀一千,我就可以炼制大补丹。”

    无剑眼中出现喜悦,只有服食大补丹,才知晓到底有多大作用。

    林凡笑着,道:“我们几人不路面,有些人,肯定惶急了。”

    “惶急?谁?”无极询问。

    “魔擎啊。”林凡笑着:“那日我以四大道身与他征战,肯定让他惶恐,所以他一定不想给我继续成长的机会,但又找不到我,他不惶恐谁惶恐?”

    无剑笑道:“当时你走后,四大道身与他厮杀,他奈何不得,当时便曾怒啸天地。”

    “我已经给过他机会,他没珍惜,不怨我。”林凡淡漠开口。

    随后,三人再次去寻荒兽。

    魔擎现在真的很惶恐,那日自己竟然被林凡的四大道身拦住,虽然最后自己也的确冲破重围,但那代表与林凡的征战,胜利的天平已经向林凡倾斜,故而他恐惧了。

    若是在给林凡成长时间,难道真的要如那日林凡说的,下次见面,自己就必定会败亡么?

    整个遗迹,被他搅乱得一塌糊涂,短短几日时间,他的足迹基本遍布整个遗迹,当然,都是一些传闻有天大宝藏之处,但凡有人争夺机缘的地方,基本都有他的存在。

    此时,便是如此。

    天神女率天阙宫诸人,与诸势力与强者争夺一株十万年药草,好不容易横扫诸人,就要将药草收入囊中,但强大的气势猛然震慑全场,魔擎到了。

    天阙宫所有人脸色都剧变,天神女跨前一步,道:“魔擎前辈,是想要与我天阙宫争夺这株药草么?”

    魔擎脸色铁青,一言不发,眼神犀利的扫视在场诸人似要将所有人窥破一般,好像在那双若深渊般深邃的眸子之下,一切伪装都无所遁形。

    魔擎脸色难看起来,忽而爆吼道:“尔等可曾见到林凡?”

    天神女冷笑道:“不曾见过。”

    魔擎脸色更加阴沉:“不曾见过?林凡与平山海是何等关系,除了你天阙宫,他还有可躲藏之地?”

    天神女看着魔擎,眼中带有讥诮,道:“我天阙宫此次入遗迹之人尽在此处,你自己去寻。”

    魔擎怒斥道:“若是我能寻到,还要问你?你不要装蒜,痛快说出他之所在,不然别怪我不讲情面。”

    他在威胁,只因随着时日流逝,一直没有寻到林凡,故而心中恐惧之意更甚。

    好像,他已经看见林凡随着时日的流逝,一点点增强,在战力上慢慢赶超他,甚至于,他好像感觉自己的生命之光在渐渐暗淡。

    “不讲情面?”天神女笑着:“那你是想拿下我,用作威胁林凡的手段么?可是……你敢?”

    魔擎脸色变了。

    这天神女可不是无极之流。

    但凡他敢伤害到天神女丝毫,就连魔神宫宫主都不能保他,一定会被发怒之下的玄女撕成碎块。

    其他在此此地的人也在看着魔擎,诸人眼神都极为复杂。

    这魔擎之所以这般急促的想要找出林凡来杀死,原因为何,他们自然是知晓。

    想着消失了十来日的那个少年,人人眼中都露出敬畏,就连这冠盖了一个时代的魔擎,竟然都为他感到惶恐,真是逆天了。

    天神女看着魔擎,道:“当日他曾说与你化干戈为玉帛,没必要分要分生死,但你拒接,代表,你自然是有必胜信心的,那么为何此时,你又急于寻他?是因为感到惶恐与惧怕吧?既然这样,当时你为何又要拒接?”

    “可笑!我魔擎为何人?岂会惧怕林凡那等蝼蚁人物?”魔擎怒叱。

    只因,天神女说破了他的心事。

    其他人看着声色俱厉的魔擎,心中泛起悲凉之意,如魔擎这等人物,竟然也被一个少年逼到此景。

    是不是在论证一句话,世间,永无无敌之人?

    “蝼蚁?”天神女讥笑着,随后看向天阙宫诸人,道:“我们走。”

    天阙宫诸人将她簇拥起来,向后方退去。

    天神女淡淡的话语传来:“你视他为蝼蚁,那么希望有一日他寻到你时,不要求饶与后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