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2章 你、跟不跟我走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摩严哈哈笑着:“好,我等你答复。”

    就在此时,有一尊大物直接从沉眠之中觉醒,他迅捷而来,与摩严对峙,眼神很冷淡,道:“你所来何事?”

    “恭贺。”摩严平淡开口,且,他道:“不要用这种语气对我,我可是代表火族而来。”

    “火族?哼!我药族与火族,何时来的交往?”来这冷哼。

    摩严淡淡的瞥了一眼来者,道:“药天,你这句话,是否再说,我火族与你药族水火不容?”

    药天脸色微变,火族不弱他药族多少,这种话,他不敢答。

    摩严冷哼,大手一招,直接凝天地规则为一个鲜红的喜字,道:“这便是我的贺礼,若能窥破其中奥秘,将终生受用。”

    所有人都羡慕的看着,这可是虚法强者用铭刻的大道凝聚而出的贺礼,若是得到,专心精研,也许能窥破一丝那个境界的奥秘。

    见到这魔焰如此,药天脸色终于缓和,是自己想多了,他也许真的是来观礼,他虚手:“请。”

    摩严笑着,走下苍穹。

    药天让本来主持这场婚礼的祖级强者退场,他亲来组织,看了看天日,药天道:“吉时已到,请新郎新娘。”

    礼乐再起,且有两排整齐的仙鹤猛然直刺苍穹,龙形妖兽咆哮,拖着奢华到极点的撵车而来,撵车前后,有气势俨然的要组织人护卫。

    “好威风。”

    诸人都震颤。

    用九头龙形妖兽为脚力拉撵,也许只有药族这等隐世家族可有此手笔吧?

    只因,这九头龙形妖兽,都在祖级。

    林凡却是看着撵车中穿着喜服,脸上带着笑意的男子,符文之眼一闪而逝,瞳孔一缩,真的好强。

    而就在此时,西边,又有礼乐响起,漫天花雨飘散,整个天地,被妆点得极为艳丽,凤形火鸟拉着一艘类似船一般的撵车缓缓而来。

    撵车前后,有九十九个绝艳的少女,手托花篮,不时的将手伸入花篮中,将花瓣飘洒。

    林凡看着静静坐在撵车中的少女,红盖头遮挡不了林凡的视线,他竟然看见,梦魇——在流泪!

    眼神,猛然力气,出现一缕戾气,难道,她竟是被逼的?

    所有人都注视着缓缓而来,但终将归于一处的龙凤撵车,眼中都出现诚挚的赞赏。

    当然,也仅仅局限于其他人,诸如猊凊等人,随着撵车的靠近,心情,越发的紧张。

    林凡轻笑,他缓步而出,让诸人皱眉,他、要做什么?

    此时,龙凤撵车,也刚好汇合于一处,小药神,走下龙撵,向凤撵靠近,带着笑意与喜色,要将梦魇牵起,进入礼堂完成婚约。

    诸人,也都在等待这一幕。

    便在此时,林凡开口:“慢。”

    他很平静,但眼中有戾气,只因,他看见梦魇带泪,那双漂亮的凤眸红肿,明显哭了很长时间。

    天地之间,所有的目光,都投视向林凡,带着不解。

    “何事?”药族的祖级强者冷漠开口,眼中,有寒意流淌。

    这林凡,知不知道,他在阻止的,是何等大事?

    林凡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凤撵中,听到他声音之后,而微微颤抖的身影。

    笑了笑,他登天而上,看向凤撵:“此生不见,但现在,我来了,你,见不见。”

    所有人,脸色都赫然大变。

    这林凡,是来闹事的!

    且,听他的意思,这新娘,与他有莫名的瓜葛。

    有趣了。

    这是所有无关者的想法。

    但,药族之人,却是一个个神情豁然冰寒下来。

    无数道凌厉的杀机,只是瞬息之间,就锁定了林凡,特别是来自虚法强者的那缕杀机,更是让他举步维艰。

    但,林凡像是无所觉般,只是看着凤撵,道:“若,小药神,真的是你希望的归属,我不会出来,但,明显不是,所以,你、跟不跟我走。”

    小药神本笑意盈盈的脸庞,赫然阴沉而冷厉下来,他转头,看向立在苍穹上的林凡,道:“林凡?我早就该知道是你。”

    林凡笑着,道:“小药神,除此听闻,也是初次见面,但,很遗憾,场合不对。”

    “场合、不对?”小药神阴冷的开口,随后啧啧的笑了起来:“你闯入我药族之地,搅乱我之婚礼,便只有一句场合不对?”

    林凡道:“我说过,若梦魇真心与你在一起,我诚心祝福,但,明显不是。”

    “胡闹!将他给我杀了!”药族的虚法强者直接冰冷呵斥。

    这么下去,他药族脸面何存?

    有祖级强者升空而去,都很强悍,但在林凡的两指点出之后,诡异的静止在虚空之中。

    再次开口,道:“连我,都不见了?”

    梦魇眼泪大滴的流淌,她当然想要跟着林凡走,但若是她此时出头,林凡,必死。

    “在上,不用说规则,不用讲道理,直接杀死。”虚法强者震怒。

    两个祖级强者,竟然没能拿下一个后辈?

    “轰!”

    “轰!”

    两道攻杀,直接向林凡杀去,但,根本无用,像是咫尺天涯,根本不能触及林凡。

    “梦魇,你是否觉得,今日你不出面见我,我便安全?”林凡笑着:“从我出来那一刻起,就注定很多东西不可逆转,所以,我想听见你一句话,跟不跟我走。”

    梦魇身躯再次一颤,红盖头掀起,梨花带雨:“白痴,我很希望你来,但又怕你来。”

    苍穹某处,药亦脸色复杂。

    记起那日与梦魇最后的对话……

    “若是你说的那人真敢来,那为父便成全了你一次,但若是他不敢来,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嫁人,从此后,相夫教子,我药亦之女,可不许给无胆鼠辈。”

    “好,若是他来,你护他周全。”

    当时梦魇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令他心碎的笑意。

    也许,那时候,梦魇就想着,若是他来了,就愿意生死虽君吧。

    林凡看着梦魇,笑道:“别哭,那般美的你,爱笑的你,哭起来,真丑。”

    梦魇依旧在哭着,看向小药神,歉意的道:“他来了,我要跟他走,我知晓你在药族威望,会有无穷强者为你出头,但此时,我与他,生死与共,若要战,我与他陪你。”

    小药神竟然是半晌没有回答,只是脸色,愈发的阴沉。

    而此时的梦魇,竟是忽而看向林凡,带着一缕俏皮的意味,道:“你要当爸爸了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