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 止戈的方法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本士气低落,只能被动等待被审判与处决命运的无剑一方众人,现在一个个像是被打了鸡血,杀气太浓郁,手中战兵霍霍,全都跟在李广与无剑等身后,向青衫一方涌去。

    他们心中有无敌的意念,只因,在最强一人独挡所有虚法强者的少年太威猛与强势,先是不败的天神。

    “咚!”

    剑圣宫强者以滔天剑意劈斩林凡,但被通天鼎挡住,林凡回头捏拳,一拳镇杀而去,击中这强者的胸膛,让他胸膛塌陷,大口咳血,这强者眼神恐惧的后退。

    这拳印好强,若不是他以小世界凝成一点防御,会被直接轰穿胸膛,结果林凡的过去身追上他了,占满岁月气息的手掌拍在他的天灵盖上,让他浑身枯朽下来,最后,被林龙手中雷帝权杖镇杀天灵盖,将他直接钉杀。

    “杀!杀!杀!”

    魔章在大吼,他的八条魔爪皆如山脉般,舞动间无人敢靠近,魔爪上,一个个黑洞出现,似可吞噬一切。

    “嗡!”

    猛然间,林凡的头顶上方三尺与他脚下三寸,竟然出现两个万丈黑洞,无穷的吸扯之力从黑洞中爆发,要将他活生生撕裂成两半。

    “吼!”

    林凡震怒大吼,他竟然感觉自己身躯在被无限制拉长,真的要被吞噬了一般。

    这是魔章的最强手段,也是天赋手段,他狞笑,刚刚被杀得险象环生,但其实,他一直在伪装呢,就在准备这一个大招:“你去死!”

    他忽而爆戾大吼,且此时他竟然虚化而去,一团魔影忽左忽右,他隐去了身形。

    “归墟!”

    林凡重戟消失不见,他双掌伸出,一掌托天,一掌拍地。

    这是他在雷海中领悟的技,将一切打于原点,将一切有变作无。

    玄妙气机出现,那正吸扯他的两方黑洞,竟然猛力一扩之后,迅捷归于一个原点,再也不能危害林凡了。

    “不!”

    魔章凄厉大吼,他最强手段,竟然就被这般破掉了?

    “噗!”

    那忽左忽右的魔影猛然喷吐刺鼻的黑烟,遮掩了一切光线,这是他的保命手段,他自知不敌,用出保命手段,要逃亡。

    瞬息千里,他满脸仓皇与恐惧。

    竟然差点死了?

    回头,血红的眸子看向远方战场,很是恶毒。

    这般被杀得逃窜,简直不可容忍,待他回去后,定然请动族中绝巅人物,前来杀死这个小杂碎。

    结果,就在他将扎入深海时,一尊大鼎出现,轻轻一震,将他镇杀于海面之上。

    诸人皆知晓魔章死了。

    只因,虚法强者的死亡比祖级强者还恐怖,大道都会爆鸣,万道都要凄厉哭泣。

    青衫一方,被杀得恐惧了。

    只因,那么多虚法强者竟然都奈何不了林凡一人,当然,此地也不是没有能够与林凡一战的人,但林凡太快了,不与虚法中阶以上的人交战,避退着,但却是狂猛杀着那些不如他的人。

    让两三个追击林凡的大物怒吼连连,但却是毫无办法。

    而祖级这个境界中,林凡凝聚的雷龙数量太多,每一条都有祖级战力,且,无极等也太强悍,这个境界中少有人能力敌。

    “青衫大人,退吧,再不退,就什么都剩不下了。”剑圣宫强者不甘开口。

    谁能想到,一场这般大的战域,涉及三宫与一域的战争,会被一个少年强势改写?

    青衫满脸扭曲与狰狞!

    本来今日就可大功告成,结果,竟然又被这林凡破坏!

    该死!

    该死!

    他派遣出那么多强者,还有魔神宫诸强伏杀林凡,竟然也没建功!

    不甘的眼神看向林凡,随后怒吼道:“撤!”

    林凡跨越千里,看向在诸多强者庇护下逃向远方的青衫,手中重戟反复捏紧多次又放松下来。

    此时,若是他要杀绝青衫,当有百分之八十的机会,可惜,看着双目尽皆血红,在厮杀的无剑一眼后,只是阴冷的盯着已然远去的青衫一眼,一戟狂放劈杀而去,将诸多逃窜得较慢的炼魂修者镇杀成碎片于肉块。

    血流成河。

    战场从来没有仁慈与唯美,只有血腥与残酷。

    此地,平原变峡谷与盆地,现在,又变作了血色的汪洋,无尽白森森的尸骨泡在血红汪洋中,是那般刺目。

    大战止,无剑与李广等尽皆来到林凡身侧,林凡回头看着无剑:“有必要如此吗?值得么”

    无剑沉默,他观望下方汪洋与尸骨,道;“我不知。”

    无剑当然明白林凡问的‘值得么?’是什么意思。

    所有一切,尽皆由他与青衫而起,只要他二人中有一人死去,那么,一切战患自然便消,且,他相信,只要他放弃心中那个执念,林凡有成百上千种方法,斩死青衫,可,那是执念啊。

    林凡看了无剑一眼,没再说话,这种感觉,他能懂:“既然不知,那就继续下去吧。”

    无极等没在说话,只是拍了拍无剑的肩头,随后离去,只有无剑一人留在原地,他坐在汪洋中,随血色的浪花起伏,太落寞,看着天际的斜阳,就更显得孤寂。

    无剑大本营中。

    “义父,为何你不出面阻止此战?”林凡不解的看着摩严。

    摩严沉默:“有些铁则,我不能触犯,那是先祖定下的规则,烙印血脉中。”

    “隐世家族不许参与世俗之战?”林凡看着摩严。

    摩严点头。

    林凡怒气上涌,忽而暴怒道:“那一次次的两届大战你如何说?”

    “我只出手两次,与那人,我以及火族在交战时没有出动一兵一卒。”摩严继续开口。

    此时,药哝也来了,道:“我与摩严一样,限于祖宗规则,不能插手世俗之争,但若是换了个族长,血脉中没有烙印那种神则,自然是可以的。”

    他笑得狠开怀,道:“这也是我与摩严觉得你来当这个族长的最大原因,这天地,是该血洗一片了,太多势力被污染,生起了太多不该有的野心。”

    林凡沉默片刻,深嗅时,满鼻血腥,符文之眼窥视下,无尽亡魂行尸走肉般的游荡天地间,又莫名的消散:“想止戈,只有这一条路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