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6章 情圣?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诸人都脸色难看。

    要知道,剑圣宫的护宗大阵可是笼罩全宫,但竟然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入内了,且,攻破剑圣宫重地之一的剑牢,放走无数代以来被囚禁的罪徒。

    那些都是曾经在这世间犯下滔天罪恶的大恶,引动了无数次的腥风血雨,此时全都离去,不知这世间,又会出现多少惨剧,又要流尽多少血。

    “执事长老呢?死了吗?出了这么大事,还不出来领罪!”无剑叔祖怒吼。

    丢脸啊。

    在防备如此森严之下,还能不惊动他们众人,救走诸多囚徒,像是一个个耳光不停的抽在他剑圣宫脸颊上。

    “执事长老已经战死。”一个弟子哭嚎着开口。

    他讲出事情原委,有巡守一族的天王率强者前来,只是瞬息之间,就摧枯拉朽的将镇守剑牢的诸人尽皆残杀,偶有幸存者,也尽皆没有丝毫战力。

    “天王率队而来,你们没有这个能力抵挡正常,就算是我,也抵挡不住,不怨你们。”林凡开口了,只是眼神阴翳而冰冷。

    平天下的一缕神念散尽,直言要去斩天王,但此时,平天下的剑圣宫竟然被巡守一族攻破剑牢,这算不算是一种最是强硬的反击?

    这弟子哭嚎着,太多同袍惨死,就连他也活不了多久,胸膛被魔爪抓出五个血窟窿,鲜血潺潺流淌,林凡看着这弟子,道:“还有什么想说的,说出来,我自当尽力。”

    这弟子摇头,孤家寡人一个,全家都死在青衫及大长老手中,现在连他都要死去,看向无剑,道:“宫主,弟子只有一个请求。”

    无剑脸色悲痛:“说。”

    “斩了青衫,一定要拿他的头颅,在吾等墓前祭奠。”

    “好。”无剑点头:“这是我的誓言。”

    这弟子惨笑,没了声息。

    “青衫!”

    无剑狂怒的爆吼,音爆肆掠万里。

    “这天下将乱,平兄说的十年,是否就真有那个时间?”摩严脸色复杂。

    巡守一族一直在暗中,从未有如今日这般,直接进攻一方强横势力的先例,且,这段时间以来,他们活动太平凡了,动辄天王带队,魔之裂痕绵延百里,魔气翻滚而遮掩天日。

    是他们不想在隐藏了吗?

    “义父,借助剑圣宫被破剑牢一事,向天下散发消息,但凡知晓的关于巡守一族的事,全都说出,不要有丝毫隐瞒。”林凡冷笑。

    摩严瞳孔一缩:“会造成天下恐慌,也许会有不可测的变故出现。”

    林凡冷笑:“若现在不说出,到时巡守一族突兀出现,血洗天下时,就会更加恐慌,且,想要灭掉这一族,非你我之力能够做到,那是天下人的事。”

    天阙宫主此时也点头:“林凡说的在理。”

    摩严思索片刻:“好,摩柯域我负责,一掌法旨便可。”

    药哝等脸色一苦:“摩柯域尽在你掌控之中,你倒是省事,但无尽海域势力太多,人心不齐,我等宣布这消息,怕是会有一些人认为我等只是别有所图。”

    玄女与天阙宫主叹息,这是不争的事实。

    无尽海域太辽阔了,到底有多少势力存在,根本不可知,明面上的三大隐族、三宫十二殿,不能囊括所有。

    “那不在乎,我等只需将消息传出,务必保证整个天下都知晓有这一族的存在,无论世人信也好,不信也罢,那都不重要,我等能做的就只有这些,就相当于预防吧。”林凡果决开口。

    他做事向来果决,不会畏首畏尾,没那个必要。

    “好,我回去安排。”药哝开口。

    天阙宫宫主也点头,直言,在天阙宫管辖的疆域内,这个消息,会人尽皆知。

    “三月之期没有多久了,你要早作准备。”摩严看向林凡。

    林凡点头:“还有一个半月时间,我知道的。”

    在解决剑圣宫前,曾放言天下,三月后,他将就任药族与火族两族族长,时间飞逝,已经只有一个半月时间,大典就要来临。

    到时候,少不了一番腥风血雨,避免不了。

    也许,巡守一族都会前来捣乱。

    “你明白就行,我与药哝将回本族内,去筹备一切,你最好跟我走一趟,去将梦魇母子等接走,一个外姓之人就任本族族长,哪怕是我,也不能压制所有人,所以血洗是避免不了的。”摩严开口。

    药哝脸色复杂:“我药族同样如是。”

    “我与你们去。”林凡挑眉,既然事情由他而起,他当然不会逃避。

    “你别去,若你为上任就大肆杀人,以后你不能服众。”药哝开口。

    林凡皱眉,药哝继续道:“将《药神秘典》写下,此次我回去,有这秘典的存在,应该会好很多。”

    “行。”林凡答应,从符戒中掏出早就以神魂之力描写的秘典,交在药哝手中:“此秘典用我神魂之力构造,若没有相应法门打开,会瞬间焚化。”

    药哝满意点头,随后,他与摩严一起离去。

    “山海,抽个时间来我天阙宫一趟吧,你们的婚事,也该办了,拖了这么长时间。”玄女开口,看着无剑,满是慈爱,就是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

    “好。”无剑点头。

    却听天阙宫宫主道:“快点来,如果不是你这小子消失这么长时间,也许我都抱外孙了。”

    他很不满,在蹬着无剑,道:“你们快点完婚,我将身上的胆子交在她身上,我也要去破镜,都是同辈人,谁又比谁差。”

    “我尽快。”无剑再次开口,随后道:“在怎么急,至少也要在林兄就任大典之后。”

    “嗯,那是大事,你小子上心就行。”天阙宫主开口,随后率天阙宫众人离去。

    “你最好还是先来我天阙宫吧,那日你打晕她,藏在安全之地,一直到现在,她都还气鼓鼓。”

    玄女小声提醒,最后消失。

    无剑脸色一垮。

    这简直是无语问苍天啊。

    当时那个情况,不是怕天神女跟着他遭劫,才除此下策吗?

    为何要生气?

    他询问林凡,要如何才让天神女不气。

    无论在他还是李广等人眼中,林凡,那是情圣一般的存在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