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6章 天信子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寻着方位,林凡与众人走出邪神遗迹,罪域,已经尽在眼前。

    入了罪域中,林凡赫然发现,所有人看向他们时,眼中都有不可置信之色。

    好似,他们本不该存在,又或者是本该早就死去,但结果,竟然出现。

    就如同大白天见鬼一般,一路向城门而去,沿途所有人都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他们以为我等将死在六欲那一群人手中呢。”

    李广狞笑。

    “管他们如何想?很快就要出城了,这里面的气氛等太诡异,我可是一分钟都不想多呆。”无极此时出口。

    入这罪域中,那种感觉无法言诉,很压抑,真的就若一个囚笼般,整日不见天日,一切都昏沉沉的。

    “殿下,此次之行,算是不幸中的万幸,那些被我们这些势力逼入罪域中的大恶没有前来寻仇,下次,若殿下还要来其中,千万要请动族长,不然,切莫在入内。”火族强者开口。

    药族强者也心有余悸的开口,他们进入此域时,都已经做好了一死的准备,但想象中的群敌皆来袭的残酷局面没有出现,虽有波折,但都不算危机、

    但下次,也许就没这个好运了。

    “嗯,我知晓了,放心。”林凡笑着。

    他也知道,此次入罪域,有点莽撞了,但幸好,一切没有向不可控的局面发展,当然,最主要的是,他有摩严神念随身,真到了不可控的时候,摩严定然会出现。

    况且,他也不相信诸如无剑、天神女、谪仙等人身上会没有他们父辈的神念,到时候一起爆发出来,还真就不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

    城门,已在眼前,所有随行保护的强者,心中都松了口气,就连林凡,脸上也都出现笑容,出了这道门,才是世界。

    但,当他们穿过一团邪雾,真的到了城门前时,才发现早有一个青年在此等候。

    他慵懒的靠在城门甬道中,看见林凡等人前来时,懒散的扭头,对着林凡嬉笑:“来了?等你很久了。”

    林凡眼神虚眯:“有事?”

    这人却是不答,道:“我罪域,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林凡眼中出现寒光:“有仇?”

    “有,很大。”这青年露齿一笑,牙齿很白,嘴唇很红,脸色如纸,看上去,却是很狰狞。

    “所以,来寻仇?”林凡笑了,随后,他呵呵一笑:“天信子?”

    “正是。”

    这青年在此咧嘴一笑。

    但,却让火族的随行强者色变,只因,天信子真的是一个妖孽,在被杀入罪域时,就是威名赫赫的年轻强者,那个时候他在外界,金榜与玉榜他都曾有名,所谓的青衫等,那时候都只能仰视他。

    无剑与天神女脸色猛然一紧,他们经历过那个被天信子霸榜的时代,太知晓这人的恐怖了。

    那个时候的天信子,有年轻一代无敌之名,就诸如现在的林凡。

    “天信子,你是想要彻底激怒吾族吗?”火族强者出面了。

    他当时就曾参与过对这天信子的追杀,那时候天信子还是虚法初阶,但是在他们一群虚法中阶强者的追杀下成功逃命,且让他反杀了三人,可想他的强悍。

    “比人多?这里可是罪域,你火族,该入内杀人?”天信子终于露出一丝狰狞,他拍手,很快,虚空中一尊又一尊虚法强者出现,将林凡一群人全都围拢起来了。

    且,这个时候,那甬道中,阵道符文滔天而起,这让林凡色变,只因,甬道中的符文太凶残,只是这般看去,竟然就让他的眼球升腾,那阵纹流转间,有气机让他感觉浑身剧痛。

    这是打算将他们一网打尽?

    “稍后尔等随我厮杀,我应能窥出大阵的点滴破绽。”

    林凡迅速传音,很严肃与郑重,且,在第一时间,他就将他们这群人中所有非虚法的人收入通天鼎中。

    这等程度的厮杀与对战,不是这些人能够承受的,只是一缕余波,就能让他们死去。

    “天信子,本尊说过的话,你也敢忤逆?”

    威严的声音响彻整个罪域,所有听见这声音的罪域居民,第一时间叩拜,以头触地,像是在跪拜神祇。

    包括哪些被天信子召唤而来的虚法强者也不例外,向城中那最高耸的建筑方位弯下脊背,在鞠躬。

    天信子脸色微变,抱拳道:“天信子不敢。”

    “哼!”

    一声冷哼,若闷雷炸响,竟然回音无穷,整座罪域都在轰鸣。

    林凡都觉得恐怖,一声冷哼而已,竟然就让他有一种心颤的感觉。

    天信子脸色更白了。

    他的确很强,他的义父卢尊,同样也极强,但是在这尊无上强者面前,没有一丝反抗的资格,只因,他名——天秀!

    “放他们离去。”天秀王再次开口。

    天信子脸色不停变换,最终却是咬牙,道:“王曾言,不许高境界之人出手动他,但吾虽比他高了一个境界,但求王削掉我的修为,我愿与他同阶一战。”

    “哦?”天秀王诧异:“同境一战?”

    天信子点头,大声道:“吾曾为外界年轻第一人,此时他也有同等称呼,欲一战,望王者成全。”

    天秀王呵呵笑了笑,道:“林凡,本王欠你义父一个人情,故而此番尔等入城中,无绝顶强者向尔等发难。”

    林凡等人这才知晓,为何没人来寻他们报仇的原因。

    但还不等天秀王说完接下来的话呢,天信子脸色猛然狰狞,他竟然是将右脚平伸,狞笑道:“当然,若此人不敢与我一战,只需从我胯下钻过,那我便不战他,就此作罢。”

    一语出,林凡一方所有人脸色赫然阴沉!

    屈辱!

    林凡眼中寒芒一闪,重戟出现掌心中,指向天信子眉间:“来、杀你。”

    有道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天信子这等做派,除了一战外,没有任何宣泄的方式。

    “你想好,若你想走,有本王在,没人敢辱你,哪怕,他是卢尊。”天秀王冰冷开口。

    显然,对于天信子变相的忤逆且打断他的话语,已经极为不满。

    “不用,杀他不费力。”

    林凡轻语,他跃上苍穹:“来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