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4章 再临一元圣地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舞倾城真的很厉害,思维缜密,虽是女儿身,但却胸有大气魄,志在天下,不弱男子丝毫,甚至比起绝多数男子来说,还要强上许多。

    显然,很多东西,她早有了缜密的构思,此时林凡携可扫平一切的大军打来,她就知道,那些以往存于心间的野望,真的能够实现了,再也不仅仅局限在梦境中。

    他界不敢多语,她接触太少,但这列国大陆,是真的可以推行她所虑新规了。

    舞倾城眼中出现睿智光彩,她看着林凡,道:“可惜,若你现在已是巅峰修为,可横推天下的话,那么一切会更加简单几百倍。”

    林凡有点无语的摸鼻头,他修道才多久?

    前后加起来不过七八年而已,就到了这种境界,可以说打破了诸多修炼史册上的传说与神话,铸就下了一桩桩传奇。

    但,在这个女子眼中,竟然还不够?

    “但没事,需要三年左右时间筹划,到时候,你应该也足堪与那些最巅峰的强者一战了。”舞倾城接着补充。

    林凡眼神一凝,道:“你将这世界看得太简单,至少现在这天下就有一个规则强者,好在这人是无剑之父,注定不会与我们为敌,但,巡狩一族还有一个境界更在其上的天王,所以,三年时间与最巅峰强者一战,说实话,我没有那么足的信心。”

    “什么?”舞倾城吃惊。

    当然,她吃惊的不是规则境,早有耳闻了,而是吃惊于规则之上的境界,让她心颤。

    “没事,他受创太严重,能否复原是未知。”

    林凡只能如此安慰。

    舞倾城黛眉紧蹙,她在大厅中踱步,最后道:“那么,我构思的一切,只能加快脚步,也许需要动用一些血腥手段。”

    她从林凡的讲述中知晓了一切,故而觉得自己的一些既定的方针,真的需要转变,越是快速的整合天下,越是能够将一些隐形的危机而杀在摇篮中。

    “好,只等我斩死一元子,就可正式谋划一切。”林凡眼中寒芒闪烁。

    摩严前往一元圣地坐镇,这段时间以来,未曾动手,这是林凡请求的结果,不然摩严会在赶至一元圣地的那一瞬间就展动绝杀。

    从摩严口中,林凡知晓,一元子修为起伏很大,在虚法巅峰与高阶巅峰之间徘徊,但偶有强盛时,竟然有一丝另外一个层次的气息流露。

    故而,林凡猜测,也许一元子的轮回或是偷天失败,至少,前世的战力,他不能动用,但已经有了恢复的征兆,这件事,缓不得。

    “何不如让义父直接灭了他?”舞倾城对林凡质疑亲斩一元子颇有微词,觉得没必要如此,只要杀了就是,不懂林凡心中的执念。

    “没事,我斩他不会有意外,若是我所料不错,当我可以解决自身问题后,与他一战,我不会败。”林凡眼中光芒璀璨,回到这个世界,最为重要的任务不是去复仇,而是要先去那个雷海中,求得世界树,解决自身大问题。

    故而,诸多大仇他都还没有去清算,比如独孤家,以及翼王府残存的势力。

    一元圣地此际被无穷天兵包围,无匹的气势笼罩下方这个与世同存,绵延了不知多少万年的圣地。

    而摩严,就端坐云端之上,在与一个被雾霭遮掩的男子对峙着,他的眼中不时有凌厉光芒射出,若非林凡一致请求他不要动手,他早就等不住。

    一元圣地,人心惶惶,他们是圣地弟子,往昔之间行走天下,无人敢小觑,但此时,他们竟如笼中之鸟,被人围困,这简直像是一个笑话。

    这是一个修炼圣地啊,有着辉煌的历史,特别是在这段时间以来,更是执天下牛耳,但此时,他们这些人,竟然如同一群待宰的羔羊。

    “还不动手吗?”雾霭中,有冷漠的声音传出。

    他是一元子,有两道冰寒的眸子,扫视诸天,那如刀锋般的眼神,一一在包围一元圣地的兵将身上扫过。

    他知晓,自己失算了。

    那横隔两界亿万万年之久的界壁竟然会破,其实上,从界壁破的那一瞬,他就知晓,他的雄图霸业,他的一切的一切,都完蛋了。

    只是,好不甘心啊,所以,他也不急着动手,这摩严为何一直不动手,他岂能不知?

    不外是那个弃徒,那个丧家之犬的请求而已,想要亲自动手灭杀他吗?

    这是一个笑话。

    就凭他,也配与自己战?

    一个可以随意拨弄的棋子而已,难道还想跳出棋盘外?

    笑话。

    “别逼我杀你。”摩严冷冽开口。

    “杀我?”一元子冷笑。

    无数人群俱颤抖。

    若这两尊大物真的战斗起来,这方圆千里也许都要覆灭,什么都不剩。

    “义父不动手的原因,只因我要亲杀你而已。”

    林凡来了,时隔很多年,再次踏上这片疆域。

    这是他幼年时的梦,只是此时再次踏上,却是一切都变了。

    “林凡!”

    “圣子!”

    “剑子!”

    各种惊呼,从一元圣地中响起。

    林凡,对于无数人来说,都是一个传奇。

    林凡脸色复杂,圣子、剑子,多么遥远的称呼?

    此时再次听闻,真的恍若隔世。

    那包围一元圣地的无数天兵皆叩拜,林凡倒背双手,昂首走在虚空中,隔着那大阵与一元子对视:“你、悔吗?”

    所有人心颤。

    林凡,眼神睥睨,脊背如山,在喝问圣地之主,悔吗?

    林凡为何被逼出圣地,为何会被狼狈逃窜如另外的天地,这么多年来,瞒不住众人,曾不止一人为林凡喊冤,只不过,那些喊冤者,基本都死了。

    林凡询问的这句话,其实上,同样是诸人心中最想知道的答案。

    那就是,这般作为,一元子,悔吗?

    “本尊为何要悔?”一元子嘲弄:“你不过是一弟子而已,你身上的荣耀,多半都是本尊赋予,你只不过是我的一枚棋子而已,唯一后悔的,只是当时没有鼓起信心与那个贱妇一战,从而将你彻底斩死。”

    林凡眼中刻骨仇恨露出,吼道:“这天下因你之故,死伤亿万,民不聊生,修者界都因此而出现断层,那么多无辜者枉死,你也无悔吗?”

    “蝼蚁而已。”一元子轻笑。

    “好,那没什么好说的,你等死。”

    林凡眼中犀利光芒探照几尺长。

    没什么好说的,这种人,也许只有当利刃斩下其头颅的一瞬,他才会后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