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 时空之道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一纸令下,列国大陆皆动。

    此世,神庭执掌天下,由神庭之主亲自颁发下的第一道法令,没有谁敢懈怠!

    整个列国大陆,都因这一道法令而疯狂的运转起来,差不多是掘地三尺般的搜寻,当然,一些禁地自然是由神庭大军进去搜寻,只因,禁地太危险,有种种未知的诡异,且,无人得知,那些禁地之中,是否沉睡有不知名的老不死。

    林凡坐镇神庭中,这些时日以来,他没有去管其他事,一心桎梏修行。

    此时,神庭已入正轨,各堂口分工明确,也没有能够让他烦心的事。

    此时,他就在自己的法身世界中,在这片苍茫大地上行走,除了没有生机外,这个世界真的与外界并没有太大不同。

    当然,这只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若是修者进入,会觉得此地大道残破,能够勉强感受千种规则,但大道三千,实则上还不知道有多少呢,故而,若是林凡真的按照那条断路去走,任重而道远。

    “世界树果真逆天。”林凡叹息。

    他看向扎根虚无中,汲取外界灵力,又反哺给他虚法世界的参天巨树,此时,这世界树绿莹莹,可以看见虚空中,一条条若虬龙般的根茎蔓延入虚无中。

    整个世界朦胧无比,天上没有大日,地上也没有生灵,像是一张白纸,等待着他的妆点。

    其实上,这段时间内,他不知擒了多少飞禽走兽进入这个法身世界中,甚至,就连某些被囚的恐怖大妖,也被他带入其中,但无一例外,尽皆死去。

    “若按照那些古神的推测,当这世界中有花鸟鱼虫,有贩夫走卒,有日月星辰,那么,我就是神,可是想要达到哪一步,太难,已经看不到路在何方。”

    林凡继续踱步,他来到一条大河旁,伸手入奔腾大河中,但却是没有感到任何的冰凉之意,这条大河,原来并不存在于真实,像是某种未来的显化。

    这个世界与他息息相关,他可以随意的一语而改天换地,可以让厚土在上,天宇在下,亦可让那些并不存在的河流等,在天际流淌,但这些对他的境界提升根本没用,当然,若是交战,那又是一回事,讲别人拖入这个世界中,那么,基本他就立于不败之地。

    “前路该如何行?”林凡继续游走,以前他感悟规则,基本都是从圣物重戟中的世界那些秩序符号感悟,但此时,三方世界已经相连,好像这条明显的捷径也断了。

    “咦?”

    他又走到一处沼泽盼,忽而惊咦,只因,他在这沼泽中,看见了两团燃烧的火焰,那是秩序之火。

    “哈哈哈……天无绝人之路!”

    林凡突然大喜,原本以为圣物的内部世界被相融后,这种逆天的东西也将消失,但没想到,竟然还依旧保存!

    赶紧盘膝坐下,眼中符文之眼迸发出精芒,他在仔细观看那些秩序符文,就如同一本神著大到篇章,以最是直白的方式,向他阐述天地大道。

    “时空……”

    林凡沉浸修炼中,他粗通空间规则,曾借助空间规则斩了不少大敌,对于时间规则,也曾稍有涉略,比如说他的‘归墟’之技,就与时间有关。

    看上去玄妙,但其实上,只不过是将时间短暂的倒退刹那,退回到敌者出手之前;当然,若不是同样懂的时间之道的人,根本不知晓因由,会震撼。

    只不过,时空之道,多么的繁杂?

    从古而今,就没有人敢言精通,至少在林凡所知中,没有谁依仗此道成神,可想其艰难。

    此时,他就在观看时空之道的秩序符文,林凡此时总算是明了,这燃烧的两簇秩序火焰,其实上也是一种神纹,只不过更浅显罢了。

    静静感悟,沉浸在时空之中,他四周的一切,好像都在扭曲,明明就盘坐在沼泽上,但若有外人在此,会错认为,林凡身处另一个世界中,且,有顽石被风轻弗而过化作石粉纷飞,就像是其历经万古,饱受岁月摧残而风华。

    而林凡此时未知的是,随着他对时空之道掌控得越深,他的这个法身世界,也在一点点变化,以前的这片天地雾蒙蒙,给人一种不真实感,虽丘壑与高山,大江与河流尽皆俱全,但给人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像是身处二维空间中,但此时,整片天地,像是被拉伸,至少,在感官上来说,舒服了太多。

    林凡沉浸修炼中,不知多久才能苏醒过来,但整个列国大陆,却是因他的一句话,而处于绝对的风暴中。

    甚至,不仅仅局限列国大陆,摩柯域与无尽海域与林凡交好的实力,都投入其中查找,列国大陆往昔很难一见的虚法强者此时漫天飞舞,足迹遍布了每一个深渊与天堑,而祖级强者更是多不胜数。

    更有一支支让人看着就震撼与惧怕的大军杀机滔天的划过苍穹,一片岩浆中,恐怖的巨鳄游动间,将岩浆席卷向高天后砸下,让岩浆浪花拍岸,说不出的恐怖。

    “一千年前的事了,本尊都差点忘记。”

    一条虚法高阶巅峰的古鳄此时开口,他眼中沧桑无比,随后出上一句话后,他沉默太久,看向魅儿,道:“只有你与倾城公主有联系,传话,让林凡本人来此一趟。”

    魅儿皱眉:“若老祖你将千年前有哪一族前来劝降你的事说出,林凡会否会怀疑吾族?”

    这古鳄哈哈一笑:“若他怀疑,那他就不是林凡了,去传讯吧。”

    魅儿点头,这古鳄眼神微转,看向魅儿,道:“其实上,如果吾族出了一个林凡的女人,那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

    魅儿俏脸微红,而他身后的古清眼中厉芒一闪!

    古鳄看了一眼古清,眼中出现丝丝波澜,轻声道:“万般皆讲因果,我知你心喜魅儿,但怕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古清紧抿嘴唇,倔强的不说话,古鳄叹息,道:“你还看不清吗?她喜的是林凡。”

    古清赫尔抬头,爆戾道:“若我将林凡当着魅儿的面击败,她自然会回心转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