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5章 诗词争雄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诸人都苦笑。

    纠缠?

    谁敢?

    林凡都已经坦言说出与花月公主的关系,谁敢不怕死的去缠着花月公主?

    没听见林凡说的,花月公主是他的妹妹吗?

    这种身份,简直比任何皇朝与势力的嫡系公主还要珍贵与高尚。

    “哥哥,你这样会吓跑他们的。”小九笑着。

    只不过,林凡分明从她的眼眸中,看见一丝落寞。

    “好了,既然为招亲而来,便于爱为题作诗吧,本尊添当评判,想来应是够格的。”林凡开口,且,说完此话后,他走回座位上,就此坐了下来。

    下方诸天骄皆苦思起来,不时挠头与深思,在思索,他们家世都非凡,对于诗词歌赋也极为精通,都想一鸣惊人。

    如此过了许久,终于有一人走出,他先是对林凡行礼,信心满满,道:“在下魔神宫麾下刺家刺亡,有诗一首。”

    林凡挑眉,刺家?

    这可是一个杀手家族,最是擅长刺杀之道,道:“念。”

    刺亡看向小九的眼神,已有朦胧情意,慢慢踱步之后,这才缓缓念诵道:“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诸人都惊呼。

    只因,这刺亡真的是一鸣惊人,此诗词真可传颂千古,就连林凡眼中都出现惊讶之色;没想到一个刺杀家族竟然能出这等才子,也算是不错。

    “你很不错,回到家族后,需寻魔擎就说本尊说的,让他将你召入魔神宫中,可享核心弟子待遇。”林凡开口,他是真的惜才,能写出这等诗词的,应该都不会太差。

    但却听此时,小九道:“你我不过初见,哪里可能有可能如你说的那般坚决?此诗的确惊人,公子有大才,但于我来说,却是显得轻浮了。”

    本还沾沾自喜的刺亡,脸色立马垮下来,失魂落魄的走向一旁。

    林凡有点无奈的看了一眼小九,但也没说什么。

    而小九的点评,更是让下方诸多天骄脸色都变了变,看来,这公主可不是好欺哄之辈。

    不仅要显露自己的文采,还要在一个限度内,不能太过直白与露骨,需要含蓄,这可是无形中有增添了太多难度。

    又是沉默了许久,终于有天骄走出,同样的,先向林凡鞠躬行礼。

    此人出现,也引发了一些惊呼,只因他的身份也很不寻常,同样是魔神宫麾下家族,但比刺家可强了不少,没想到连这人也来了,他念诵,道:“罗绮丛中初见,理鬓横波流转。半醉不胜情,帘影犹招歌扇。留念,留念;秋叶辞巢双燕。”

    林凡眼中又是一亮,这人也很不错啊。

    但小九却是没有任何话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天骄也只得落寞退下。

    小九,她有倾城倾国之色,特别是眉宇之间的那一缕忧愁,最是引人,且,此时她身份大变,是林凡的妹妹,故而,诸天骄都想求娶。

    若能娶了小九,那么真的要少奋斗几百年,故而,所有天骄,都是那般的苦思竭虑,都想做出一手能够打动小九的诗词来。

    接下来,各种绝佳的诗词,真的是层出不穷,可以这般说,此地出现的诗词,定然都可以流芳百世去,不会有任何意外。

    但可惜,小九依旧面无表情的坐着。

    “小九,诸天骄才气都无可比拟,这么多绝句,就不能入你法眼吗?”林凡暗中传音。

    小九笑道:“哥哥何必如此自谦?与你相比,这些诗词又能算什么?”

    林凡双目一挑!

    这妮子,在挖坑给他跳?

    明明已经解决不能修炼的问题,明明可以传音,但却是这般直白的说出,没有任何遮掩!

    她,打的什么主意?

    果然,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林凡!

    且,此时小九站起身来,道:“若有人能够在诗词方面战胜哥哥,无论他是谁,哪怕他是贩夫走卒,哪怕他是天残地缺,我亦嫁之。”

    “小九。”林凡叫了一声,一个头两个大。

    小九娇笑:“哥哥不是说要为小妹做主吗?那小妹就与你为蓝本,考教世人,这也没什么吧?”

    林凡眉间直跳,他能说什么?

    诸天骄视线都凝聚在林凡身上,眼中,都有莫名的意味。

    比修为他们自认是不如的。

    比战力?

    那算了吧,这主可是能斩虚法巅峰的存在,他们上去也就是被碾压的份。

    但是比诗词?

    呵呵,那东西可与天资与战力无关,全看平日的涵养,他们还真就不信,有一个与他们同代者,能够全方位的碾压他们。

    刺亡眼神微眯,然后呵呵一笑,走了出来,向着林凡行礼,道:“尊上,既然公主有此决议,又何必让他失望?”

    林凡看向刺亡,笑了笑:“那你欲如何?”

    “即是公主定下的规矩,吾等俱应遵从。”刺亡开口。

    林凡哈哈一笑,道:“那是你们的事,可别扯上本尊,再说了,是你们欲求取我妹妹欢心,战胜我,又有何用?”

    他这是在拒接。

    只因,他不愿在留波澜于小九心中。

    此时,他很后悔,若是当年离别湖上他能隐忍,不去与青翼争斗,也许接下来的很多事,都不会发生。

    故而,此时,他不想。

    刺亡眼神微眯,笑道:“莫非是尊上欲保持永恒不败之威名,故而自惜羽毛,不愿与吾等比拼?”

    “大胆!”

    “放肆!”

    “想死?”

    猊怒,以及百兽山诸兽王都怒叱!

    这刺亡,此话,可是有点过了,他话中的意思,无疑在明说,林凡是知晓自己必败,故而爱惜羽毛不与他们比拼,怕以林凡高贵的身份败在他们手中后难堪,从而落了威名。

    刺亡脸色微变,立马弯腰行礼,道:“晚辈没有不敬之意,但言语之间的确有冲撞之语,还望尊上赎罪。”

    但其实上,他心中在阴笑。

    他就是要逼林凡出面应战,只因,从刚刚那一轮的诗词比拼中,他就知晓,全场能够与他相提并论者,不过一两人,且,这一两人的战力,不会比他强。

    而又恰逢其会的,花月公主提出了那等条件,那么何不如去搏一搏?

    “刺亡道友虽有不敬处,但说的也是事实,今日主角当为公主,即是她定下之规则,那么林凡大尊何必拒接?左右不过是同代之间的随意切磋而已。”

    又有一天骄开口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