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9章 一戟诛王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这魔星太真实了,遮掩了天日光华,在大地上投下大片阴影,让阴影笼罩下的终生都逃窜与绝望,以后天降大劫,有魔物从天降,要葬送万灵。

    而其上的那些群魔也同样极强,一个个咆哮,争先恐后从魔星上跳下来,向林凡齐齐劈斩战剑与天戈,杀伐之光若雨点倾泻,要洞杀林凡肉躯。

    林凡手掌抹过苍穹,将自己放逐虚空去,那些魔物从魔星上跳下来杀绝他,但根本不可能,像是处于不同时空内,所有攻杀落空。

    林凡轻蔑笑着,这种姿态,让弑苍天怒吼连连,他为天王,但竟然被这般轻视!

    “轰!”

    獠牙化天戈,狠狠斩杀,要切断身处异界时空的林凡与本界的联系,让他被永恒的放逐虚无中。

    “凝虚空。”

    林凡依旧在笑着,很轻蔑,一语出,他所在的空间恒定,被法则禁锢成永恒,獠牙天戈劈斩其上,发出振耳轰鸣,火光四溅,但伤不到林凡根本。

    “我不信!”

    弑苍天凄厉的狂吼着,魔音灌耳,震得群山摇动,他本尊一步跨出,手中魔刀瞬杀万次,万道刀芒惊天,整个天地都弥漫着强烈的刀意,大地都被切割出无数列横,苍穹上,横七竖八的漆黑裂缝如棋盘,飚射出无数银色的空间厉芒。

    “梦幻空花。”

    林凡口吐法则,这是在沉睡中领悟的技,天地之间,无数花瓣飞舞,林凡似化作无数花瓣,又好似,他成为了这漫天飞舞花瓣中的其中一朵,根本不知其所在。

    那万道刀芒劈杀,不知残了多少花,但弑苍天知晓,根本没有伤到林凡哪怕丝毫。

    “十招已过半,何不自绝?”

    漫天花瓣再次归一,成为林凡本尊出现,站在远方,冷漠的看着弑苍天。

    弑苍天狰狞的脸上,闪现出绝望。

    他是真的不敌这年少的神主。

    当然知道林凡强,但从未想过,他会强到这个地步,当虚法无敌,也许他这一族,除了前三的殿下外,根本无有能与之比肩者。

    绝望的笑容出现在他脸上。

    他想起,在接到那个妇人的传讯时,众多兄弟皆要与他一同前来,那时候,他何等意气风发?

    直言杀林凡,他一人出当手到擒来。

    但此时,他才知道,何为夜郎自大,又何为自找死路。

    “吼!”

    他咆哮,感到了浓浓的屈辱,从始到终的征战,林凡就从未出手攻杀,他像是在跳独角戏,任他在怎么竭尽全力的攻杀,林凡都是那种风轻云淡的气度,好屈辱,他可是天王啊,在史前时代,天王出,举世皆要同寂,是时代变了吗?

    “杀!”

    弑苍天不甘,要逆天一战,獠牙化作的天戈倒转而回,切割空间,粉碎规则向林凡绞杀而去,毒之规则更是恐怖无边,下方无尽植株都枯黄,海面上不知多少鱼虾翻白死去。

    “既然不自尽,那本座送你上路。”

    林凡出声了,很冷漠,若一个判定凡人魂归地府的阎王,手中重戟一戟杀出,只听嗡的一声,一条神龙冲去,噗,弑苍天正举刀劈杀的动作猛然一僵!

    褐色的眼眸,出现浓浓的自嘲。

    他是史上最短命的天王了吧?

    再也没有比他更悲惨的了。

    成王的第二天就死。

    也是他咎由自取吧,若是众兄弟前来,会有这等结果吗?

    嘴角露出一丝苦涩,就算众兄弟一起前来,又能如何?

    这少年神主太强了,合他们兄弟之力,能否斩杀?

    强烈的电光从他四肢百骸中往外冒,浓烈刺眼的光芒照耀诸天,在光芒中,他被寸寸分解成虚无,从此世间无存。

    陈玄东看着一戟杀出,就已转身,知晓一戟出,天王必诛的林凡,眼中是极深的敬佩。

    “林兄当虚法无敌了吧?”陈玄东问。

    林凡眼中出现一缕自嘲:“就算虚法无敌又有何用?我的敌人在更高处了。”

    “你只是修道时间太短。”陈玄东指出症结所在。

    林凡叹息,道:“但,谁会给你时间成长?”

    陈玄东也叹息。

    林凡为一代人王,若是给他时间成长,当不弱于传说中的额任意一尊绝世人物,但,会有时间吗?

    这个话题太沉重,陈玄东不想在继续,看向林凡:“现在继续寻找天算一脉吗?”

    林凡摇头:“先回神庭吧,我一直在逃避,不愿正视虎家遗孀,很为难,但此事让我警醒,必须要去处置了。”

    陈玄东也凝重点头。

    的确,若此次出行的不是林凡,而是他,或者是神庭任意一个主要人物,有天王伏杀,十有八九必死,那种痛,他们不能承受。

    神庭浮空岛上。

    虎家遗孀笑着看向已经成长为一个小小少年的虎山,满眼都是笑意。

    她在神庭太久了,神庭之人对她极致礼遇,她当然知道这些都是为何。

    但,那又怎样?

    再怎么好的待遇,难道能够挽回已死虎家之人的命吗?

    她浑浑噩噩过了大半生,不知道现在做的是对是错,也许对错已经说不清。

    风声起,林凡从天而降,虎家遗孀脸色苍白,她看向虎山,道:“去后院修道,我与神主有事要谈。”

    虎山看见林凡,眼中尽是崇拜之意,像是看见偶像的迷妹子,若不是其母严厉要求他走,定然会缠住林凡了。

    虎山离去,林凡脸色复杂的看着遗孀,道:“何苦。”

    遗孀惨笑:“你既然知晓一切,那就杀了我吧,丈夫死去后,我就不想独活,可小山还小,现在已经放下心了。”

    “何苦?”

    林凡再问,眼中尽是痛楚:“虎家遭遇我很自责,也杀尽一切敌,算是聊表对虎家的崇敬,自问,对你与小山也极尽礼遇,何苦?”

    连续三声何苦,证明林凡内心痛楚与纠结。

    这是虎家遗孀啊,他要如何?

    直到此时,他好像还能听到虎老太爷豪迈而悲壮的笑,还能看见虎家二爷,那个粗狂而豪迈的汉子的容颜。

    “何苦?男人的情谊,我一个妇道人家不懂,但我知晓,我虎家因你而灭。”遗孀开口。

    林凡眼中痛楚之色更甚:“我不杀你,此生你就在这浮空岛度过余生吧,不要在去想其他,小山,我会视如己出,尽力培养。”

    林凡离去,弹指间,金色电网将整座浮空岛笼罩。

    终究,他林凡还是不能做到无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