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1章 心不寒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离火露出一丝邪笑,那眼神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舞倾城等人,赤裸裸,没有任何掩饰,像是要将舞倾城等生吞。

    这眼神,让所有林家之人都露出锋锐的杀机!

    这是他林家的主母,岂能让人这般亵渎?

    “老杂碎,若我林家家主在,你当如丧家之犬。”林家一个长老级人物冷冽开口。

    离火眼神虚眯,随后冷笑揶揄道:“此生唯悔没有早点出世,没有亲斩林凡头,憾事。”

    “哎、本尊亦如是,沉眠太深,晚出世几年,让得一个后辈小子搏了漫天虚名。”血圣地的血逆也开口,他表情遗憾,像是真的在遗憾没有早出世几年般。

    他们一个个都开口了,唉声叹气,直言若是他们早出世间,什么巡守一族,什么跨界的大凶等,会被尽诛,根本没有林凡什么事。

    这种话一出,直接让得神庭诸人都咬牙,露出刻骨的杀机与仇恨来!

    这是想要抹杀林凡的大功绩!

    这是最不要脸的说辞!

    不用怀疑与猜想,若是这等说辞真的被传之天下,那些愚昧者真的会信,最终会质疑林凡是否真的立下了大功绩于世间,从而渐渐被世人遗忘。

    “一群鼠辈,何必往自己脸上贴金?”林正出来了,他满目尽皆杀机,冰寒道:“以尔等修为,那跨域而来的十三大兄荼毒天下时,尔等会不知?”

    这些势力首脑笑眯眯,淡漠且讥诮道:“区区蝼蚁修为,岂可知晓吾辈之事?”

    离火那眼神高高在上,充满鄙夷与讽刺,道:“到了吾等这个层次,一次沉眠万年太常见,若不是危急吾等性命,吾等不会苏醒,尔等蝼蚁,又岂知苍龙之事?”

    “呵呵、你便是离火吧?”舞倾城此时淡笑着开口,眼神很嘲弄,就这般看着离火。

    “正是本尊。”离火开口,且笑眯眯。

    舞倾城道:“夫君在世时,曾面朝东方劈出一戟,其势惊天下,你可还曾有印象?”

    离火眼神虚眯,脸色都略微冷冽下来。

    舞倾城更加讥诮道:“当时夫君曾言,有擅火属规则强者被天外大兄若擒蛆虫般捉住,欲将之炼成血丸,可怜其修为不易,故而劈出一戟以救之,想来便是你吧?”

    离火眼神猛然阴厉下来,喝道:“贱妇、胆敢妄言?本尊何等修为?就算是那林凡在世,吾一掌亦可灭之,岂会让他相救?”

    舞倾城讥诮看着离火,道:“尔之本体是一只天妖鳖,可对?”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离火!

    知晓这个消息的,可是太少了啊,看来,舞倾城说的话,不是假的,只因这离火几千年不曾出世了,知晓他本体的根本没有几人。

    故而,看向离火的眼神,都有点鄙视了。

    这么说来,林凡可是他的救命恩人,这完全是恩将仇报。

    这是忘恩负义。

    “贱妇!用诡谲手段窥测本尊真身,在此诋毁本尊荣誉,岂能容你?”离火狂怒,他杀机浓厚如黑云!

    他欲为天下主,岂可容许自己身上有些许瑕疵?

    故而,当舞倾城这般开口后,顿时怒不可遏,要杀绝知晓此事者!

    “尔等还等什么?诛绝神庭!”离火下令,随后,他眼中露出一丝淫邪,道:“这几个女子不能诛之,要留下,从她们口中拷问林凡一切。”

    所有人都了然他的目的。

    “神庭所属!”梦魇飞身而起,梦幻长鞭闪烁冷冽的七彩光泽,若那传说中的七彩通天蟒,她厉啸。

    “吾等皆在!”

    所有还留在神庭之人大吼。

    “有人侮辱尔等的王,该如何?”梦魇冰寒的眸子扫视所有来犯者。

    “胆敢冒犯神主威严者,诛!”

    杀气腾腾!

    “神主?”离火轻蔑一笑:“一个死人而已,配?”

    “杀!”青鸾不多言了,她直接扑杀而去,半步规则的修为证明她从未浪费过丝毫岁月,勤修不坠。

    “蝼蚁。”离火讥诮,他轻轻扇动手掌,那虚空之中便有虚空大印出现,将青鸾拍飞,骨头都裂开了不知多少,那白色的长裙都染血,很凄艳。

    “杀啊!”

    大战开始了!

    一面倒的屠杀。

    神庭大军强悍,悍不畏死,可在高深修者的对决中根本不是对手,刚一开战,便血流成河。

    高深修者对于战阵的厮杀作用太多了,这还是诸多规则强者自顾身份没有亲自动手的结果,不然,神庭早就灭亡了。

    “呵呵、记得不要伤了美人,如此绝色,哪怕伤到丝毫也是暴殄天物。”离火冷笑。

    “嗯,的确如此,本尊看那使长鞭的美女就很不错,像是个小辣椒,本尊喜之。”血逆开口了,在淡笑着,看着在四个强者围攻之间险象环生的梦魇。

    “哈哈、若我神庭只想苟安,遍寻这天上天下,谁又能伤?可笑啊可笑!家主啊……这便是你庇护的万灵?这便是你守护的天下吗?”一个林家强者在临死之前大吼,声泪俱下!

    若林凡在,若那些豪雄不为天下而死,谁敢侵犯神庭?

    “呵呵……哈哈……神主,你胸怀天下,可当你离去,神庭危难时,这天下可又有谁记得你的好!”一个神将被砍了头颅,飞出的头颅留血泪。

    他在质疑,真的值得吗?

    所有神庭人都相信,若林凡只想苟安,只庇护神庭,没人能伤,可他为天下而死,现在,天下人却是在来摧毁他之一切!

    “谁敢侵犯神庭!”

    “谁敢轻辱神庭?”

    “胆敢轻辱神庭者,诛之!”

    便在神庭险死还生时,诸神庭之人都绝望,对这天下心寒时,一个个强者,若那飞蛾扑火般,直接从大地上,从天穹中,就这般扑杀入血腥的战场之中。

    太多了,他们一个个投入战场,可连水花都没掀起丝毫,便被诛杀!

    可,那又如何?

    依旧有诸多修者穿着残破的神庭战铠,就这般来送死!

    越来越多。

    越来越多。

    几百。

    几千。

    几万。

    离火等,眼神都极度的冰寒起来。

    看来,神庭不像他们想的那般可以轻易摧毁。

    林凡消失。

    可他的威风还在,他的部众还在,依旧有人愿意为他赴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