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0章 波澜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宁祭笑着,道:“整个天下,最是不符合常理的,也只有这一族了,他们自称天人,独立于人族外,为人皇族。”

    林凡眼神眯起。

    随后,他道:“凰国离此地远吗?”

    “凰国所在万妖之域,太远了,十万八千里都不足与形容万一,哪怕是一个王者不眠不夜的急速飞行,也需要七八年。”宁祭道。

    林凡皱眉,却听宁祭继续道:“想要快速到达,也可以花费诺大的代价经传送阵而去,但也至少需要月余时间。”

    “我知道了。”林凡开口,这天下真的太大了,在下届天他以急速而行,半个时辰便可全都走遍,可在这上届天,想要从药域到凰国,竟然需要急速飞行好几年。

    便在此时,有嘈杂的脚步从楼下响彻,兵荒马乱,可想见来人很霸道。

    “冲你来的?”宁祭笑着。

    “绿头苍蝇般,没玩没了了。”林凡眼神也冷了下来。

    他已经看见张三公子,一脸阴厉的盯着他看,很难懂,他已经留手且给足了张家的面子了,还要他怎样?

    张三公子到了,当他看见林凡与宁祭对坐时,眼神微微一变。

    他虽然也是张家的公子,可论身份的话,差宁祭太远了。

    宁祭是嫡系大少爷,若是没有意外,这宁家日后就属于宁祭执掌。

    而他呢?

    日后至多可以当一个没有实权的张家太上长老,这便是差距。

    “见过宁少。”张三公子向宁祭行礼。

    宁祭微微点头,道:“这么大阵仗,所谓何事?”

    张三公子眼神一眯,如毒蛇般绽放寒芒,指着林凡,道:“为擒他而来。”

    林凡眼中杀机一闪,却见宁祭呵呵一笑:“这是我刚结识的兄弟,莫非与张家有什么误会?”

    张三公子脸色微变,但却是道:“此僚偷盗我张家诸多天宝,祸害不知多少珍惜药材,此次前来,便是为了擒他回去,逼问出那些被盗珍宝所在。”

    宁祭怪异的看了一眼林凡,传音道:“怎么回事?”

    林凡无奈,直接将那一段记忆碎片打入宁祭脑海之中,片刻后,宁祭道:“张骞是在想图你的传承,或者丹药呢。”

    林凡脸色也难看起来。

    他当然也想通了这一点。

    没想到,一时之间的心软拿出那丹药,竟然引起这般大的麻烦来。

    但遇事不怕事,林凡上前一步,目光冰寒的看着张三公子等人,道:“孰是孰非,本座不屑争辩,想擒本座,那便来做过一场。”

    凌厉的气势浩然而上,整个酒楼都处于恐怖的王者威压之中,那威压排山倒海般向着张三公子压盖而去。

    却见此时的张三公子,眼中出现一缕讥诮,他后退一步,道:“张忝长老,还请出手。”

    张忝一步迈出,林凡那澎湃压落的威压便再也压不下来,就好像林凡的气势如那狂涛,可张忝却是化身一块顽石,无论这狂涛如何拍击,顽石依旧如一。

    “小小王者,竟敢在我张家面前放肆!”

    张家武者哈哈大笑,他们感知不到任何威压了,全都被阻挡于外。

    “年轻人,自断双臂,自囚修为,随本尊走一遭吧。”张忝开口,一个辉煌的王冠在反射着耀眼的光华,他淡漠的看着林凡,接着道:“既然你是清白的,那便于本尊走一遭,若你真的清白,相信我张家会给你一个公道。”

    所有人都冷笑。

    这张忝,依旧是看一如既往地无耻啊。

    跟他回了张家,还能活着走出来?

    “张忝长老,请擒下他,碎其四肢,惨其经脉。”张三公子阴毒的开口。

    他被林凡两道冷哼震退这个事始终过不去。

    林凡冷冷的笑了。

    这张忝不过与他同境而已,距离离烛等差距天大,他连离烛等,都敢拼杀,更何况区区张忝?

    一步落下,像是与天地相合,一种奇异的脉动随着林凡脚步而动。

    他不想杀人,可对方既然步步紧逼,那么就杀了吧。

    张忝脸色也冷冽下来,道:“年轻人,你是在求速死吗?”

    他冰寒喝问。

    林凡全程皆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一步步向前而行,气势便也节节攀升。

    “算了。”宁祭开口了,他直接横插入林凡面前,道:“没必要。”

    林凡没说话,只是看着张家之人,想了想:“若你能解决此事,那很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若不能解决,那便杀吧。”

    宁祭笑了笑,他看向张三公子,道:“你回去与张家主说一声,这凌兄是我宁家邀请参加名额争夺的人选,人品等自然是信得过,不会做偷鸡摸狗之事。”

    张三公子脸色难看起来。

    眼看林凡与张忝都要直接对杀了,这宁祭竟然横插一杠!

    简直可恶!

    他都已经做好了,林凡被擒之后,他会亲手用刀,切断林凡的经脉,极尽残忍的折磨了呢。

    “宁公子是否看错人了?他偷盗的行为,我们张家可至少有百人目睹。”张忝眼神一眯。

    他当然知道家主的意思,无论如何,这所谓的凌公子,都要落在他张家手中。

    “呵呵,尔等所为何来,大家都知晓,没必要撕破脸皮,回去吧,一切等名额争夺完毕后再来清算。”宁祭嘲弄笑着。

    张忝不在开口,他嘲弄的看着林凡,道:“宁公子不可能护你一世。”

    说完,他便走了,一个个张家武士看向林凡的眼神都极致的冰寒。

    林凡眼中杀机同样盎然,他看着宁祭,道:“你不该拦我的。”

    宁祭苦笑,道:“你可是杀手锏,此时若是让你大杀一通,名额争夺定然会有很多变故。”

    ……

    “张忝长老,我等就这般灰猫猫回去?”张三公子太不甘心了。

    族长命张忝长老与他一起前来擒杀林凡,竟然失败,那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太难受。

    “不然呢?”张忝冷哼,道:“宁祭此子隐藏极深,手段超常,有他庇护那小杂碎,我等根本没有动手的时机。”

    张三公子眼神一眯,狞笑道:“我看未必!宁祭公子不可能永远与他一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