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5章 宁海角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林凡手抬起,接引下烈日的万丈光华来。

    此时,林凡金光千万丈,似一个人形的大日,散发着炽烈的光芒,照耀方圆万里,纤毫毕现!

    他背后的影子扭曲,若流水般,要潜藏到阴暗中去,可林凡冷笑,他冷漠的向前迈步,一脚便踏在影子之上,厉喝道:“还想隐藏?”

    “杀!”

    一声爆戾的大吼猛然从影子之中响起,这影子竟然立体化了,冷寒霜再现,手中长剑带起滔天杀芒,向林凡切割而来,那是最残忍的切割规则,要将林凡切割成碎片。

    可此时,林凡手中雷霆之剑横档与胸前,冷寒霜杀伐而来的切割之剑被截住,爆发恐怖的金光,肆掠的冲击波,简直要覆灭一切了,若不是有宁家诸多强者庇护,这辉煌无比的宁府要成为历史。

    “咚!”

    林凡冷笑,一拳轰出,拳印如山,撞杀在冷寒霜胸膛之上,让其闷哼咳血,冷寒霜脸色霎时苍白,眼中忌惮之色首次出现,他退到百丈外,一脸阴森的盯着林凡,道:“我小觑你了。”

    众人皆震撼不敢言!

    冷寒霜是谁?

    王榜七十一,王境第一杀手,而之所以能够成为这第一杀手,则是因为他领悟了诡异的影之道!

    影,如影随形且无处不在,他与光明共生。

    故而,这么多年来,但凡被冷寒霜盯上的人,都死了,其中不乏一些修为比冷寒霜更为强悍之辈。

    可最终,都阴狠这诡异规则之力下。

    当冷寒霜融入林凡真身的影子后,所有人都认为,这场战斗,没有任何悬念,故而,宁家的老一辈,用林凡当作反面教材警告后人,故而,宁浩与宁武两兄弟,那般肆无忌惮的调侃与打击宁祭。

    只因,他们都认为林凡必死。

    可,现在,发生了什么?

    林凡他牵引下万丈的日华来,照耀万里疆域,将那阴影凝缩于巴掌大小,轻易便破了这让世人都头疼的阴影规则!

    并、一拳就将冷寒霜击得咳血倒飞,这是何等强势?

    宁浩脸色变了,阴沉无比,便在此时,他父亲来了,宁家的二号人物--宁海角!

    宁海角笑着,道:“何必焦急?暴怒之下的冷寒霜,才是真正的冷寒霜,林凡必死,这没有任何疑问。”

    宁海角轻笑开口,被林凡震撼的诸人,这才醒悟过来。

    的确,回想刚刚冷寒霜与林凡交战一幕幕,他们发觉,冷寒霜其实一直都为尽全力,哪怕最终他被迫拔剑,也一样。

    从未将林凡当做是平等的对手,可此时,林凡破掉他仗之横行的规则,那么,冷寒霜就会无比认真,会将林凡当作平等的对手。

    而当冷寒霜将林凡当做是一个值得平等对待的敌手之后,林凡就没有丝毫的胜算,会死得极惨!

    “大哥,你怎么不制止这场赌斗?”宁海角淡笑着看向宁天涯,随后道:“莫非是大哥也以为浩儿出任我宁家家主,比宁祭更好,故而,也希望将那等天缘送给浩儿,锦上添花?”

    宁天涯脸色一冷,道:“是输是赢现在为时尚早呢。”

    他知道林凡一定输了,可,他此时不能拆自家儿子的台,也只能强硬的违心开口。

    “呵呵、看来大哥也被权利蒙蔽了双眼,如此胜负分名的战局,却是看不清。”宁海角讥笑,且道:“孩子们的赌斗,无非就是玩意,要不,你我兄弟也来一句比斗如何?”

    宁天涯眼神虚眯,至于还在上空的林凡,简直就无语了,他觉得自己好像被动的卷入一场权利争夺的漩涡之中。

    “如何斗?”宁天涯阴森询问。

    “若林凡胜,我此时掌管的三十条进药路线,便统统交给大哥。”宁海角呵呵笑着,有恃无恐。

    宁天涯眼神一缩。

    他身为嫡系一脉,早就想改变旁系可以嫡系争夺家族位的传统了,可,旁系掌控的四十条进药路线,像是掐住了嫡系的软肋。

    要知道,无论是他宁家还是张家等,都是炼药家族,而想要炼制丹药,首先当然是要炼丹师,在其后,当然就是看药材的储备,没有药材,在怎么逆天的炼丹师,也不过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而此时,这宁海角,竟然提出用三十条进药路线为赌注,他,动心了。

    可他也知道,宁海角既然提出这等赌注,那么,想要的自然也更多,寒声道:“若林凡败,你想要什么?”

    宁海角道:“我要我宁家三十丹堂!”

    宁天涯瞳孔猛然一缩!

    宁家是炼丹家族,自然需要对外销售,也只有四十丹堂,而这宁海角,竟然是想要这家族的经济来源!

    “敢、还是不敢?”宁海角眼神虚眯,绽放危险幅度。

    宁天涯不语,随后,宁海角哈哈一笑,他轻蔑的扫了一眼林凡,讥诮道:“大哥不敢也正常,如此黄口小儿,蝼蚁之辈,怎么看都是一副短命相。”

    林凡怒从心中起!

    这宁海角两父子,真将他是泥捏的?

    “宁家主,何不如赌一场?”他开口了,很平静。

    宁天涯眼神虚眯,他身旁一个嫡系长老怒道:“黄口小儿,此地没有你说话的份。”

    另一个道:“我现在怀疑,你根本就是宁海角父子安排在公子身边的人,就为了促成这等不公的战斗,从而大道不可告人的目的。”

    林凡眼神一冷:“宁家家教便是如此?本尊与宁家主说话呢,由你们说话的份?”

    随后,滔天威压压盖而下,此时,这些发言讽刺与怒骂的长老,一个个脸色都苍白,他们眼中出现的,再也不是那个少年模样的男子,而是一方世界之主,位高权重,手掌万灵生死!

    林凡冷哼一声,滔天威压不见,他看向宁海角,冷厉点指,喝道:“老狗,本尊无意参入宁家内斗,可既然你父子这般想要将我用作过河之石,攀登之梯,那便好好看着。”

    “宁家主,人生无处不赌博,胜为王,败为寇,有时一个抉择也许将抱憾终身,可别到时候又追悔莫及。”

    宁天涯听见林凡的话语,浑身一颤,做了此生,猛然站起,道:“说得好!那本座,便与他一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