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3章 破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好生恐怖。

    他的肉躯何其强悍?

    每一个境界都修炼到极致,可依旧在遭劫,感觉肉躯之内的活力在被蒸发。

    “刷!”

    林凡自原地消失,时空之道被他发挥到极致,他一路而过,时空都扭曲。

    “呵呵、你逃不掉,此光可照破万界,你躲不掉。”狐公子轻笑,这轮血月悬在他头顶上方,照耀十方,虚空大崩溃。

    此时的狐公子,竟然真有一丝帝者风采,他立于血月下傲立苍穹中,有一种不朽之感。

    “我何时逃过?”冰冷的话语猛然在其耳边响起,一柄重戟杀来,噗的一声,将狐公子的右臂切断。

    可狐公子却是在狞笑,道:“血月光耀之下,本尊不朽不毁永恒不灭!”

    果然!

    右臂都为坠落在地时,狐公子的断臂上竟然就已经愈合。

    林凡神情愈发凝重。

    此法真的太无敌。

    血月照耀本尊时不朽灭,可照耀在他人身上却是要剥离生机与活力,太难破。

    揶揄的目光出现在狐公子眼中,他血腥笑着,道:“吞天狐族之血,从不白流。”

    林凡心中发紧,他迅捷后退,可那论血月竟然有一束光芒射来,将刚刚林凡斩落狐公子的鲜血皆照亮,猩红刺目,竟然如同镜面般,在反射血月的光芒,顿时万道血光普照!

    林凡再避,可当他迈步时,那先迈步的右腿竟然掉落,像是腐朽到极致的老树枝丫脱离树体。

    这让他脸色大变!

    “神藏!”

    林凡怒吼,那神藏之中,有金色大钟飞来,将他整个人倒扣于其中。

    “无用,哪怕是规则,哪怕是秩序,只要在血月光华之下,一切尽皆虚无。”狐公子冷笑。

    果然,这金色大钟竟是慢慢出现岁月气息,就像是被埋在地底万年,噗的一声,金色大钟溃散了。

    林凡心神俱颤!

    第一次遇见这种诡异的法,简直不该出现在这世间上。

    嗡嗡!

    雷池震动,被林凡召唤而出,当然被他掩饰过了,毕竟离烛未死,熟知他的绝杀招,此时,他定名动天下,若是传到离烛耳中,那简直是一种灾难。

    雷池显,不再是金晃晃,反倒是黑漆漆,漆黑的雷霆在其中滚动,林凡飞身而起,入得雷池中!

    “这是什么?”圣者惊咦。

    在这雷池刚出瞬间,感觉天心要离体而去。

    “呵呵、有用?你终究死于血月下。”狐公子自负开口,他头顶血月而行,若一尊帝者巡游世间。

    “不!”

    凄厉大叫从云中歌口中发出,他滴血的头颤栗颤动,要挣脱钉穿他眉间的杀剑。

    只因,那血月光华下,他感觉自己生机在溃散,要死去,故而凄厉大吼。

    且,此时的他,满脸血泪!

    他、像是一个笑话。

    本以为苦修这般多年,能胜狐公子。

    可此时,他知道,那差距太大。

    最主要是林凡,原以为,自己落败,只是大意,可此时他已经知道,林凡与他一战时,根本就没用全力,不然他也许要在百招内被诛杀。

    “杀!”

    林凡咆哮,他根本就没有看惨叫的云中歌,只因,身处雷池之中,他敏感察觉到,那先前无可奈何的血日光华不能奈何他。

    他驾驭雷池冲杀而去,噗的一声,在狐公子不可思议的目光下,再次将他的头颅斩飞!

    “这不可能!”

    那飞起的头颅暴怒大吼!

    为何如此,这黑漆漆的池子到底是何物?怎能抵挡他以血月劈斩下的杀刀?

    “没什么不可能!”林凡咆哮,刚刚太被动,让他很憋屈,此时要杀个痛快,他驾驭雷池俯冲而下,手中重戟劈斩出亿万寒芒,在狐公子头颅即将归为瞬间,将他的肉躯全都搅碎了。

    “不!”狐公子大吼,且,想要迅捷召回血月护住头颅与妖灵,不然他危险了!

    “嗡嗡!”

    血月震动,划破长空,要庇护狐公子。

    “咚!”

    雷池飞天而起,向血月撞杀而去,发出刺耳轰鸣,整个天地都摇晃,滔天金光刺破了天幕,撕裂了厚厚铅云,三寸阳光给这猩红世界带来不一样色彩。

    咔擦。

    血月碎裂!

    可也在此时,狐公子肉躯再生了,虽然月耀天下被破让他妖灵受创,但他脱离刚刚的危局了。

    此时,谁还敢多言?

    哪怕是圣者,都不敢在多语战局半句。

    只因,战到这个份上,无论是林凡又或者是狐公子,都已经展示了恐怖到让人绝望的战力。

    谁输谁赢?

    此时,谁都不敢在断定。

    只因,他们一次次的主观臆测都失败了,林凡太强悍,一次次粉碎诸人的认知,就连帝级秘术都被破掉,还有什么不可能?

    林凡与狐公子再次对峙起来,气氛越发凝重,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便在剑拔弩张,两人随时都会展开恐怖对杀时,云中歌虚弱惨叫不和谐响起。

    他刚刚被血月光华覆盖,差点就真的神陨身死。

    “聒噪!”狐公子眼神一冷,一巴掌拍出,掌风凌厉,竟似打算直接一巴掌拍死云中歌。

    林凡眼眸微冷,喝道:“想动本座俘虏,问过我没?”

    拳印镇杀而去,击碎了凌厉掌风。

    狐公子眼神一眯,这林凡,倒是敏锐。

    若是云中歌死在这场战役之中,无论因何而死,云家势必都会以林凡不死不休。

    他,这便是在为林凡召杀劫。

    可,他心中却是忽而一颤……

    为何、他会有种何等借刀杀人的想法出现脑海中?

    莫非,他潜意识认为,这场征战,他会输吗?

    眼中,出现一抹慌乱。

    他、竟然战心动摇了?

    “吼……”

    恐怖厉啸从其口中传出!

    这是耻辱。

    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卒杀到战心动摇,必胜的意志似要崩溃。

    狐公子的身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恐怖的银狐,他有七尾,七尾摇动之间若天刀般,可切割一切。

    这头吞天狐太华贵,给人一种雍容感,此时,他开口:“林凡,能逼本座显出本体,王境,你是第一人。”

    林凡后撤,凝神防备。

    只因,变成本体之后的狐公子,定然比人身,还要危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