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4章 许家一夕亡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来来来,宁二长老,这可是今年刚出的幽魂茶,老夫可一直不舍得品尝呢。”许老家主笑着,他让宁二长老喝茶。

    宁二长老不动,只是心中焦虑无比。

    按照速度来看,家主应该到了啊,怎么还不来?

    林公子在水牢时间越长,怒气肯定就越大,到时候,这个怒火会不会燃到他宁家?

    便在此时,天穹上传来一声爆戾的大吼:“许江湖,你给我滚出来!”

    宁二长老脸色一喜,化作流光直接奔到天际。

    而许老家主父子,则是脸色豁然大变!

    这声音,他们太熟悉了,是宁家主,宁天涯!

    宁天涯及一群药域顶尖人物直接空降许家,宁天涯目光冷冽如寒冰。

    随着宁二长老在他耳边禀告,宁天涯的脸色越发的沉,也越发的冷!

    那眼神太阴毒,紧紧的盯着从房中步步走出的许江湖,也冷厉的打量着自己这个岳父!

    这是打算活生生坑死他宁家。

    这是打算活生生扼杀他宁家崛起的希望啊!

    “姐夫。”许江湖颤了颤。

    此时,他好像也觉得,事情有点大了,那个水牢中的人,也许来头与根脚比他想象的还要恐怖。

    但他心中也不是太担忧。

    毕竟,此时的宁家也不是以前,而自己的那个姐姐,也足够受宠了。

    脸上挤出一些笑容来,颤颤道:“姐夫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宁天涯深吸口气,都还不等他说话呢,他的岳父,许家主就皱眉开口了,道:“天涯,如此威严作甚?吓住江湖了。”

    “呵呵……吓住?啧啧啧,你许家才吓住了本家主,差点没吓死老子,你许家、牛逼啊!凶残啊,竟然连他都敢擒下水牢,啧啧,厉害啊,我宁家祖坟上冒青烟了才敢与你许家开这门亲事啊,牛逼……”宁天涯止不住的怒火中烧,止不住的杀机大冒。

    他是一个很讲究的人,要不然也不会一次次的给这许家擦屁股。

    可是现在,他知道,他错了。

    许家这种寄生虫,这种惹事精一般的家族,真的不能留啊。

    “天涯、你什么态度?”许老家主也不喜起来。

    毕竟,这宁天涯对他还是很恭敬的,今天是发疯了?

    随后,他眼神看向与宁天涯一起同来的诸多大物,眼神顿时一眯,他也肯定了,被自己儿子拿下水牢的那个人,来头肯定惊人。

    只不过,他也与自己的儿子一般想法。

    在怎么来头大,还有此时宁家的靠山更强?

    故而,许老家主道:“天涯,今日之事一个误会,被江湖擒下水牢的那人从未说出自己的来头。”

    宁天涯阴笑。

    那是什么人物?

    又是何等修为?

    区区许家,根本不配人家说出名字来。

    而且,此时的他也知道了林凡的想法来。

    就是要让他亲手处治这许家。

    不然以林凡的修为,杀绝许家,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许老家主继续道:“天涯,我许家愿意奉上重礼赔罪,你帮忙善后此事吧。”

    “善后?”宁天涯眼神都怪异了。

    他看着自己这个岳父。

    许老家主继续道:“是的,毕竟嫣儿就这个弟弟,而我也就只有这个儿子了,再说了,无论水牢中的人有多大背景,莫非还能比得过帝徒凌公子?”

    这句话一出,不只是宁天涯眼神怪异了,就连相随而来的那些势力首脑,眼神也都怪异起来。

    这许老家主,心真大啊。

    “姐夫,我知道错了,我也不知道那小子有这么大来头啊,竟然劳动你亲自前来。”许江湖一脸委屈。

    “天涯,看在嫣儿的份上,在为江湖善后一次吧……”许老家主也在旁开口。

    “呵呵……善后?老子为你许家善后,谁特么又来给宁家善后?”宁天涯爆戾大吼。

    许老家主眼神一变,道:“莫非这人来头比凌公子还大?”

    “凌公子?他不是被你许家擒下水牢了吗?”宁天涯终于忍不住,直接爆吼出声。

    “什么!”许老家主一个趔趄!

    “噗通……”许江湖直接被吓趴,浑身都在激灵灵打颤。

    “呵呵……有趣啊有趣……”凌家主啧啧的笑着,他看向宁天涯,道:“有这种岳丈与小舅子,你运气太好。”

    其他势力首脑也哈哈大笑。

    宁天涯眼神越发的冰冷,表情也越发的危险,他盯着许江湖,道:“从此地,一步一叩首,去向他忏悔赔罪。”

    许江湖身躯猛然一颤。

    他此时,总算是知晓了他招惹的,是什么大人物。

    为何,哪怕直到他许家的最终靠山是谁,也一无所惧。

    为何,敢说出请神容易送神难。

    好后悔。

    作威作福好多年了,这一次,也许度不过去了吧?

    猛然扑上去,抱住宁天涯的大腿,哀嚎道:“姐夫,姐夫,看在我姐姐的份上,你就救救我吧,救救我吧……”

    许老家主也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他同样跪下,在替许江湖求情。

    “若处置得好,许江湖一人死,若处理不好,整个许家皆亡。”宁天涯只是淡漠开口。

    许老家主浑身一颤。

    知道,这个事,没有任何其他可能了。

    之后,宁天涯押着许江湖,就从这主厅一步一叩首,向着水牢而去,且,他封印了许江湖的全部修为,用重力规则镇压而下,只是简单的十步,许江湖的额头与膝盖便尽皆血肉模糊。

    水牢下,林凡早就知道宁天涯他们来了,他在静静等着宁天涯而来。

    终于,有惨嚎在他面前响起,许江湖在咚咚的叩首,求他饶命。

    可,林凡没有看向许江湖,而是看向垂首而立,满脸内疚的宁天涯,道:“这人我看着太不喜。”

    宁天涯浑身一颤:“那就让他去死。”

    林凡点了点头,所谓牢不可破的水牢被他轻易破掉,他从其中步步而出,淹没到胸腔部位的毒水连他的衣角都没有打湿。

    林凡到了外面,诸多势力首脑齐齐弯腰行礼,林凡只是淡淡点头,看向许老家主,最终一句话都没说。

    水牢之中,是许江湖不死人嚎的凄厉惨叫;可那叫声越来越虚弱,最终直至不可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