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6章 离翎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这是谁?

    为何对他这般大的怨念?

    这让林凡皱眉,敢肯定从未见过此人,举起酒杯再次轻饮。

    此时,最开始提到林凡的酒客皱眉,他看向开口之人,道:“道友夸张了,抛开林凡自身不俗修为不说,但只是他的背景,便没几人敢动他,更遑论死去?”

    “呵呵。”这青年轻笑,道:“不就是金龙帝者吗?这世间太大了,比金龙帝者强的还有很多,兼且,本尊亦不觉得他林凡多强。”

    “林凡不强?”酒客冷笑,道:“若他不强,又岂能败狐九天,让得离烛等人吃爆亏?连圣泉天缘都错失。”

    青年目光冰寒看向酒客,冷森道:“这般吹捧林凡,莫非你与他有旧?”

    “不曾有。”酒客否认,且道:“只不过,他的确很强,至少一日登上王榜五十九,便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

    “是吗?我怎么看你都与他有旧,应是他的熟识。”青年起身,他向酒客走去,浑身冷冽气息爆涌,他步步而行,每一步跨下,这酒楼青石地面都会被冻裂。

    酒客色变,道:“道友这是何意?我只是发表个人看法,且与林凡真的从不相识。”

    “你与他熟识与否这不重要,主要是你谈及他,且一次次说起吾兄曾在其手中吃亏,这便是死罪。”青年话语越发冰寒。

    “吾兄?”酒客怪叫,道:“敢问尊下何人?”

    “离翎。”青年傲然开口。

    “什么?离烛之弟,玉榜五十七?”酒客脸色猛然变白!

    他终于知道为何这青年这般动怒,且欲向他动手了!

    这简直是祸从口中出。

    “赎罪,不知尊驾来此,再下不该谈及他人是非。”这酒客第一时间便赔罪,他鞠躬行礼道歉。

    “呵呵、晚了。”离翎语气冷冽,道:“擒下你弄个半死,你说他林凡知晓根由后,可敢来此?”

    林凡眼神寒了下来。

    如此残忍对待一个与他根本无关的陌生人,便是为了知晓,他是否敢来此?

    “你不可如此。”就可脸色苍白,浑身都发颤。

    想不到,一时炫耀般的言谈,竟然给自己招来如此大劫。

    “为何不可?”离翎背着双手,他向酒客逼去。

    “可笑。”便在此时,林凡开口。

    离翎眼神猛然一眯,他回眸,看向林凡,冷冽道:“你有意见?”

    林凡扫他一眼,道:“自然是有的。”

    “哦?”离翎怪笑,道:“今日竟有这般多不怕死的?”

    林凡没有理他,自顾自说道:“若想寻林凡麻烦,大可传出话去与他直接邀战便是,如此为难一个无关者,堂堂离家莫非只敢如此欺凌弱小而显示己身强大?”

    “想死!”离翎剑眉一挑,寒光从他双眼之中爆绽而出,铿锵作响,将身前青石都切破。

    “我说的莫非有假?”林凡冷笑。

    “呵呵、我怀疑你与林凡有旧,在他来之前,我需先砍下你的头颅送他。”离翎狞笑。

    林凡嘲弄道:“若林凡在此,你敢如此说话?”

    “可笑、区区林凡莫非还能吓住我离翎不成?若他在此,不出三招可镇杀他。”离翎开口了,最后摇头失笑道:“算了,与尔等这般蝼蚁解释作甚?失了身份。”

    “咚咚咚。”

    他向前迈步,似与大道相合,脚步迈动之间恐怖节奏敲响,似有人敲动了丧命的亡魂钟,声声催魂夺魄。

    这酒楼顿时发出一声声恐惧的惊吼,有人闷哼,这是无差别攻击。

    离翎便是这般狂妄,目空一切,视藏苍生为蝼蚁,只是为了擒下他所谓的林凡旧识,只为显露自己不俗的修为,便这般出手了,不停有人惨嚎着倒在地上,有些人竭力抵抗可抵抗不住,在大口咳血。

    “叮咚。”

    林凡以掌指弹之,那平平无奇的酒坛发出若小泉流水般的叮咚之音,在离翎恐怖的丧命之音下那般清晰,若那烈日之下注入诸人心田的凉泉沁人心脾。

    离翎的恐怖节奏被打断了,顿时他色微变,讥诮道:“有几分本事,难怪敢多管闲事,可不够,镇压你太容易,当在一两招之间,看来本座猜测不错,你定是林凡旧识。”

    林凡轻笑:“是吗?认定我是林凡旧识?那我便是林凡旧识吧,来动手。”

    那酒客脸色微变,焦虑道:“道友千万别冲动,这是离翎,离家另一尊妖孽,非常人可及。”

    “什么?王榜五十七的离翎?”

    有人惊叫!

    他们刚刚遭受无妄之灾,本欲来问罪与讨回公道,可听见离翎之名后,顿时都后退了,满脸畏惧!

    “呵呵、想不到本尊还真是名传天下。”离翎笑了,眼神淡漠且讥诮,看向林凡道:“你跪下吧,自断双臂,我可等将林凡逼出后在虐杀你。”

    “你没那个本事。”林凡没有起身,他依旧坐在酒桌旁,淡笑道:“你出手吧,不然你没机会。”

    离翎脸色豁然阴寒下来,他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柄扇子,这扇子之上,有五色之光闪耀,有人认出,这扇子竟然都是以各种神禽翎羽构成,凤、凰、朱雀等神兽威压在其上弥漫,有离火与涅槃之火等在之上燃烧。

    “咻!”

    离翎煽动五神扇,朱雀等顿时从那扇上飞出,太恐怖,神兽威压让人胆颤心惊,五色神火欲要焚烧世间一切。

    只在瞬间,这座五层的酒楼便被焚化了,直接消失不见,他们出现在空阔的街上,整个酒楼唯一所残余的物事,便是所做的酒桌了。

    一群人皆剧震!

    这五神扇太恐怖,执此扇,这离翎的实力至少可进王榜前五十了。

    “离翎道友,他只是为再下抱不平,能否饶恕则个?我褚家感激不尽。”那酒客脸色变了,自报家门,希望这离翎能看在他家门的面上,绕过林凡。

    “褚家?弹丸家族,在敢多言,连你褚家一起灭了便是。”离翎哪里肯听?旨意要擒下林凡。

    其余人一脸怜悯的看着林凡。

    这行走江湖,不只是要管住自己的嘴,所谓祸从口中出,也要管住自己可笑的侠义心,不然将横死啊。

    你看,眼前这青年不就要遭劫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