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1章 挖坑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林乐瑶脸色变了。

    金龙帝者脸色也变了。

    凤主的眼中开始有风雨凝聚。

    凰后绝美的脸庞开始有阴云显现。

    从决定让林凡与林乐瑶在一起时,他们就想到了聘礼这件事。

    甚至于,凤主已经在筹备。

    反正对他来说,所谓的聘礼,不过是从左手换到右手,所以,他亲自储备聘礼,然后私下交给林凡,在婚礼当天,林凡拿出来,震撼一下世人,顺带打击一下老对手,那头可恶的老龙,给族人一个交代。

    那么一切自然就完满了。

    可是现在呢?

    这个孽子,竟然就这般将这件挑明出来了。

    他的筹备等,就是一个笑话了。

    是因为,他一直的纵容吗?

    若不是今日,一切趋向表面化,他都不知道,原来,凤凰族早就已经分裂了。

    该杀人了。

    林乐瑶则是一脸担忧。

    她当然知道龙、凤两族之间的交锋。

    对她来说,聘礼当然不要的,可是,这么多万年来,与龙族的攀比,已经成了族人的习惯。

    怎么办?

    林凡就算在下界为主,可层次太低了,所谓的极品元石等,在这等婚礼上是只能用来作为点缀的,需要的珍宝!

    “哈哈……本帝一生素不喜爱奢侈,可以给凤兄的聘礼大抵便是本帝成帝日截取的一道大道之精了,若乐瑶公主有此物成帝有望,且从此后再无瓶颈可言。”金龙帝者笑着,他眼神瞥过凤子,随后道:“可够吗?这聘礼。”

    够!

    绝对够!

    所谓的顶尖圣兵。

    所谓的次一级母金。

    那都是外物,哪里比得过大帝截取的大道之精?那是帝者一生帝道精华。

    这种东西,只会传给亲子,甚至于连亲子都不会被传,会作为帝者的珍藏,当帝者受创将死时,拥有此物,相当于多了一条帝命。

    “金龙兄,此礼太贵重。”凤主凝重开口。

    金龙帝者爽朗一笑:“左右不过是外物,哪里比得过这两个小东西的幸福重要?”

    林凡眼中出现感动。

    他知道,这是金龙帝者给他挣面子。

    可是,他不需要啊。

    既然有人要打他的脸,要为难他,他自然要狠狠的还击回去。

    凤主刚准备说些什么,凤子便哈哈一笑,道:“妹婿好福气,先是找了个好师傅,又找了个身份高贵的贵女为妻,这一生倒是不愁了。”

    这句话极重,让得林凡与金龙帝者皆寒下脸来,凤王怒道:“孽子,你还嫌闹得不够?”

    凤子脸色微变。

    这还是凤主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般严肃的呵斥他。

    可,此时,他不想退。

    道:“父王赎罪,只不过小妹大婚,若聘礼都要由他人筹备,未免这妹婿也太不上心,嫁给这等人物,小妹真的会幸福吗?”

    林乐瑶脸色一寒,娇叱道:“我幸福与你无关,你又有何资格置喙?”

    凤子眼神虚眯,道:“小妹,兄长可是为了你好。”

    凰后眼中有天崩地裂的场景出现,她是真的越看林凡越是顺眼,可这凤子,为了自己的这个族长位,则是一个劲的想要将她看重的女婿推走,要耽搁她闺女的幸福,简直是该死。

    “凤子,我觉得适可为止,母后我还没死呢。”凰后笑眯眯。

    可是所有凤凰族人都知道,越是这种笑容之下的凰后,怒火便越重。

    凤子脸色再变,他是真的不得不退缩了。

    若是他再敢多说一句。

    凤主也许能考虑全局不会怎样,但凰后也许会真的一巴掌拍死他。

    便在此时,林凡心中一凸。

    这货,要退缩了?

    怎么可能,自己可是给他准备了很大大招啊。

    若是让他这么退了,岂不是自己白白被掂对?

    且,还落人口实,让所有凤凰族人都认为他真的是一个没有身价的穷逼,只靠师尊与女人的小白脸?

    林凡笑了笑,道:“师尊、父王、母后,其实我觉得兄长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我的婚礼,聘礼自然是要由我筹备的。”

    “胡闹,有你说话的份吗?”金龙帝者第一时间呵斥。

    “夫君。”林乐瑶也开口,眼中焦急之色更浓。

    这林凡是真的不知道她凤凰族与龙族的攀比到了什么程度,若是这聘礼一事上,让得凤凰族人丢了脸,绝对没人会承认凌凡这个驸马的。

    林凡笑了笑,给几人一个放心的眼神。

    凤子心中在笑。

    大笑。

    狂笑。

    这凌凡是真的识趣啊。

    本来他迫于压力,都已经不得不退了,可这凌凡竟然出头,这不怨他啊。

    几人这凌凡自己伸脸过来,他不拍下都对不起人啊。

    爽朗一笑,凤子道:“妹婿说的在理,合该如此,自己筹备自己的聘礼,这方才是男儿所为。”

    林凡谦虚道:“哪里哪里,小弟也只是看见兄长这般偏爱乐瑶的情况下,有感兄长与乐瑶兄妹情深,故而才不忍让兄长担忧,总得展露点实力让兄长放心将乐瑶交在小弟手中不是。”

    “哈哈……父王与母后养育我几十年,乐瑶便是我的亲妹妹,自然是要爱护的。”凤子眼神一闪。

    他没看见凰布武眼中变换的神色。

    他怎么觉得,林凡的那句话意有所指?

    林凡叹道:“父王与母后含辛茹苦将兄长与乐瑶养大成人,真是辛苦啊。”

    凤子皱眉,但还是道:“父母之恩自然比天高。”

    “正是如此,所以我一直没想着聘礼一事,毕竟有聘礼,自然要有嫁妆,小弟实在是无颜向父王与母后开口嫁妆一事。”林凡眼中出现纠结。

    凤子眼神一冷。

    原来如此!

    他就说,这凌凡怎么敢出面接这个茬子呢。

    原来是要用嫁妆说事?

    想用嫁妆一事,来推脱他的聘礼,还落得个孝顺的名声?

    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允许?

    哈哈一笑,凤子道:“本尊嫁妹,嫁妆岂会劳烦父王与幕后?为兄便包办了吧。”

    林凡眼神微变,好像是被人说破了心事与阴谋般,很是难堪的道:“兄长何必?修者界的聘礼与嫁妆,可都是均等的,那样一来,岂不是让兄长太破费?”

    “说什么呢?本尊就只有这么一个妹妹,岂能寒酸了?聘礼与嫁妆,本就应该均等。”凤子哈哈一笑,他拍胸口,道:“妹婿放心,你拿出什么聘礼,为兄就拿出什么聘礼。”

    林凡心中冷冷一笑。

    上套了。

    老子玩不死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