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3章 一个又一个的坑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凤子身躯摇摇欲坠,本来精光熠熠的眼眸瞬间没了光彩。

    玄黄母金!

    竟然是玄黄母金这等只存在传说中的物事。

    更加可笑的是,在这玄黄母金出现时,他们一群凤凰族的高层,竟然将这玄黄母金当作一块路边捡拾的顽石。

    他甚至还想着,凭借林凡这等无礼到近乎羞辱的做法,彻底将林凡与林乐瑶的婚事搅黄,煽动民义,让得凤主不得不擒下凌凡,往死里整治这林凡。

    可此时,他却是觉得脸庞火辣辣。

    所谓眼瞎,大抵说的便是他们吧?

    将璞玉当作泥土,当母金当作顽石。

    这是天大的笑话。

    凌凡眼中没有丝毫怜悯,眼神极冷,可脸上却是带着浓烈的笑意,轻唤道:“兄长,小弟出身贫贱,收刮整个身上,也只有这块捡来的石头勉强登得上大雅之堂,不知可否充当这个聘礼?”

    拥护凤子的所有凤凰族高层,脸色都羞躁得通红!

    他们可尽都是凤凰族高层啊,连母金都不认识,当作顽石,还以此作为发难的借口,简直是丢尽了颜面啊。

    同时,对于林凡便也更加憎恨。

    若是最开始,他们只是想要为难林凡,让他不能入赘凤凰族,从而让林乐瑶主动放弃继承资格的话,那么当林凡打他们的脸之后,便是私仇。

    凤子终究非同凡俗,竟然在极段时间内便稳住了心神,冷冷道:“妹婿倒是好手段啊,也许便在此处等为兄吧?”

    林凡道:“兄长说笑了,哪里会挖坑等兄长跳呢?为了应付兄长,小弟我可也是绞尽脑汁啊。”

    这句话,便是撕破脸皮。

    凤子阴测测道:“妹婿的确好气魄,用母金来充当聘礼,天下独一份,当然是足够了的。”

    “见效了区区身价,可还能入得了兄长以及诸位前辈的眼?”林凡眼神眯起,带着笑意,一一在脸色难看的人群脸上扫过。

    他们能说什么?

    敢说什么?

    “既然妹婿能以母金作为聘礼,可见对小妹的看重,为兄便也不再考量,便等待婚礼来临吧。”凤子话语冷冷,他呵呵一笑,道:“为兄便先在此祝福你们白头偕老。”

    林凡眼神虚眯,却听凤子继续道:“宴会到此,也该是到了尾声,为兄还有些许事物处理,便不作陪了。”

    说完,他急冲冲往外而去。

    此时,他心中发毛,他可没忘记自己的狂言,无论林凡拿出什么聘礼,他都需要加两倍的,用来充当嫁妆。

    可,那是玄黄母金啊。

    在所有母金之中都排名第一。

    且,拳头大的那么一块,炼制什么究极之器不可?

    简直便是究极之器的粗坯啊。

    到底有多少价值,简直难以衡量。

    为何史前古神那般多,却是没有留下多少究极之器?

    非是古神没有那个能耐铸就究极之器,而是寻不到母金,而此时林凡用来充当聘礼的玄黄母金,足够炼制一柄可流传千万古的神器。

    这等神物,将他整个人砍来卖了都肯定是筹不齐相应价值的东西的,更何况两倍?

    故而,他暂时服软,要离开这个让他丢脸的地方。

    可林凡又怎么会让他如愿?

    就在他刚迈出三步时,林凡开口了,很平淡,可却是很坚决,道:“慢着。”

    凤子脚步一停,心中一紧。

    这是要一次性玩死他吗?

    回头,声色俱厉,喝道:“为兄已然认栽,再不会插手你乐瑶的婚事,你还要怎样?”

    林凡眼神一冷,喝道:“插手我与乐瑶的婚事?你配?父王母后都没说什么呢,轮到你多嘴?你这是越权?你眼中还有没有父王母后?这凤凰族,到底是父王与母后做主,还是你凤子做主?”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这是诛心之言!

    的确,今日这凤子,可是太过。

    凤子脸色当然也大变,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在地上向凤王与皇后叩首,接连表示,自己没有丝毫逾越之心。

    凤王只是冰冷看了一眼没有多说,林凡呵呵一笑,道:“兄长何必当真,小弟也只是说说而已。”

    凤子心中杀机淤积。

    随便说说,却是将他往万劫不复的死境里拖啊。

    凤子再次叩首,请求离去,林凡冷笑,道:“兄长,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凤子脸色狂变,道:“凌凡,得饶人处且饶人。”

    “是吗?有这句话?”林凡表示狐疑,且道:“小弟可是为了兄长的两倍嫁妆才拿出这母金啊,想来以兄长的身家,定不会让小弟失望才是,现在,请兄长拿出为乐瑶筹备的嫁妆吧,肯定能让我开眼。”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林凡说的,全都是这凤子等曾经用来掂对他的话语,让凤子等人脸色青红交加,一个个圣者都咬牙。

    面红耳赤,像是有人不停的拍他们巴掌,啪啪响着。

    “凌凡,你侥幸获得玄黄母金,的确超出本圣预料,可用此等天缘来为难凤子大尊,是否过了?”一个圣者不忍看见凤子被林凡怼得哑口无言,他出声了。

    顿时,一群圣者皆纷纷出言。

    直言,玄黄母金这等东西,天生地养,举世难寻一块,林凡用这等天物强求凤子拿出对应价值的聘礼,根本就是强人所难。

    凤子也像是找到了理由,狞道:“便是如此,遍寻天上地下,也许你手中玄黄母金便是唯一一块,你以此物妖邪非要让我找出同等价值东西来,这根本不可能,你这是强人所难。”

    林凡皱眉。

    凤子狞笑。

    这凌凡就算处心积虑,但又如何?

    这是凤凰族,这是他的地盘!

    “哎、也是,我的确强忍所难了。”林凡似苦笑了笑,道:“只不过,虽然这玄黄母金珍贵,却是只能充当其中一样聘礼,不然若只有这母金,他人也如兄长一般不知此物珍贵,将之当作顽石,却是不美,小弟还需辛苦筹备其余珍品,却是难住了小弟了。”

    凤子眼中有精光一闪,道:“妹婿的确用心良苦,只是不知妹婿可有准备了其他聘礼?”

    林凡苦笑道:“其他东西根本难等大雅之堂。”

    “哦?为兄却是不信的,玄黄母金,为兄的确没用,但若是其他的,怕还是能收集一些,便按老规矩,你出什么聘礼,为兄便给什么嫁妆,你看如何?”凤子眼神闪闪。

    在哪里跌倒,便要在哪里爬起来。

    既然在聘礼之上被林凡打脸,自然是要在聘礼之上找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