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5章 各有各的机缘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此时的他们明白,之所以他们能够拥护凤子,之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们的身份地位能够越来越高,一切都是因为凤主愿意。

    当凤主不愿意时,可以轻易的剥夺他们所有的荣光,这凤凰族,终究还是凤主的。

    凤子失魂落魄,被人直接拖走,那个命令是否说明,他被囚禁了?再也没有出来的机会,将老死在那有限的宫阙之中?

    “乐瑶暂代本帝,处理凤凰族事务,尔等皆要尽心竭力辅佐,若有怠慢,定斩不饶。”凤主眼神冷冽的扫过诸人。

    让得那些拥护凤子的人,脸色都剧变。

    凤主这般霸烈吗?

    没有任何掩饰,直接就要让林乐瑶上位。

    “驸马林凡协助乐瑶处理政务,赐帝剑,可有先斩后奏之权。”

    命林乐瑶暂代凤主主掌政务,是凤主释放的最明确,要立林乐瑶为凤凰族族长的信号,但诸人能够勉强接受。

    可是最后这任命凌凡的命令,则是让诸人惊愕,当下变了颜色。

    “族长……”

    一个圣者开口,他站出来。

    凤主冷冽的眼神一瞥,道:“你有事?或是对本帝决策不满?”

    这圣者脸色一白,道:“属下不敢,只是,这凌凡始终是一个外人,持帝剑且有先斩后奏之权,是否……”

    “呵呵、看来你还是不满本帝的决策啊。”凤主话语冷了下来,喝道:“来人,此人目无尊卑,对本帝决策质疑,囚天心冰髓狱十载。”

    这圣者一个激灵,直接是浑身瞬间无力的跌坐在地面之上,整个人都在颤抖。

    天心冰髓狱,只用来囚禁凤凰族族人的天牢。

    用亿万年天心冰髓打造,最是恐怖,凤凰族人的妖灵都会被慢慢磨灭,若长期处于其中,道基都会损伤。

    这圣者被拖走了。

    “还有谁有意见吗?”凤主冰冷的眼神扫过。

    谁敢在多语?

    这圣者的下场,向诸人证明,凤主已经下定决心,没有谁能够更改。

    威棱四射的眸子扫过,凤主眼中没有任何情绪,道:“既如此,那尔等便散去吧,宴会到此结束。”

    诸人皆散。

    林凡苦笑着,看向凤主,道:“父王,你这不是将我架在火上烤吗?”

    凤主眉角挑了挑。

    这小子,真的会打蛇上棍啊。

    称他为父王,他同意了吗?

    可是看着林乐瑶手中的雷神鞭,又看着拳头大小的玄黄母金,他没有就称呼一事与林凡计较,冷声道:“相当我的女婿,哪里有这么简单?”

    凰后几次张口,但最后都没说什么,只是苦笑了下。

    只听凤主道:“乐瑶虽然在人前一脸冰冷,可本帝知晓,她心善仁慈,慈不掌兵,所以你要杀伐果断一些,该杀就杀,该诛就诛。”

    “好,我明白了。”林凡笑了。

    该杀就杀?

    该诛就诛?

    他怕是真的可以狐假虎威了,这种感觉,却是从未尝试过的。

    凰后将林乐瑶与林凡带走,这残宴之上,便只有金龙与凤主两位帝者。

    金龙苦笑道:“凤兄,是不是太快了?”

    凤主摇头,道:“不快,我甚至觉得慢了,此时摆在我凤凰族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浴火重生,要么彻底沦为哪一族的走狗,我宁愿我凤凰族死绝,也不会为虎作伥。”

    金龙皱眉,道:“你是想借林凡之手,斩绝凤凰族所有不安因数,将那些心怀诡异者尽诛之?”

    凤主眼中出现一丝痛楚,道:“除恶务尽,剜骨疗伤,想要浴火重生,也只有如此了,我绝不希望我凤凰族变成第二个龙族。”

    金龙道:“你就不怕林凡将凤凰族杀个遍?”

    “就怕他不杀。”凤主眼中那一丝痛楚消失,变作坚决。

    金龙帝者眼神严肃下来,道:“你是否真要去镇守第七界壁?”

    “置之死地而后生,若不去最危险的地方,怎么让哪一族放弃对我族的觊觎?”凤主叹息着。

    “置之死地而后生。”金龙帝者苦笑着,沉默片刻后,道:“那地方的确是一个险地,但若是从其中能够活着走出来的修者,都注定光耀千古,的确算是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福地。”

    他二人谈论时,都没有去提到凤子,对他们这些帝者来说,凤子真的不入流。

    ……

    剑州。

    帝级霸主势力——剑帝山。

    无剑从修炼之中醒来,眼中有两道剑意劈杀而去,将一座山巅直接削平。

    “师弟,师尊叫你。”一个绝色的女子来到无剑身旁,笑着。

    无剑看向这女子,似无视了这女子眼中灼灼目光,道:“谢谢师姐。”

    他收剑转身,向着山路盘旋而去。

    “无剑、你无耻。”

    一个青年眼神阴厉的怒斥,他从一座假山后一步踏出。

    无剑停步,看向这青年,道:“有事?”

    这青年眼神更加阴厉,喝道:“莫非你看不见师妹对你的情谊吗?一次次平淡而过,可知有多伤人?”

    无剑沉默,片刻后道:“我已有妻与子,此心不能分割了。”

    绝美的女子眼中出现黯然,道:“你已有妻与子吗?是我自作多情了?”

    无剑怔怔看着这女子,道:“师姐,对不起。”

    这女子哭着摇头:“你没错,只是相遇的太晚了些,有时间,带她来给师姐见见啊。”

    “好。”无剑眼中出现柔情,随后看向青年,道:“师兄,感情之事不能勉强,师姐师兄深情厚谊,铭记于心,不敢忘却丝毫,可其他的,小弟不敢在去奢望。”

    这青年眼中出现一丝复杂,最终也没说什么。

    无剑瞪山路而去,一个白衣白袍的老者仙风道骨,坐在一株苍松下,膝上横着一柄长剑。

    “师尊。”无剑在这老者面前行礼。

    老者抬头,笑着,道:“很不错,你剑瞳已成,可行走天下。”

    无极沉默,老者道:“你去准备下,一月之后,与为师去凤凰族走一走。”

    无极眼中剑芒一闪,道:“有事?”

    老者便是剑帝,道:“你苦修已然两年,故而外界之事不知,凤凰族乐瑶公主寻到苦恋的倾心者,下月他二人将成婚。”

    “哦?”无剑死死压抑心中激动。

    他知道,所谓的额乐瑶公主的倾心者,定然是林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