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8章 何其打脸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站住!你是谁?怎敢来此捣乱,是想被灭族吗!”

    离族的圣者怒叱,只因,在一群衣着光鲜,且连带笑意的恭贺人群中,猛然之间冲来一个不停凄厉哭嚎着,浑身血迹的男子。

    “噗通。”

    这男子猛然跪在地上,大哭道:“快快请报芘虎圣者,出事了,大事啊……”

    离族的迎宾圣者脸色猛然一变,此时,他也看清了这人被血污遮盖的芘家族徽,瞳孔猛然一缩,道:“你与我同去!”

    迎宾的圣者显然是一个见多识广且很果断之辈,大手一挥,便将这芘家的修者直接裹带起来,向着高空中一座漂浮的宫阙而去。

    余下诸多前来恭贺的宾客,满脸的震惊。

    莫非是与芘家同在一域的那个强族在此时与芘家动手?

    “不对!这人我认识,曾在某处传送阵见过,他一直跟在芘俊身后,是此次护送贺礼的强者。”一个强者猛然惊呼。

    “什么?莫非不是芘家出事,而是芘家的贺礼队伍出事?”

    诸人惊呼,随后尽皆感到不可能,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胆敢在离族的婚礼上这般放肆,血洗贺礼队伍,这不怕被灭族吗?

    此时,大厅之中,诸人气氛愈发热烈。

    芘虎笑着,道:“稍后便让芘俊这小子送礼前来,便让他前去凤凰族去,摘了林凡的头颅来,当作另一样贺礼吧。”

    离江道:“芘俊这小子,想来斩杀凌凡应该是不难,本家主还是放心的。”

    便在此时,离族迎宾圣者急冲冲而来,附耳在离江耳边轻语,离江脸色猛然一变。

    离江看向芘虎,脸色有点阴沉,道:“芘兄,出了点事。”

    芘虎脸色微变,离江叹了一声,道:“让你家的修者来与你说吧。”

    随后,那个强者便像是哭丧般来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芘虎身躯晃了晃,随后眼神猛然阴厉下来,喝道:“芘俊呢?出了什么事?”

    这强者嚎啕大哭,道:“死了,都死了,除我之外都死了。”

    芘虎脸色猛然一白,随后整个倒退几步,又瞬间冲来,揪住这强者衣襟,喝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这强者颤抖着,拿出一个盒子来,盒子未曾打开,便有浓郁血腥味扑鼻。

    此间,所有人都变色。

    芘虎手掌一直在颤,他打开盒子,眼角狠狠抽了几下。

    他看见的是芘俊扭曲到一起的脸庞,明显受到了不可想象的折磨:“谁干的?”

    “不知道。”这强者更加恐惧。

    芘虎眼中杀机一闪,强者尖叫,道:“真的不知道,只知道是一个极为擅长空间规则的剑修,芘俊少主与他交战,只一剑便被灭了神魂。”

    “什么?”芘虎惊叫。

    不只是他,其他圣者也都一脸震撼。

    一剑,斩了芘俊?这得是什么修为?

    “呵呵、看来所谓的芘俊,也不过芘家吹出来的尿包,一捅便破了,你芘虎口中的无敌,口中可杀凌凡的妖孽呢?便是这般?”帝林讥诮笑着,早就看不惯芘虎那一脸狗腿样,此时怎能错过这等嘲讽的机会?

    芘虎心中如被撕裂般的疼,芘俊,芘家所剩不多的妖孽,竟然,就这般死了?

    当听见帝林嘲讽的话语后,羞怒交加,一口逆血便喷了出来。

    离江眼神阴森的看了一眼帝林,道:“斩了芘俊少主的强者,是什么修为?是否是见财起意?”

    强者道:“他同样是天心巅峰,杀光我们一群人后,一剑便将所有贺礼斩成齑粉,什么都没要。”

    “好!很好!真的很好!”离江阴厉叫道:“啧啧啧,这是为了我离族而来啊,真的很好,凌凡?呵呵,真的很不错。”

    这强者一怔,道:“大人,他不是凌凡,我敢肯定。”

    离江眼神一眯,手掌轻轻拂过这强者的头颅,无形劲气已然将这强者的神魂震死,冰冷道:“放心吧,我会为你复仇,凌凡?呵呵,有趣,出了这种事,哪怕是凤主,都保不住他了吧。”

    其他人都看着离江,知晓了他的打算。

    不管这件事是不是凌凡做的,都会被他做成铁证,就是凌凡做的。

    同时,其他几人也在幸灾乐祸。

    哪怕是王家、姑苏家等,皆是如此。

    这芘虎,刚刚仗着与离族的关系较近,可是够嚣张,将芘俊吹得天上有地上无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芘俊已经圣下无敌了呢。

    结果被人一剑杀了。

    幸好啊,这个狂人没对自己家出手。

    ……

    “玛德、抢、杀光、眼前所见的任何活物,除了那个小子外,尽皆屠戮!”李广真的是一个山大王了,匪气十足,他站在一块巨石之上,手舞足蹈,下方,是剧烈的交战场地。

    来自盗州的诸强,在围杀姑苏家护送贺礼的队伍。

    同时,李广也震惊,心在狂跳。

    玛德,如果不是带了圣者来,真的会很吃亏,这个小子太强,应该真有圣下之极的实力。

    “盗州!你们想被灭吗!竟然连我姑苏家送给离族的贺礼都敢动!”姑苏木差点气炸了肺。

    本来一路平静,可是盗州的强盗竟然来袭,其实上,他也知道,是那个乱蹦乱跳的小子留手了,不然一个圣者一巴掌就能拍死他。

    “玛德,不是离族的贺礼,老子还不抢了。”

    李广气冲冲,他看向身旁的圣者,道:“长老,迟则生变,出手吧,将贺礼都带走。”

    这圣者点头,向下拍了一掌。

    一掌之下,什么都没有了,当姑苏木从巨坑中爬出来时,此地,已经被夷为平地,只有潺潺血水从泥层之中冒出。

    “啊……”

    姑苏木震怒大吼,可他大吼时,浑身血线飚射,接连咳血块。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恢复如常的离族,有经历风波了,只因,姑苏木一步三咳血,向着迎宾处走来,一脸苍白,步履虚浮,明显受重伤。

    “姑苏家圣者何在?速速领我前去。”姑苏木虚弱开口。

    迎宾圣者脸色阴厉了下来。

    这明显,便是针对他离族的报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