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1章 姑苏木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步步生莲,有甘泉从地中涌出。”

    一个圣者惊呼。

    此时,诸人仔细看去,发现了端倪,林凡从远方来,似脚踏厚土上,可细看便会发现,他离地足有一寸,每一个脚步踏出,便有金色的道莲出现,让他足不沾地而行。

    且,有甘泉涌出,大道本光秃秃,被甘泉滋养后瞬间便绿草茵茵。

    诸人震惊。

    只看此等异象,便知林凡并非如离族所言,是浪得虚名之辈,而是名副其实的当代妖孽。

    林凡笑着,看向迎宾圣者,道:“九幽丧魂钟,以九幽魂铁而铸,据传,若以此神铁铸就棺椁,可保神魂不朽,此钟摇动间,可摄修者神魄,端得恐怖,是宝贝无疑,莫非此等重礼离族依旧看不上么?”

    “嘎吱!”

    离族诸强牙齿咬得嘎嘣响!

    林凡所言的确半点都无虚假。

    可,此时是什么环境?

    这是离族的大喜之日,可林凡竟然送来丧钟!

    这代表什么?

    “小杂种,我离族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一个离族强者怒叱,且他大步迈出,有朱雀燃烧于其身后,行走之间,留下一个个火焰脚印。

    “杀了他!不用多说了,直接斩灭!”

    又有一个强者狞笑,铿的一声,有鬼头大刀出现,被其抓在手中,磨刀霍霍,要杀林凡。

    林凡道:“若离族不喜这个礼物,再下还有黄泉棺一口,号称可葬万人,亦有天幽亡魂烛,号称可无息间灭圣生魂,便由你离族挑一件如何?”

    “凌凡,你来错地方了,这里真的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迎宾圣者终究老成持重,制止离族诸强向凌凡动手,冰冷开口。

    他不信凌凡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一人来此,定然有依仗。

    此时,他们看见的只有凌凡一人,但金龙帝君,凤主等恐怖的帝者,铁定隐藏。

    林凡以这等礼物为贺,当然是在戏耍与羞辱他离族,但此事可大可小,大不了帝者出面,便说林凡不晓人情世故。

    但若是他离族以此为由,向林凡发难,定然有帝君会出手,到时候,林凡定然杀不死,他离族的大喜之日,会成为笑话。

    而帝者在大婚之日狂战,无论天人族如何想,但这桩联姻,定然是不会完美,有瑕疵。

    神光一闪之下,他抬手打出烙印,飞向宫阙中去。

    林凡眼神微眯,道:“再下真的没有撒野,诚心来贺。”自嘲般笑了笑,道:“离族与天人族,果然不是区区在下能够比拟,我的婚礼可是门可罗雀啊。”

    诸人眼神都虚眯。

    诚心来贺?

    有意思了。

    还有自嘲的话语,凌凡,是在想做甚?

    便在诸人这般细思时,宫阙之中飞来一群人,离江、离烛父子豁然在列,其余芘家、王家等、也尽皆不少。

    “凌凡!好狗贼!你刚刚率圣者偷袭我姑苏家,图我姑苏家重宝,杀我姑苏家百余之众,本尊如何饶你?”

    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并不是离江或者离烛发言,而是衣袍之上,依旧有血迹的姑苏木爆戾的咆哮。

    林凡眉头一皱,冷冷看着姑苏木,道:“我认识你?”

    “哈哈哈……林凡,你以为隐藏了真面目便能瞒过本尊吗?你便是化作灰我都认识!”姑苏木狞笑。

    林凡心中更是阴冷,喝道:“可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本座诚心来贺,若你离家不愿本座离去便是,驱使如此废材污蔑本座不觉得无趣吗?”

    离江此时开口了,他神情严肃,道:“姑苏贤侄,此话可不能乱说,你确定那个贼人是凌凡贤侄吗?”

    姑苏木道:“小侄不会认错。”

    “嘶……”离江倒吸冷气,随后猛然厉喝道:“凌凡,我知你我两家同天举办婚礼,你丢了些许颜面,可没想到你为了报复,竟然将矛头对准无辜的王家、姑苏家以及芘家,在你手中,是三百儿郎热血,此仇,如何解?”

    林凡眉头皱得更深。

    这什么跟什么啊?

    剧本不该是这么写啊,不应该是他送钟,离族报复,然后他一通大杀,逼得离烛亲自出手,他斩死离烛吗?

    “我知道你还要狡辩,耍赖,可事实具在,你辩解不了。”离江冷笑。

    此时,王海也阴森森开口,道:“小子,可还记得我?”

    林凡眉角一挑。

    以他的眼力,当然看出王海是圣者,也看见了他受创,那根本是往死里弄。

    莫非为了污蔑他,离族舍得用圣者为代价?

    咚咚咚……

    一具具血尸体被抛出,几百具,有一些甚至是一团肉泥。

    林凡真的震惊了。

    这闹的那一出。

    哪怕在没有眼力,他也能看出,这些人的确刚死不久,甚至于连圣尸都有。

    心中怦怦跳。

    这真的超出了他的计划。

    他坚信,哪怕是天人族,也没有这等大手笔,一次性杀死这么多强者,只为了构陷他这么一个小人物。

    那么,是谁动的手?

    到底是嫁祸给他,还是为他出气?

    “啧啧,事实具在,你还想抵赖?”姑苏木阴测测笑着。

    凌凡盯着他,道:“在问你一次,你是谁。”

    “姑苏木。”姑苏木傲然道。

    凌凡点了点头,道:“知道了,你说是我对你动手?”

    姑苏木狞笑道:“不然呢?凌凡,别想抵赖,没用,本尊说过,化作灰本尊也认得你。”

    凌凡道:“本尊的确未曾做过此事,但若你姑苏木认定是本尊,那便是本尊吧,你要如何,我尽皆奉陪便是。”

    凌凡很无语。

    这尼玛的算怎么回事。

    他的目的没达到,一大个屎盆子就扣在他头上了。

    “本尊要如何?”姑苏木怪笑,道:“当然是,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四个字,姑苏木语气森然,让人如临地狱。

    “不外就是想一战罢了。”凌凡嗤笑。

    看来他的计算还是对的。

    他一个人前来,让离族一方根本不知晓他林凡背后究竟还隐藏有多少强者,且,亦不想这婚礼上出现大波折,从而让得两族联姻有瑕疵,故而,要用同辈人杀他。

    这样一来,不管出现什么波折,也不重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