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5章 原来是他们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谢谢凰逆道友救命之恩。”黎圣脸色复杂的看着身旁,身穿九彩锦袍的凤凰族圣者。

    凰逆冷冷看着黎圣,道:“既然你无事,本圣走了,还要去离族,带走我凤凰族驸马。”

    黎圣身躯一颤,最后,苦笑道:“我不知我之言可否有作用,可愿为凌凡作证。”

    “哦?”凰逆看向黎圣,道:“你应该知道,这本就是一场陷害,就不怕得罪离族与天人族吗?”

    黎圣道:“怕得罪,可你对我有活命之恩,况且,这件事,本就不是他做的。”

    黎圣脸色复杂,道:“想不到盗州之人竟然会来此地作乱。”

    凰逆眼中出现一丝隐藏极深的笑意。

    驸马的这个兄弟,智慧真的如海啊。

    先是装作盗州圣者,对黎族贺礼队伍袭杀,让黎圣援救,他又被安排刚好路过交战之地。

    真是厉害了,至于盗州背锅,他倒是没有什么心理负担,盗州本就是人人喊打,背这么一个大锅,人家根本不会在乎,甚至于,会直接站出来宣布此事,他盗州表示负责吧。

    离族。

    “说这话,要脸?”凌凡嘲弄看着离烛,道:“你已然成圣,只差圣劫洗礼便是一个真正圣者,你就不怕亏心事做多了,在圣道之劫中心魔袭心,从而惨死圣劫下吗?”

    离烛呵呵一笑,道:“随你说吧,这件事就是你做的。”

    便在此时,黎圣浑身血污来了,脸色复杂的看着通天,随后躬身,道:“尊上,在下可作证,犯下大罪的,非是凌凡。”

    通天眼神一眯,道:“黎圣,你可要想清楚,话不可以乱说,当心……”

    黎圣摇头,道:“在下虽然修为不高,但好歹是圣者,那些为非作歹的,非凤凰族之人,也非金龙帝者麾下,这点我可做保,而林凡再强,也终究不是圣者,怎么可能诛杀那般多的队伍,杀了两个圣者,抢走贺礼?”

    凰逆冷声道:“出手之人是盗州之人,本尊与他们交手时,感受到了那种气息,可偷天。”

    随后,凰风流冰冷道:“据说有一家队伍,便是被盗州所屠,尔等也要想好,也许我凤凰族不算太强,可若是要覆灭一两个家族,应该还是可以的。”

    这句话一出,姑苏圣者身躯顿时颤抖,道:“对我姑苏家出手的,的确有盗州之人,可也不知出自何人主使。”

    “主使盗州之人?”凰风流讥诮道:“你问问通天,他爹有没有这个本事。”

    通天脸色一冷。

    盗州,根本就不被归类为三十二域中,法外之民,就算是他父亲天神,都是指挥不动的。

    冰冷却是不甘道:“好吧,也许此事真不是凌凡兄所谓,不过依旧有嫌疑,若日后需要凌兄协助调查,天人族使者自会前往凤凰族。”

    此话,便算是承认,他通天错了。

    心中杀机更甚。

    他有很多威名,其中一生无错,便是最高的丰碑,可自从遇见凌凡后,便屡次出错。

    眼中光芒一闪,看向离烛,似在说,接下来,你的事,但今天,我不想看见凌凡能活着走出你离族。

    林凡讥诮的看着通天。

    但也没多说什么。

    能够让天人一族的太子人物说出这种类似与成人错误的话来,就已经颇为不易。

    自然是不会再去说什么。

    可凌凡却是有点想不通,为何凰逆会这么凑巧的遇上黎圣被围。

    此时,凰逆走到凌凡身边,传音道:“驸马,有一人让我给你一句话。”

    林凡眼中光芒一闪,道:“什么话?”

    “玄东遇无剑。”凰逆也很懵逼,这句话什么意思啊。

    可是林凡眼中,却是有精光猛然爆绽!

    这句话,天上地下,没有几人能懂。

    但是他能懂。

    陈玄东这小子,竟然遇见无剑了?

    还有,这些事,肯定是他们做的了,实锤。

    心中涌现感动,同时也对这两个兄弟极为满意,能够诛杀圣者,便代表他二人此时混的肯定不错,很自豪啊。

    不久后,兄弟就能团聚了。

    他与乐瑶的婚礼,肯定传遍天下,那几个小子,肯定是要来的。

    眼神一闪,忍下听见陈玄东与无剑消息的冲动,瞥了一眼离烛,道:“离兄,既然你离族不喜小弟送来的贺礼,那小弟便收回,然后就离开了。”

    手抬起,那被迎宾圣者扔在地上的九幽丧魂钟便飞起,要被凌凡收回手中。

    离烛眼神一冷,弹指之间,有规则凝刀,切断了林凡与九幽丧魂钟的联系,冷漠道:“送出的礼哪里有收回的道理?”

    林凡眼神一眯,道:“莫非离烛兄对我送的钟很满意?可我刚刚才知道,原来送钟,在这大喜之日是一个禁忌呢,倒是唐突了,不好意思哈。”

    他嘴上说着不好意思,但脸上半点歉意都没有,让人不知真情还是假意。

    “别装了,你就是来捣乱,这般掩饰,倒是让得本尊小觑了你。”离烛不在意笑着。

    林凡耸肩,道:“本座一向不喜欢狡辩,你这么认为,那本座就是来捣乱的吧。”

    “所以呢?在我离烛大喜之日送来送钟,如此之大的侮辱,你认为我离烛能忍?”离烛嗤笑。

    随后道:“还是说,你以为我与你一般的没种,被我离烛如此欺压,却是只敢做出如此无力的还击?”

    林凡脸色变了,血红,好像被说中了心事,故而怒气冲冲,爆戾道:“离烛,不要欺人太甚。”

    离烛呵呵一笑,道:“便是欺你了,你又能如何?”嘲弄的看着林凡,道:“之所以我的婚礼会与你一天,就是我在欺你啊,白痴。”

    “你想死吗?”林凡大怒,金色的雷电若火蹿升天际,半边天穹都被染得一片金黄。

    离烛嘲弄,道:“你看,蝼蚁才会展示自己的爪牙,让人胆寒。”

    所有来恭贺离烛大婚的家族与势力,尽皆看着林凡,都很怜悯。

    被人这般点指鼻梁的欺辱,这真的是奇耻大辱。

    可是,就如离烛说的一般,你又能如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