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4章 相谈甚欢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这让两家紧绷的神经都松弛了下来。

    当松弛下来后,所有人竟然都发觉,在无知无觉中,自己竟然出了一身白毛汗。

    毕竟自己等人要面对的可是恐怖的凤凰族。

    这一族到底有多深的底蕴,简直不可想象。

    反正上古之时,这一族被称为不死族,身具涅槃之力,垂死时可涅槃重生。

    这一族中,到底藏有多少宣布已经死去,其实依旧沉睡于岩浆海中的帝者,没有人知道。

    “带那个孽子上来!”

    拓跋宇的父亲怒吼。

    他的脸上有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很明显刚刚被人抽耳光了。

    这让他怒如狂。

    他几百岁的人了,竟然还被抽耳光,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但抽他的人,是他的父亲啊,能找谁说理去?

    当然,他之所以会被他爹抽耳光,那是因为他爷爷抽了他爹的耳光,所以他就成为出气包了。

    “老不死的,都上千岁了,脾气怎么还是这么暴躁。”

    他心中嘀咕。

    拓跋宇来了,太凄惨了,真的被打得他妈妈都不认识了,脸肿得就像一个猪头。

    “你这个孽子!老子让你害苦了。”

    拓跋晔上前就是一脚,让得拓跋宇咕噜噜的打滚,遍地哀嚎。

    与此同时,凌家。

    凌天简直比拓跋宇还凄惨,此时他正被用龙筋索吊起来打,用玉雷鞭狂抽,每抽一下,都有雷霆之光爆发,他整个人身上到处是雷劈的痕迹。

    现在已经快被打死了,只能抽搐,就连惨叫的力气都没了。

    这两人被折磨得很凄惨。

    然后,他们的家族都给了他们一个任务,不管他们用什么方法,如果不能让凤凰族原谅,从而放弃那种恐怖的赌注,那么就用他们的神魂来点天灯。

    然后,两人就被丢出家门了。

    两家本来相距的就不远,很快难兄难弟就见面了。

    “拓跋兄,你有什么办法吗?”凌天惨笑。

    他被打得差不多死去,又被家族塞了天丹让他复原,可是那种生不如死的折磨,依旧让他胆颤。

    拓跋宇抽了抽嘴角:“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家说了,就算林凡让我吃屎我也得答应,不然要用我的神魂点天灯,用我的肥油去喂猪猡。”

    凌天的脸颊也抽了抽,与拓跋宇的遭遇一比,他竟然觉得自己家还算是仁慈的,至少没有用他的油去喂牲口的打算。

    凌天沉默片刻,这才道:“先去找林凡吧。”

    “不知道他见不见我们。”拓跋宇苦笑。

    “总得去试试。”凌天也在哀声叹气。

    这是做的哪门子孽哦。

    才狠狠的得罪林凡,想要踏在凤凰族的脸上大发横财。

    可才短短几个时辰后,竟然又要腆着脸去求人家原谅。

    这简直是洗干净自己的面庞,递到人家的耳光下,赔笑着等人家抽啊。

    贱。

    真贱。

    “凌天兄,你说林凡会不会真的要我吃屎。”拓跋宇激灵灵打颤。

    “不会。”凌天摇头:“我虽然也是初次见这林凡,可也大概知晓他一些为人,与他为敌,他大抵都是一戟杀之,从未听过他折辱他的敌人,在这点上,我倒是很钦佩的。”

    想了想,凌天道:“其实上,我倒是觉得他放过我们的可能性很大,毕竟镇天关三大霸主家族,他肯定也不想一次性得罪完,我们在这镇天关中立足太久了,树大根深。”

    “也是。”拓跋宇听凌天这么一说,心中的紧张顿时缓和了下来。

    “但我们姿态一定要低,林凡可不是那种不敢惹事的人。”苦笑了笑,凌天道:“他连通天都敢正面硬刚,更何况你我。”

    凤凰族。

    “夫君,你沏茶作甚?”乐瑶有点不解的看着林凡。

    林凡笑道:“等人。”

    “莫非你在这镇天关还有朋友?”乐瑶很好奇。

    “当然不是,我是在等凌天与拓跋宇。”林凡回答。

    乐瑶脸色一寒:“那两个废物,竟还敢来凤凰族?我们还没上去要账呢。”

    “彼时的朋友未必不会成为敌人,而此时的敌人也未必不能成为朋友。”

    林凡叹了一声:“我们初来此地,一次性对上三个霸主势力,实属不智,兼且有天人族的为难,我们太需要盟友了。

    所以若是能够得到凌家与拓跋家的友谊,一些恩怨也并非不可解,更何况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大恩怨。”

    乐瑶点了点头。

    也就在此时,有人来报,凌家凌天与拓跋家拓跋宇求见。

    林凡笑道:“请。”

    很快,两人来到林凡面前,都一脸复杂,最后凌天叹了一声,鞠躬,道:“抱歉了,不管怎么说,那时候我的确有落井下石的行为,但与家族无关,只是我一时鬼迷心窍。”

    拓跋宇苦笑:“还望林兄高抬贵手,不然我与凌天兄真的会很凄惨,死都不知到怎么死的。”

    林凡哈哈一笑,道:“那些事我早忘了,快快请坐,尝尝小弟我带来的龙涎茶。”

    “龙涎茶?”凌天眼神一亮,道:“这可是天下三大奇茶之一,只有龙族独有。”

    林凡一脸知己难逢的表情,道:“凌天兄竟然也懂茶?”

    凌天矜持道:“略知一二。”

    拓跋宇道:“林凡兄有所不知,凌天兄有三绝,第一琴绝,第二萧绝,第三茶绝!”

    “哦?”林凡大笑:“有趣,这龙涎茶是我攻破堕日岭时偶尔得之,也不过几片而已,一直舍不得品尝。

    刚刚我断定两位会前来,故而才拿出,本还担忧,若两位不懂茶,那便是暴殄天物。

    没想到,两位也是同道中人。”

    凌天哈哈一笑:“即有龙涎茶,岂可无仙人饮?”

    他拿出几片茶来,给人云山雾罩,仙气缭绕的缥缈之感,像是有仙子盘旋于叶片上。

    拓跋宇叹了声:“看来我这江湖也藏不住了。”

    他亦拿出茶,上有男儿豪迈气,似有江湖义与勇,悲与伤。

    “三大奇茶齐聚!今日倒是好福分。”林凡眼神大亮。

    三人都绝口不提关于十年战功之事,只不过无论是拓跋宇还是凌天,也尽皆知晓,林凡已经不会逼迫两家,强行索要战功。

    君投之以李,我当报之以桃。

    故而,都相谈甚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