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6章 林诺上界、悲催芘家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就如舞倾城他们从未怀疑过,林诺是否能够登上天路一般。

    林诺也从来没想过自己是否能够登上去。

    重走他父亲之路,这又有何难度。

    所以,他升天了。

    这里的升天,自然是褒义,不是指的死亡。

    只不过,他也如当初的林凡等上界一般,不能去控制自己到底落脚何处。

    “父亲在何方?”

    举目四顾,陌生的天地,陌生的环境,会给人一种畏惧感。

    “那些叔叔又在何方?”

    林诺再次开口。

    然后他迈步,向前走去,与此同时,一队王者率上千武士也在向前。

    芘鞠心情很郁闷。

    盗州那些盗贼估计是真的吃了龙心凤凰胆,竟然一次次的强抢芘家的珍宝。

    不止抢劫财物,最主要还杀人。

    但凡是芘家运送珍宝的队伍,只要经过盗州,或者是距离盗州万里内,全都死绝。

    这让芘家如何忍?

    故而,芘家的帝者直接找到了盗帝。

    然后,这芘家的帝者晚上睡觉的时候,被割了一绺鬓发,且被拿走了空间戒指。

    这就是盗帝的本事,当然也可以看成是盗帝的警告。

    当然,最后在芘家还是知晓了,之所以芘家最近这么悲催。

    完全是因为盗州最近方才崛起的一个当家——李广。

    也不知道芘家是哪里得罪了这李广,导致李广这般血腥的报复。

    然后,在某些大人物的斡旋下,芘家与盗帝达成了协议。

    王者之上的人不参与此次恩怨。

    这主要是因为,李广没有到圣境。

    芘家可以随意调动圣下修者前去斩杀李广,而李广也同样可以调遣盗州圣下修者抵抗。

    所以,两方的正式交锋开始了。

    只不过,让世人震撼的是,李广不知道从哪儿汇聚来了那么多顶尖的王者,每一个真的都有碾压同境的实力。

    也就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此时,王榜强者,就像是一个笑话般,被人沦为了陪衬。

    比如,有一个剑者,一直以神金蒙面,无人知晓其根脚,可在他手中无一剑之敌。

    再比如,一个同样神金蒙面,但给人一种运筹帷幄,稳重如山的修者,一剑曾劈杀王榜第十。

    这两人,一个自然是无剑,另一人,自然是陈玄东。

    “一群偷儿!都该死!该死!”

    芘鞠在心中怒吼。

    特别是自己要分别刚纳入房中的小桃红,而率兵前去援助芘逆,心中就更是愤怒。

    而就在这时候,他抬眼之间,竟然看到一个浑身破烂烂,像是神游天外的小子,对着他们的队伍直直而来。

    这尼玛!

    真的是人倒霉喝水都塞牙?

    这小子想死?

    所以,他狞笑:“前面的小子,你是想死吗?竟敢挡大爷们的路?”

    林诺皱眉抬头,瞥了一眼芘鞠,眼中出现犹豫。

    他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这群人的修为层次,想杀,不难。

    可看见对方这等架势,如何不知定然出自强族?想到自己刚登临此界,故而虽对芘鞠的不敬愤怒,但也没说什么,向又退了一步,将大道让出来。

    “哈哈哈……小子,挡了大爷的路,以为让开就算了吗?”芘鞠狂笑。

    林诺皱眉,话语也冷了下来:“那你想要作甚?”

    “道歉!”芘鞠冷哼。

    林诺深吸气,他已经快要忍不住。

    “挡我芘族的路,还敢冷眼冷语?老子看你是不想活了。”

    芘鞠阴厉笑着。

    离盗州只有千里,这一去定然是无止境的征伐,此时找点乐子,肯定很舒服。

    林诺眉角一挑:“你们是芘家人马?”

    “小子,现在才知道大爷们出自芘家?老子给你说,晚了,早的时候,你一句道歉也就算了,现在必须跪下道歉!”

    “哼哼,敢拦我芘家的路,直接杀死。”

    看见芘鞠要发威,故而,他率领的芘家强者也一个个大笑着,提出各种侮辱要求,要羞辱林诺,将他当作是出气筒与玩具。

    “呵呵,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林诺眼神彻底冷了下来。

    当时下界的其中一家,便是这芘家。

    “小子,你什么意思?”芘鞠脸色一冷。

    但他身旁一个天心强者发觉不对,眼神眯了起来:“少年,是否与我芘家有怨?”

    “无怨,是仇,既然是芘家,那就都不要走了,此地葬你们所有。”林诺冷冰冰。

    他这话说出后,竟然满场寂静,随后,无穷的嘲弄之声出现。

    就连发觉了不对的天心强者都怪异看着林诺:“少年,你在痴梦?你要杀我们全部?”

    “哪里这么多废话?待本王去摘了他头颅。”一个王者冷冽开口。

    芘鞠怪笑:“不要一下子弄死,记住留下半条命,老子陪他好好玩玩。”

    这王者去了,大咧咧,他看破了林诺的修为,不过是王者之上,差很多才到天心巅峰呢。

    “死!”

    他握拳攻杀,轰隆一声,天都被轰出一个大窟窿来。

    “唰。”

    诸人先见红光闪,在闻利器入体声。

    这王者就这么死了,没有一人知道,林诺是怎么出手的,只知道,刚刚大咧咧的王者被秒杀。

    “嘶……”

    最先发现不对的王者震惊,道:“少年,我们是否有什么误会?”

    “误会?不存在的。”林诺如一个杀神,单人就像向着千军而去,竟有一朵朵的彼岸花从天幕飘落而下,他在彼岸花下行走,如黄泉使者。

    “少年,我知道你很强,但我们这么多人若继续战斗下去,你也讨不了好,不如就此作罢如何?”这年长的王者凝重开口。

    林诺不理,且此时,那些看似虚幻的彼岸花,竟然在接近芘家修者时,猛然扎根而去,以修者为养分而壮大己身。

    惨叫不停,这些被彼岸花扎根的修者,只在瞬间就变成一具又一具的干尸。

    林诺笑了:“现在呢?你们人还多吗?”

    刚刚开口的王者回眸,脸色瞬息苍白,只因,他此时发现,除了他们五个王者外,其余修者,皆成为像是死去万年的尸体,被风吹过,化作粉尘飘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