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8章 一戟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芘鞠眼神绝望。

    他的兄长芘青的确够强,在王者这个境界之内,定然属于绝顶人物。

    可这擒住他的王者,则太妖,太逆天。

    若这不知名的王者对他兄长动手,他兄长根本无还手之力,会被虐杀。

    此时,李广脸色冷漠,任这芘青如何叫嚣,他都不去理会。

    只因,他是主将,这芘青既然敢下场叫阵,定然埋下了诸多强者于四周,若他下场,定然会有惨战发生。

    “李广小儿,你不是很狂,很傲吗?有种就前来一战,本尊单指如碾杀臭虫般碾死你!”芘青哈哈狂笑。

    他站在大军之前,点指李广怒骂,让李广眼中杀气升腾而起,好几次虽然明知有鬼,可依旧差点杀将出去。

    若不是有陈玄东几次三番拦阻,他真的忍不住。

    “凭你还不配与头领一战,我来诛你!”无剑杀气澎湃,周身剑气四溢,他要出战,不能容忍这芘青继续叫嚣。

    “你是谁?藏头露尾的鼠辈而已,岂配与本座一战?”芘青嘲笑。

    就如同陈玄东等人猜测的一般,这芘青根本就是饱含杀心,说是要与李广对杀,可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有几尊芘家的绝巅王者凭重宝隐藏于虚空,只等李广前来,便会一拥而上,直接于万军阵前斩杀李广,从而结束这一场闹剧一般的大战。

    “嗡!”

    便在此时,有嗡鸣之音起,林诺来了,根本未曾掩饰其身,且手中那血淋淋的头颅太恐怖,在滴血。

    “谁?”芘青怒喝,他感觉有如天刀般尖锐的杀机锁死了他,让得他哪怕被诸多绝巅王者环绕,依旧觉得极度危险,像是随时都可能身死道消。

    “李广之侄,林诺是也!”

    林诺自爆名姓。

    一句话,让的战阵双方都陷入诡异的寂静中。

    李广,何时又多出这么一尊年幼的子侄辈王者来?

    可很快,芘家诸人借凄厉震惊的怒啸——

    “芘鞠公子!”

    “这小杂碎擒了芘鞠公子!”

    “该死!”

    ……

    芘家之人疯狂了。

    只因,他们知晓家族之中派遣了援兵到来,由芘鞠领队。

    可此时,芘鞠如死狗般被人拧着滴血的头颅来到战阵中,那么,他率领的那些家族援兵呢?

    心中猛然升起极为不妙的预感。

    “小杂种,放了本尊亲弟,本尊让你得个好死!”

    芘青震怒的大吼。

    自己的亲弟竟在遭劫,如此无助与凄惨,让的杀机茂盛。

    “芘家的杂碎,敢动我大侄子一根汗毛,老子干翻你家祖坟!”李广大吼大叫,他直接冲来,不管不顾了。

    只因,他见到了谁?

    这是林诺。

    他兄弟林凡的长子,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小不点。

    “小诺。”陈玄东也惊喜大叫。

    什么沉稳,什么运筹帷幄,都不重要了,他们都大笑,跨越千丈空间,直接降临林诺身前,且无形之中成犄角之势将林诺保护起来。

    “你这小子怎么来了?你爹知不知道?”李广发问。

    林诺也狂喜,只不过依旧没有忘记礼节,向李广等三人行大礼参拜,这才道:“今日刚到此地,未曾去寻父亲。”

    陈玄东眼神一闪,道:“此地倒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无剑二人听见此话,顿时咽下去诸多话语,李广岔开话题,笑问道:“那你这小子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林诺笑道:“巧合而已。”

    他举了举手中滴血的头颅,道:“这废物嫌我挡了他的道,想要想我发难,结果无意之中被我知晓他出自芘家。

    而且他们上千人,竟然是前来助战芘家,于叔父您为敌,故而我就将他们通通斩杀了个干净。”

    李广先是哈哈一笑,随后饶有趣味的看着芘鞠:“你这小子好强霸道,不就是阻了一下路吗?偏偏要逞威风,结果却是遇见了我大侄子,好玩,真好玩,真是作死。”

    芘鞠躁得慌,可惜他被林诺钳住,根本说不出话。

    “说够了吗?”芘青怒吼!

    他此时,心在滴血啊。

    那不详的预感为真,他芘家派遣出来千人援兵,竟然全死,而唯一一个幸存者,还被人钳在手中。

    李广哈哈一笑:“没说够,这等喜事,说上几天几夜都说不够,你能咋地,你敢咋地?”

    林诺无语笑着。

    这叔父这么多年还是一直没有点滴改变,依旧是大嘴巴,且现在,浑身上下都是匪气,就像是一个汪洋大盗一样一样的。

    芘青脸色一寒,便听李广道:“今日我大侄子前来,本尊没兴趣与你芘家打生打死,只想一醉,麻麻批,今天休战。”

    林诺心中感动。

    为了自己的到来,竟然要休战一天,要知道,大军在外,每一天的消耗,那可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有心拒接,可这也是长辈的心意,想了想,没在多说。

    “休战?”芘青笑了。

    只不过这笑容太冷了,似魔鬼的微笑,可催魂夺命。

    “你在做梦吗?此时我的亲弟正在遭劫,我芘家上千人死得不明不白,可你却是要休战?”芘青大吼,声震千百里,让得群山摇晃。

    “那你欲如何?”无剑杀性最浓。

    这芘青刚刚一直,早就忍不住要杀人了。

    “我要杀人!”芘青狞笑,点指几人,道:“谁敢来送死。”

    林诺讥诮笑着:“在你身后有七尊顶尖王者伏于虚空中,可你却是要与我们单对独杀,不觉得可笑?”

    芘青脸色微变。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路,竟然可以看破诸王的隐藏?

    果然,被林诺识破后,七尊王者出现,一脸冰寒的盯着林诺。

    李广嗤笑,轻蔑瞟了一眼芘青:“小诺,别与这等废物一般见识,先去饮酒。”

    林诺应是。

    “慢着!”芘青满脸阴历,喝道:“小子,敢来一战否?”

    林诺停步:“你想死?”

    “你真想死?那我送你归西吧。”无剑冷笑,当然是不可能让林诺去一战的。

    在他的思绪中,此时的林诺一定不是芘青的对手。

    “叔父,我来吧。”林诺笑了,他踱步而去,潇洒于从容,三叉戟释放无双寒芒,戟尖吞吐妖异红芒斜指芘青眉间:“一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