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4章 青翼龙之死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变得那般陌生。

    自己也曾鲜衣怒马,也曾嫉恶如仇,也曾快意恩仇,也曾想以手中战剑荡平天下不公。

    也曾想凭一腔热血,而扫清天下污浊啊。

    可现在呢?

    自己剩下什么?

    罪恶累累?

    那曾经以自己兄弟相称的人啊,竟然真的有这般的薄情寡义,自己最终性命终结,竟然是在其手中。

    “林凡!今日我因你而死,可你觉得你就胜了吗?你也会死,一定会死!”

    青翼龙凄怆狂笑,他留着泪,在看林凡。

    好悔啊。

    悔不当初。

    就像他从未想过通天会那般的薄情寡义,他也从未想过林凡会这般的毒辣。

    一直隐忍着他的百般挑衅,结果只出了一招,就让他再无翻身可能,今日,他死。

    “罪恶累累,若我不杀你,如何警戒天下?”

    此时,通天狞吼,轰隆一声,他持屠刀麾下。

    青翼龙死了。

    那滴血的头颅坠落下苍穹,砸在一个石缝中,这便是堂堂青族四圣的葬身所,何等悲凉。

    “林凡!他已死,你该履约了。”通天冰冷无比。

    林凡轻蔑看着通天:“殿下,话先说清楚,这青翼龙的死可是与我无关,这是殿下秉公执法,大义灭亲啊,那青翼龙罪行累累,作恶多端,那一桩桩一件件惨剧,真是听之落泪,闻者伤心啊。”

    “你什么意思?要耍赖?”

    通天暴戾大喝!

    林凡啧啧一笑:“通天兄秉公执法,不愧是天神之子,让在下佩服。”

    林凡这种顾左右而言他的话语,直接就让这通天抓狂。

    要知道,他可是因为要让林凡去送死一战,才斩死的青翼龙。

    若是最终在他斩杀青翼龙之后,这林凡却是耍赖不去一战。

    那他可就亏大发了,名副其实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林凡,你要知道在我面前耍无赖的代价。”

    威胁!

    通天阴毒的盯着林凡。

    林凡眼神也冷了下来。

    虽未与这通天有言语,可他明白了通天的意思。

    我在这空间内的确奈何不了你;可我能奈何的人太多了!

    这就是通天眼神中的意思。

    冷笑:“放心吧,我没你这般无耻。”

    林凡冰冷扫了一眼通天,向前迈出一步,看向少将军,表情瞬间凝重下来。

    临帝之圣。

    这是他第一次遇见。

    稍后,就要与这等圣境最强一列一战。

    他怎能不凝重。

    而他的对手,又是少将军。

    他怎能不谨慎?

    “确定要一战?”少将军同样看着林凡,只不过很随意,咧嘴笑着,露出整齐且洁白的牙齿。

    林凡叹息:“你知道的,不得不战。”

    “那你死了。”少将军依旧在笑,肆意张狂。

    “我不觉得。”林凡笑了。

    他的确应该还不敌这少将军,可若是说,这少将军可以凭借一具幻身,或者一缕神念便可诛他,那也绝对不可能。

    “你的自信谁给你的?”云中龙狞笑着点指林凡:“哪怕少将军只有一道幻身于此,也可镇杀一切,横推当代,你又算是什么东西?”

    林凡眨巴着眼:“你给我的勇气啊,至少我战胜了你不是?”

    林凡此言一出,诸人眼神都怪异的看向云中龙。

    哪怕少将军也是如此。

    这可也有点打脸了啊。

    这等话语,谁能扛得住?

    一定会怒发冲冠,若血勇之人会拔剑一战。

    可,拔剑有用?

    “林凡!”云中龙咆哮,牙龈都被自己咬出血,羞燥!无止境的羞燥,他感觉自己的脸庞被无数的耳光在抽。

    “犬吠什么?胆敢出战,直接碾死你。”林凡怒喝,且道:“如你这般蝼蚁人物,只知登高而仰天敬畏,岂知蝼蚁亦可翻天,可蹈海?”

    “说得好!”少将军眼前有光芒闪烁:“蝼蚁亦可翻天,可蹈海!说的好!我辈修者,谁不是从蝼蚁一步步攀爬直至化身苍龙翱翔于天?”

    少将军眼前光芒耀人,最后看向林凡,眼中出现惜才之色,道:“今日我不杀你,给你成长到临帝,或是真的成为大圣,你我再来一战。”

    林凡挑眉。

    可没等他说话呢,通天就怒斥道:“今日他必须一战,无论生死!”

    少将军眼神一眯,看向林凡:“可悲。”

    林凡飒然失笑:“那个世界没有这等傻逼?我不会计较。”

    少将军哈哈长笑,随后无穷狂风从他躯体之内吹拂而出,刮得此地一切都凌乱:“来、一战!”

    “一战!”

    林凡也咆哮。

    对手越强,他战心便越坚。

    “今日斩妖孽林凡于此!”

    少将军大吼。

    他是真的惜才。

    很少遇见一个让他侧目之人,甚至他觉得,若是这林凡与他共生一届,定然会成为知己。

    “今日诛第七界少将军神念于此!”

    林凡也狂笑。

    诸人都诧异的看向林凡。

    诸人都明显的感觉得到,林凡的气势根本就不如少将军,在少将军如澎湃海浪的气息之下,林凡真的就如一习扁舟,处于狂波中。

    可那种倨傲,那等嚣狂,那等风采自信,根本不弱这少将军丝毫。

    “先接我一拳。”少将军大笑。

    他是真的欣赏林凡。

    可这不代表,他就会留手。

    发飞扬,衣猎猎。

    少将军说完这句话,貌似随意的吸了口气。

    规则之力暴动,这片空间内的元力蜂拥而至,至少万里内,所有生灵都在霎时间有一种窒息感,像是天地之间的一切空气都远离几身,甚至于靠近少将军百里内的一切植株都在瞬间被抽离生机变得枯黄。

    那无穷的规则与元力蜂拥,从少将军的鼻中进入,又被他从唇间轻吐而出。

    所谓的吞烟而食气,也许便是如此。

    “嗡!”

    拳轰出,只是一声嗡响。

    与少将军呼吸造成异象来看,这一拳太平淡。

    甚至让人有一种雷神大雨点小的错觉。

    可,很快,所有人就知道,他们错了。

    那嗡的一声发出之后,空间就出现一个大窟窿。

    能看见这漆黑的窟窿急速的蔓延,有一个无敌的拳印在这窟窿正中,他摩擦着空间,发出越来越恐怖的历啸,推进着可吞噬一切的窟窿前行。

    “若连这一拳都接不下来,你会让我很愤怒。”少将军轰杀出一拳,就收手,就这般傲立苍穹之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