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5章 请战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两界震动。

    两界临帝下一战。

    这种事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所有人都知晓,这是一个扬名立万的绝佳机会。

    只要能够在此次大战中横扫诸强,所谓的名,所谓的利,唾手可得。

    若真能在这等盛会之中独领风骚,哪怕是魔尊,哪怕是天神都会被惊动,从而降下无边的福泽来。

    定然可以一飞冲天,从此进入最高层的眼中。

    镇天关!

    这本来是一个苦厄之地,是一个冤魂之所,是一个不毛之地,哪怕是大白日临近于此,都会感觉头皮发麻,此地,煞气太重了,没有人轻易来此。

    可此时,这比三十二域还要热闹,出入者,尽皆为绝顶的豪雄人物,任意拉出一个来,都绝对是名震一方的强者。

    他们都满怀期望而来。

    五日。

    时间太短暂,可有资格参与此战者,最低都为圣者,故而哪怕远隔亿万里,也不在话下。

    他们可腾云驾雾,穿梭于虚空,万里也如洼步。

    与天人界一般无二,第七界同样沸腾。

    少将军主持;两界临帝下一战,决出圣道三境中每一境的最强者来。

    谁不想去?

    特别是,从魔尊宫中传出隐晦消息,魔尊留意此战,要看谁真正无敌同代。

    这给人一种错觉。

    好像,魔尊要择婿。

    故而,整个第七届,简直比天人界都还要沸腾与恐怖。

    只是短暂一天时间,报名参与此战的圣者,就已经有五十人。

    且,这五十人尽皆是名震两界的人物。

    一般圣者、圣君、圣皇,也根本不敢参与此等战局。

    那是去送死。

    少将军玩味的看着上面一个个名字。

    择婿?

    呵呵,这些人,真是有意思啊。

    过度解读?

    殊不知,这根本就是一场针对于他们的杀劫。

    亦是助林凡立威的血色阶石。

    镇天关中。

    通天看着麾下送来的名册,眼中露出满意之色。

    很不错,都很积极。

    这样一来,胜出的可能,便也更大了。

    只不过让他奇怪的是,为何这名册之上,会没有林凡之名。

    他不参与?

    这让他皱眉。

    若林凡参与,此战必胜,若林凡不参与,虽然胜算也极大,可依旧有败的风险。

    可他转念一想,这也才过一天,也没必要那般的捉急。

    可第二天、第三天深夜。

    虽然名册之上的人渐渐增多,可依旧没有他迫切期盼的那个名字。

    这有点坐不住了啊。

    “兄长,为何这林凡不参战?”通天皱眉,他很不解。

    因为马上又要有大战发生,所以天弘也就没回去,依旧还在此地。

    天弘皱眉,随后叹息:“也许他在怒吧。”

    “怒?”通天不解。

    天弘道:“不管狩猎大会的胜败,但他是我天人界战功数最多者,可因你之故,所以属于他的奖赏,一直未曾颁发。”

    “就因此?”通天怒吼,道:“他是臣,我天人族是君,我等赏他是天恩浩荡,不赏他也因感恩涕零。”

    “君?臣?”天弘冷笑:“真是这样?”

    通天依旧怒气冲冲。

    可,却是没有任何话语。

    这种话,他自己都不信。

    “怎么办?”通天看向天弘。

    天弘瞥了一眼通天:“因你之故,我已经输了一次,这一次,我与旱魃又下了重注,若是再输,赌注,你给。”

    通天颤了颤:“什么赌注。”

    “玄黄母金一块,昊天丹三枚,禁忌之术一张。”

    天弘似漫不经心。

    通天脸色都白了。

    这赌注,何止惊天?

    简直是震世。

    无论是玄黄母金,禁忌之术,可都是一万年都不一定能够遇到的珍宝。

    而其中,竟然是与天人族独有的昊天丹最是‘便宜’与‘寻常。’

    可你要知道,这昊天丹,哪怕是在天人族,也属于战略丹药,哪怕以他天人族的强悍,一年也不过只出产七八颗而已。

    只因,所需的种种药材太珍惜了,几万年才能长出一小寸来。

    “兄长。”通天哀求般的看向天弘。

    这等赌注,他输不起,哪怕他是天神之子,也输不起。

    天弘叹息:“幺弟,这件事,我不能帮你,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自负,太刚愎自用。

    你也知道,你的肩上有多重的担子。

    若你不想输了赌注,那就去请战吧,将林凡请来。

    若你觉得输了也就输了,那没必要去,继续维持你所谓的自尊与颜面。

    幺弟、你要知道,有时候,自尊与颜面价值亿亿金,有时候,却是一文不值。

    若是不知委曲求全,若不知要大局为重,兄长我会建议神父改变初衷的。”

    说完这句话,天弘就走了,留下眼神不断变换的通天。

    他,真的如自己兄长口中说的一般?

    太过自负。

    太过刚愎自用。

    那般不堪吗?

    若这种话是其他兄长说出,他不会听。

    可他与这天弘,从小亲厚,关系最佳,也知晓这个兄长,一心为他。

    沉思。

    夜,通天率三尊圣皇巡狩出巡,驾临凤凰府尊。

    “不知殿下驾临,有失远迎。”乐瑶出迎,语气不卑不亢,带着丝丝疏离。

    乐瑶出迎这也是常理。

    通天虽是天人族殿下,但毕竟还不是储君。

    故而,若是凤主等出迎,那可就太给这通天面子了。

    通天一笑,道:“公主殿下,此次在下前来,只为将林兄所获的奖励带来。”

    乐瑶心中冷笑。

    他如何不知这通天的真正目的?

    可也没揭破。

    而是颇为遗憾的道:“那真是可惜,夫君怕是没有这个福气,得到这个奖励了呢。”

    通天脸色微变。

    “莫非林兄是外出了?”通天急忙询问。

    主要是。

    那赌注太吓人了。

    哪怕是有一丝可能会输的可能,他也得扼杀摇篮中。

    林乐瑶摇头:“夫君在闭关。”

    “闭关?”

    通天简直想骂娘。

    这什么时候了。

    马上就要大战了。

    马上就到扬名立万的时候了,这林凡,竟然,闭关?

    “那他多久能出?”通天又问。

    林乐瑶古怪的看向通天,道:“所谓闭关,谁可知日月?如你我这般的修者,闭关一次,有可能都是数十年过去,更何况是夫君要走大圣道,突破那个天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