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9章 喋血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通天眼神很冷淡,绽放毒辣的光彩,浑身煞气弥漫,竟凝成乌黑的雾霭。

    雾霭将他笼罩而去,让人看不清他的真实,只有那绽放毒辣光彩的眼眸,可以让人透过雾霭,感知到那种无边的杀机。

    送他们去死。

    这便是通天此时最想做的事,小猫两三只,竟然也敢一次次的那般与资金言语交锋,真的不可饶恕。

    “皇、来一战吧。”

    青帝叹息,他走出,看向皇,眼中很无赖。

    只因,在此地来说,能于这皇一战的,不过两三人。

    凤主,自然算一个,第二个,则就是凰后。

    可这二人,哪怕真的出来一战,想来也不会尽全力吧。

    凤主眉角挑起,他看了青帝一眼,随后收回目光。

    跨步而出,看向另一个第七界另一个大物,他是魔尊的徒弟:“魔皇,来一战吧。”

    “呵呵。”魔皇轻笑走来,像是乌云遮盖了天地,随他脚步脉动,太阳竟然渐渐西沉,这本亮堂堂的天地昏暗了下来,一轮魔日昏暗,有乌光普照,从魔皇身后升起。

    凤主神情凝重。

    这魔皇的确太了不得,不愧是魔尊的徒弟,一举一动,竟然能影响了天时。

    “你不怕凤凰族无主吗?”魔皇笑问。

    凤主脸色无波,冷淡瞥着魔皇:“来一战。”

    他再次邀战。

    严格来说,他与天神,魔尊这等人物属于同辈,这魔皇还属于他的晚辈,他自然是不会与魔皇打嘴炮。

    一个又一个的帝者走出,各自挑选了对手,飞入亿万丈之外的虚空厮杀。

    亿万丈,已经是哪怕圣者,都暂时无力去到的高处。

    紧张等待。

    帝战,到底会有多少帝喋血陨落?

    凤凰族祖地。

    岩浆海中。

    林凡终于躯体再生,不再是骨架模样,此时,他闭目盘坐在翻滚的岩浆海中,吞四方火精,纳八方精气。

    可以肯定的是,他躯体之内肆虐的鲲鹏法已经祛除,与逐风一战的所有伤势都痊愈。

    只是不知,为何直到此时,他都没有苏醒。

    那岩浆海上方虚幻的身影,笑着看向林凡,眼中满是赞赏之色。

    他的手段,自己当然清楚。

    哪怕现在,他连残魂都算不上,但至少曾经走到了这天地最巅峰,是禁忌存在。

    可,他的淬炼手段,也绝非一般帝者能够承受住。

    更何况,此时这林凡,只是圣。

    “谢谢前辈。”

    便在此时,除了岩浆翻滚发出的渗人声音外,寂静无比的空间内,响起林凡的声音。

    林凡苏醒了,神气十足,意气风发,他起身,向虚幻的身影行礼,以示谢意。

    “不用。”虚幻身影开口,看向林凡:“你的圣道壁垒太厚了,这么下去,你真的会死在圣道之劫下。”

    林凡沉默。

    他知道,这是一个事实。

    事实上,若不是他的圣道壁垒真的太厚,如天堑般横截在亚圣与圣的前行路上,这么多时日过去,他早就该破镜为圣,从而成为真的大圣。

    但是,他心中其实有大恐惧。

    这是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悸动,对未来定然会发生的灾厄的预判。

    若真的走到哪一步,撕裂开厚厚的圣道壁垒而有几率成圣,那么,希望升起之日,便是他的死期。

    “此番,你进入祖地,送你入其中之人,应该也不只是希望你只是简单的消除伤患。”虚幻身影又开口。

    随后笑了笑:“曾说过,我也很想看着一尊大圣崛起。”

    “求前辈相助。”林凡抱拳鞠躬。

    “去吧,在这原液池中浸泡,也许能解你的厄难。”虚幻身影笑着。

    他扬手,一汪清泉显,淡淡的清香自清泉中漾起。

    这清香,透进他的骨髓中,让他整个人都暖洋洋,像是浑身的肌体与骨骼,都被浸泡在了不得的包液中。

    深嗅一口,清香入体,竟然将林凡整个人浸染得莹莹发光。

    这是什么原液,竟然这般的恐怖,只是嗅着这清香,就能让他的圣境肉躯感觉舒适无比,浑身细胞,都在惬意的呻吟。

    “小辈,小心了,这可是了不得的大药,其中有许多天物级毒药,哪怕是临神之帝,也都承受不住。”虚幻身影发出警告。

    这让林凡从那种惬意之中警醒。

    他有《药神秘典》,只是粗略感知,便已经感知到,这汪如清泉般的原液中。

    有了不得的配方与药物,若不是有神以大法力综合了其中的药性,别说是他区区圣者,哪怕来的是一个临神之帝,怕都是要在第一时间生死道消,什么都剩不下。

    眼神很凝重。

    清香习习,薄烟缭绕的清泉,真的很像坐落九天之上的天池,看上去极为唯美与动人,可这是大难,是磨砺,一切的美好只是表象。

    他趟过岩浆海,慢慢的步入这清泉之中去,‘泉水’没过了脚背,在无知无觉中,他就失去了两只脚掌。

    但是没有疼痛,就好像,这清泉在他踏足的第一刹那,就将他的双脚吞噬而去。

    继续迈步入内,林凡竟然是越走越矮;当他走到清泉正中时,竟然是只有一颗头颅浮在其中。

    实际上,所谓的矮,只是外象,真实是,他除了头颅外的躯体,都在第一时间被这清泉化净了。

    但诡异的是,哪怕林凡能够清晰感知到自己身躯寸寸被吞噬与化净,但确实感知不到哪怕一点疼痛,这种情景,真的让人头皮发麻。

    那可是自己的躯骸,可自己像是一个无关者,没有半点疼痛入心,也没有半点惶恐;这感觉让人头皮发麻。

    头颅漂浮在清泉上,真的是随波逐流,本无色透明的清泉,不知何时绿莹莹,充满了勃勃生机,这勃勃生机的绿莹莹光泽,有发出紫褐色的焰火。

    焰火看上去很轻柔,可有清风吹来,火苗卷向清泉外,竟然是将一方岩浆都焚成虚无。

    林凡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发生,无力阻止,只能被动的等着这紫褐火苗,将他随波逐流的头颅包裹而去。

    这到底是什么火焰?

    好像不是这天下已知万火之一、却好像是强于已知万火,比三昧真火都要恐怖很多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