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5章 走上那条路的妖孽

作者:行十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透明小剑飞出,成百上千柄,首尾相连,在围绕无剑身躯而盘旋,像是星河流动,似繁星之下的河流,银碎满河亮晶晶银闪闪。

    这当然不是为了好看。

    而是防御。

    流动的剑河密不透风,不思虽无孔而不入,可却依旧被挡于外。

    “杀!”

    无剑追杀而去,逐胥之身躯,如附骨之疽。

    “有用?”胥眼中掀起嘲弄,当无剑杀伐而至,一剑将他斩成泡影那一瞬间,无剑方知,这原来,是幻身。

    可,怎么会有幻身这么恐怖,连他的剑眉都能瞒过?

    “兄弟小心!”

    便在此时,李广凄厉大吼,让无剑悚然惊醒!

    “刷!”

    不思从天而落,若不是有李广这一声凄厉喊叫,他就会被钉杀了天灵盖,直接死去。

    额头冷汗密集而流。

    好恐怖的胥,好恐怖的御剑术,好恐怖的幻象。

    从最开始交战,这胥一直就在谋划这一刻。

    好深的心机。

    李广等人,脸上尽是担忧。

    与李广等人不同的是,通天却是藏不住眼中笑意。

    刚刚,他用手段将那些前来索要赌债的人唬住,又开启了下一轮的赌局。

    这一场赔率更是恐怖。

    本来他想稳一点的,可当他看到,无剑的帝者,竟然会传说中的御剑术之后,临时就提升了赔率。

    无剑胜,一比六十!

    胥胜,六十比一!

    这种比例,简直恐怖。

    但从接到的赌注来看,虽然胥的赔率如此之变态,可见识他的手段后,买他胜的人太多了。

    当然,也有些尝到甜头的人,还是一根筋的买无剑。

    反正一比六十,有什么不敢做?

    这一场赌局后,他一定能将所有输出去的赢回来,而且还大赚特赚!

    “御剑术的确恐怖。”无剑叹息。

    此时,他无比的羡慕起林凡来。

    经历过七情练心谷,万般幻境等免疫,且,有符文之眼,可以窥破一切虚妄。

    他在想,若是此时与这胥交战的,是林凡,那么,胥肯定早就被一记宇拳镇杀成碎片与虚无。

    “呵呵,没有无敌的法与技,只有无敌的人与心。”

    胥的声音四面八方都是,让人根本听不出他在何方,藏在何处。

    听见这句话,无剑沉默了。

    只因,这句话何等熟悉。

    林凡便不止一次说过。

    “这句话,我的兄弟也说过。”无剑开口。

    “你的兄弟?林凡吗?”

    胥的声音,又再次响起,亦是四面八方。

    无剑道:“是他。”

    胥沉默片刻,身形显现,竟然是在远离无剑至少依旧百丈的距离之外。

    “可惜,他与逐风一战受创太重;不能与我一战。”胥叹息。

    无剑看向胥:“若他在,你会死得很凄惨,一拳。”

    胥眼中出现寒光:“区区林凡,,那是因为没见到本尊,大圣之路,可不止他一人走。”

    这句话一出。

    让的所有人眼中都露出震撼来!

    莫非,这胥,也是走上大圣之路的妖孽?

    走上那一条路,到底有多恐怖,林凡与敖钦已经向证明!

    而此时,根据胥的意思,他竟然也是如林凡这般的绝顶人物!

    怎么能够不震撼!

    怎么能够不吃惊?

    “什么?”

    旱魃一声惊叫。

    吓的白毛汗都出来了。

    他竟然有这种事?

    这胥,竟然走上了大圣路?

    他真的不知道!

    无剑,危险了!

    怎么办?

    脸色焦急无比,却听皇冷冷道:“旱魃,搞清楚自己的位置,你是在为敌者而担忧吗?”

    旱魃张口,想要反驳。

    但他却是不敢说!

    道:“岂会,只是震惊于胥的妖孽而已。”

    皇冷笑道:“是吗?自己担心点吧。”

    此时,无剑神情凝重。

    只因,这胥身上,竟然真的透发出一缕又一缕与林凡极为相似的气机来!

    只不过,这胥身上的气机,更加锋锐,如剑,而林凡则是缥缈,蕴含道韵。

    这的确是走上大圣路的妖孽不假。

    甚至于,这胥,比起通天来,在这一条路上,走得更远。

    无剑眼中出现一缕复杂之色。

    大圣,虽然这胥如林凡一般,还未迈过哪一步,但已经具备那个层次的相应威力,他,的确不是对手。

    看向胥,无剑浑身血液燃烧:“若是剑客一战,我无惧于你,但你既然走上大圣路,那我的确不敌。”

    胥似笑非笑的看着无剑:“是么?这么快就认输,要束手就擒,引颈受死吗?真无趣,为何你要逼我呢?逼我说出这个秘密来。”

    “认输?你错了,有战死的剑客,没有等死的剑客!”无剑剑目绽放凌冽光芒。

    “那就先杀了你。”

    胥冷笑。

    惺惺相惜,这的确不假。

    但,注定了敌对,就不会再去想其他。

    “杀!”

    胥冲来,并没有用不思,而是整个人如神岳般向无剑横冲而过,咚的一声,无剑连人代剑,被一拳轰飞好几十米,砸在上古擂台的边缘之上,所有人都听见那种渗人的骨裂之声。

    “此时你在看,本圣与林凡相比孰弱孰强?”胥阴森森笑着。

    “差得远。”

    无剑依旧是这一句话。

    不管怎样。

    无剑他们都相信,在同境中、林凡永恒无敌,没有说是他的对手。

    “是吗?”胥眼中光芒更冷,一拳轰出,隔着几十米,可无敌的拳印便无视了时空,直接砸在无剑胸腔上。

    “呕!”

    无剑逆血喷吐,可他依旧站起来:“真的差得远,只因,林兄一生斩敌愈万,可从不折磨任何一个帝者,对任何一个敌手,都心怀敬意,只凭这一点,在心境上,他就超出你太多。”

    而在他们谈论林凡时。

    一声轻啸,荡气回肠,林凡从岩浆海中冲出,对着那越发虚淡的身影鞠躬,随后离去。

    “什么?”林凡心中震惊:“怎地发生了这么多大事,短短一月时间,怎会如此!”

    林乐瑶道:“父亲早早前来禀告,可我通知不了你。”

    林凡点头,却在蓦然之间变了颜色!

    “不好!”一声惊叫,他甚至都来不及与林乐瑶解释,直接将他抱在怀中,单手割裂空间,向着镇天关急速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